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724 我们缺少真正的专业人士
    罗兰在一旁看着,没有贸然闯进去。

    他看着这父子吵架,看着他们不欢而散。

    在中年男子冲出院子前,他是这么说的。

    “有那些钱,放在索普玛身上不好吗?”中年男子怒斥道:“娜娜只是个女孩子,她以后要嫁人的,学得再好,成为魔法师又能怎么样?”

    “索普玛没有天份。”老贝克朗怒斥道:“孙女有魔法天份,我们家出个天才魔法师,不比一个平庸的战士要好?”

    “我说过了,她迟早会嫁人,她迟早跟外面的人姓。”中年男人吼道:“我们就把这十年辛苦的培养,当作嫁妆送出去?你干我可不愿意!有那钱,我天天吃吃喝喝不好吗?”

    “但是……”

    中年男子伸手打断道:“老头子,你别说了,如果你真要这么做,就自己来。我会带着索普玛离开这个家,我会自己培养他。”

    “你!”

    老贝克朗姆气得脑袋都快晕了,他侧了下身体,用手撑着旁边的石桌。

    中年男人哼了声,甩手而去。

    他打开院子木门,结果看到罗兰站在外面,正想发火呢,却看到罗兰一身魔法长袍,顿时就没有了火气。

    他敢对自己家人凶,可不敢对罗兰这个魔法师有任何不敬。

    甚至他还笑了起来,对着罗兰谄媚地点点头,侧着身子从后者身边经过,有点胆怯和紧张。

    罗兰没有理他,进到院子里,看到老贝克朗姆正坐在石凳上,那个老太婆在给他顺着后背。

    罗兰盯着旁边那个正在爬来爬去的孩子,他一直以为这个是男孩子,没有想到,居然是女孩。

    不过虎头越脑的,确实像男孩子多些。

    “让你见笑了,阁下。”老贝克朗姆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儿子不太懂世理,典型的法兰斯人,重男轻女,唉!”

    别人的家事,罗兰不好发表意见。他说道:“我上三楼休息一阵子,不打扰你们了。”

    “被子和床单已经换好了的。”贝克朗姆笑了下。

    旁边的老太婆也跟着笑了下,罗兰点点头。

    他上到三楼,发现这里只有一间房,然后有很大的露天阳台。

    房间里的被褥都相当干净,还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混合着皂夹子的香味。

    罗兰坐了下来,伸了个懒腰。

    玩家不需要睡觉,但还是需要休息的。

    处于休息状态时,系统会自动帮玩家调理身体的疲劳值。

    这里并不适合做魔法试验,没有结界防护,但凡魔法失败,整幢小楼都会被魔力炸得稀巴烂。

    所以他就开始上网。

    五十万的玩家,还有数百万的网友在论坛上活跃,想看什么内容这里都有。

    罗兰在游戏里过得舒服,而在现实中,地下实验室那边,正开着紧急会议。

    负责人坐在讲台上,严肃地说道:“上面已经发来消息了,黄文伟同志的事情,以后列为一级机密,任何人不得外泄,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点头。

    如果说能提取氘和氚,使得罗兰有很强的功能性作用的话,那么手搓核弹这事,完全就是战略级别的人形兵器了。

    这样的人,当然不能让外边的人知道,否则全世界都会掀起轩然大波。

    “这也是为了保护他。”负责人继续说道:“上面还有消息说,让我们想办法,在不引起罗兰反感的前提下,把他调动到西北那边去。如果不行的话,就放弃,罗兰个人的意志再为重要。”

    西北有很多无人区,非常适合建造大规模的地下实验室。

    事实上,很多不为人知的科研成果,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完成的。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上面这决定是很有道理的。

    核弹级别的爆炸,再怎么加固地下设施,再怎么防范,都会引起极大的震感的。

    这里距离小城并不远,一发核爆,足以让附近两三百公里内的所有城市,都有强烈的震感。

    一两次还可以用小型地震来搪塞。

    次数多了呢?

    不引起恐慌才怪。

    所以让罗兰去西北无人区那边,是最合理的做法。

    “要劝说他的话,让漂亮,擅长心理学的女同志上场,不是更好吗?”

    负责人点头:“这个我们确实考虑过。但问题在于,上面情报科的同志们,他们调查了罗兰从小到大的生活痕迹,以及网上的发言,下载内容等等,已经画出了他这个人的性格图谱。”

    “这事是机密,但我们大家都有听听的权力,也是义务,方便以后我们更好地配合他。”

    负责人拿起手边一本白色,有点厚的印刷本子,上面写着《黄文伟(罗兰)的性格和能力分析》。

    “这本子内容很多啊。”负责人拍拍本子表面,笑道:“但后面有个总结,大家可以听听。”

    所有人都下意识开始用自己的方法记录接下来的内容。

    “黄同志首先是一个有点民族倾向的汉族人,当然并不严重,并不会让他敌视民族,或者其它肤色的种族。然后他的个人性格,是比较理性和谦让的,行事趋向正常人。大家也清楚,这世界没有完全的正常人,只有趋向正常人这个说法。因为没有人敢定义一个完全的正常人该有什么样性格和数据。”

    众人都笑了起来。

    什么是正常人?符合当前社会,整个国家民众总体平均三观认知的,算是正常人。

    但社会是在变化的。

    十年前和十年后的社会,民众共同三观都会有所变化。

    所以只有‘趋向’,有一个大概的范围,没有完全的正常人,就是这个意思。

    “在爱好方面,喜欢玩游戏看小说,符合现代大多数青少年的兴趣特征。”说到这里,负责人的表情显得有些好笑:“情报科的同志们,还追踪了他这近几年来上网浏览,下载的扶桑爱情动片编号。”

    下面一片哄然大笑。

    负责人也扁嘴忍着笑,好一会后继续说道:“他下载次数最多的动作明星前三名如下:xzmly,wtl,lzll。她们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第二性征特别雄伟。”

    下面又是一片笑声。

    有个常看直播的研究员喊道:“这我们早知道了,罗兰喜欢大凶人妻,并不是什么秘密。”

    研究员们笑得更开心了。

    “这只对了一半,罗兰只喜欢雄伟的第二性征,人妻只是刚好撞到枪口上。也就是你们游戏宅男常提在嘴里的那名王后,她恰好是别人的妻子罢了。”

    会议室中的众人,有的笑得直不起腰,有的眼睛都快笑出来了。

    负责人停了好久,他也是在憋笑,没有办法,作为领导,如果在讲台上这样子笑出来,很没有形象的好不好!

    等了一会后,他严肃地说道:“问题也就在这里。”

    所有人也立刻跟着止笑,变得严肃起来。

    “上面本来是想派几个身材好,符合黄同志审美观,并且擅长心理学的女同志下来帮忙,以及观察和辅助黄同志的心理状态,让他以更轻松的状态进行实验和成长。”负责人叹了口气:“但人选来选去,最后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实,我们的候选名单中,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都太过于苗条,缺少雄壮的胸怀。”

    负责人说到这里,嘴角都在抽搐,想笑不能笑的那种状态。

    其它人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会议室里又爆发出了一次大笑声。

    笑完后,有比较宅的研究人员叫道:“领导,这不太对吧,至少我是见过好几个身材特别棒,又挺漂亮的心理专家的啊。”

    “有是有,但她们要么级别不够,要么就是政治成份不过关。黄同志的保密级别提高,以前的选人条件已经不适用了。”负责人无奈地说道:“所以,上面现在也挺为难的,他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先做做黄同志的工作,他们会尽快派适合的心理专家过来的。”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明白了负责人的意思。

    就是想办法和罗兰搞好关系呗。

    让他感受大家庭的温暖,以后说话也方便些。

    这事不难,研究员们虽然不擅长泡妹子,但他们真的很擅长和男人搞好关系。

    因为简单啊,只要你和我谈游戏,聊小黄片,淡淡政治,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多直接。

    罗兰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从头到脚地研究。

    在游戏中,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这个镇子很小,不可能有什么佣兵工会,刺客工会这样可以负责情报的组织。

    但这并不代表着,这里没有情报贩子。

    依然还是酒馆,罗兰找到了镇子里最大的酒馆,找到了调酒师,把一枚银币放到对方眼前,说道:“我想知道这座小镇子里,谁的情报最灵通。”

    调酒师把银币收入了,相当开心地说道:“当然是老贝克朗姆啊,他是我们镇子里最老的家伙了,而且身体还很壮,镇子上所有的事情,他几乎都知道。”

    “还有其它人吗?”罗兰问道。

    因为这几天,贝克朗姆并没有在镇子里,作为向导,他得去外面接活。

    罗兰是在另一座大城市里找到他的。

    那都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而黄泥地那里残留的魔法气息,估计也就是三四天的事情,贝克朗姆外面,肯定不知道。

    “那只有魔药馆的波里西拉了。”调酒师想了想,说道:“她很喜欢收集别人家的消息,估计也能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

    “怎么找到她?”

    “镇子西边,那幢最高的白墙小楼就是了。现在是她卖药的时候,应该在家的。”

    “那么最近镇子里还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吗?”

    调酒师定定看着罗兰。

    好吧……就我一个陌生人来吗?

    罗兰离开了酒馆,在镇子西边果然找到了那幢白楼。

    里面确实是有个妇人正背对着门口干活。

    门口有个木牌子,挺新鲜的,估计是刚换没多久。

    牌子上写着:镇西魔药店。

    魔药?

    炼金药剂?

    罗兰走进去,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草药味。

    “请问客人需要……”里面背着着罗兰忙碌的女人,听到声音转过身子来,看到罗兰的打扮后,立刻结巴了:“这位法师阁下,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

    这世界并没有什么魔药,正确的叫法都是‘炼金药剂’。

    一般把炼金药剂叫成魔药的,全是对魔法不太了解,并且充满敬畏的,消息闭塞,以及文化素质不高的群体。

    波里西拉是知道炼金药剂的,但她做这个偏远小镇子里农夫农妇们的生意,当然得把迎合市场,把炼金药剂叫成魔药了。

    罗兰走到柜台前,看着抬上摆着的几种药剂,有些惊讶。

    轻灵药剂,力量药剂,祛病药剂等等。

    虽然都是下级药剂,而且效果估计也不好,因为蕴含的魔力量不多。

    但这确实是成品药剂,不是假的,配方正确。

    之所以品质不高,是因为这妇人身上的魔力量太少。

    不到罗兰的百分之一。

    能把杂驳的魔力志入到药剂里就已经很厉害了,别要求魔力多精粹,量又有多足。

    “药剂做得不错!你以前是魔法学徒?”罗兰看着妇人问道。

    “是的,尊敬的阁下。”这妇人镇定下来,她弯腰不敢看罗兰:“是我十五岁的时候成为魔法学徒,因为资质不行,一直没有成为正式法师,在二十七岁的时候被导师赶出了魔法塔,现在只能靠做着药剂为生。”

    “我来向你打听些事情。”

    “阁丁请说,只要我知道的,绝对不会隐瞒。”

    大多数魔法学徒,即使不能成为正式法师,他们依然会对法师这个职业充满狂热。

    甚至比一般人狂热得多。

    因为他们处于‘认为自己能摸得着,却暂时还没有摸着’的状态。

    也就是这种状态,使得他们对自己的目标,有着相当的狂热,总以为再努力一把,就能成功了。

    狂热之下,他们对于真正的法师,更有一种自卑和崇敬仰慕的心理。

    就像绿茶吊着的舔狗一样,后者总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成功。

    然后就越发对绿茶好。

    “你知道最近镇子里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吗?特别是与镇东那块特别的黄泥地有关的。”

    波里西拉的表情立刻变得兴奋起来:“我就知道那地方不对劲!阁下,你不知道,三天前,我在家里,感觉到镇子里多了股奇特的魔力,鼓起胆子过去一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请说。”罗兰放在一枚银币在桌面上。

    波里西拉没有拿,她兴奋地说道:“我看到了一只精灵!光着身子的精灵。”

    罗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