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旁白不太对劲 > 第五章 系统的险恶用心
    "

    譬如欲界诸神力,天魔波旬为第一。

    这是宁言前世在《杂阿含经》中读到的一句话。

    天魔波旬的居所便在他化自在天,也是在佛教欲界六天的最高一重天。

    这玩意一看就不像正经人修炼的东西啊……

    “你还好吧?!”

    耳边传来一声急呼,宁言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搀起,转头看去,不是沈秋凝又是谁?

    “你……还没走?”

    沈秋凝默不作声,顾不得自己重伤未愈,双手连点宁言周身大穴,助他调理气机。

    她其实一直没走远。

    说来也奇怪,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沈秋凝却很肯定,以宁言的性子,怕是不会就此罢手。

    因此当她感受到屋内有异动时第一时间便赶了回来,生怕这小子一时想不开,强练功法损害己身。

    果然,刚进来就看到他倒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宁言突然笑了,柔声道:“正好,粥可以不用浪费了。”

    沈秋凝却没那么闲的心思,一脸愠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

    “修行之事,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一点都马虎不得!”

    “知道知道。”宁言打了个哈哈,指着玉简开篇的一行字:“你快给我念念上面写的什么。”

    “九,素,玄,女,经……”沈秋凝没好气道:“你不识字么?”

    果然,只有自己的视角会出问题!

    “别停,继续念。”

    沈秋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照他所说,将后面内容一一复述出来。

    宁言面不改色,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

    他能通过简单的唇语分辨出,对方念出来的东西和他脑子里接受到的完全不一样。

    仿佛出现了某种认知障碍。

    不光是视觉,还有听觉么……

    若是以此推测,恐怕他通过任何方式获取到的功法内容,都会被系统扭曲。

    而这还不是最要命。

    《他化自在天》只记载了到下三品的修炼功法,而原版的《九素玄女经》分明能修炼至四品巅峰!

    缩水这么多?

    宁言轻抚着玉简,露出沉思的表情。

    看来想要推演至更高的境界,一本《九素玄女经》远远不够。

    “下次别这么乱来!”

    沈秋凝的声音把宁言拉回现实,他稍稍回神,看到对方正要往门口走去,下意识问道:“你去哪儿?”

    “当然是识趣地自己滚了,难道还等某人赶我?”沈秋凝面寒如霜,说话硬邦邦的。

    宁言却看到她嘴角渗出的血迹,显然是刚才仓促运功牵动了旧伤。

    这女人……倒也没那么坏……

    先前的一肚子气早已消得差不多了,如今见这美妇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宁言心头一软:“你伤还没好,外面太危险了。”

    “与你无关!”

    嘶,咋还耍上脾气了。

    但宁言两世为人,岂会被这种小场面拿捏,当即诚心实意道:“我承认我刚才对你说话声音有点大了,我不应该对你撒气的。”…

    沈秋凝闻言脚下一顿,也不说话,就这么停在那里。

    有戏!

    宁言趁热打铁:“刚才实在是我太过心急,这才失了分寸,若有得罪之处,实非我本意……”

    沈秋凝这才转过身,蹬蹬蹬走到宁言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书页塞进他手里。

    “这是什么?”

    “功法武技!”沈秋凝努力藏起心头的委屈,咬唇道:“还有我沈秋凝说过的话决不食言,这些就当是利息,我一定会给你找到合适的功法!”

    沈秋凝?原来她叫这个名字么。

    “秋水蒹葭凝白露,春风杨柳拂蓝桥……好名字。”

    沈秋凝大部分时间都在宗门内潜修,哪见过这阵仗,脸上蓦地浮现两片红霞,佯怒道:“用不着你多嘴!”

    他倒也有几分文采……

    不知不觉间,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发生了不小的转变。

    宁言摩挲着手中书页,上面的墨迹还未干透,一看就知道是刚写完的。

    想到自己才把她气走,人家却还在外头兢兢业业帮自己誊抄功法武技,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不禁叹声道:“沈仙子尽管放心住下吧,在你离开明州城前,宁某定会保你周全。”

    “大言不惭……”沈秋凝扭过头不想看他,良久,又出声道:“怎么不喊我前辈了?”

    “你我历经昨夜种种,也算生死之交,何必那么生分呢。”

    “你还敢提!”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还有,你叫什么。”

    “单名一个言字。”

    “嗯……”

    沈秋凝沉着脸坐到桌边,那表情恨不得将生人勿进四个字刻脑门上,刚喝了勺药粥便愣住了,紧接着便是一口又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这混蛋做的东西为什么这么好吃……

    “慢点喝,罐里还有,喝完了我再给你盛去。”

    “我自己会盛!”

    不得不说看美人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可惜宁言还没看几眼就被对方逮了个正着,差点又是一顿毒打。

    啧啧,人长得挺好看,就是脾气不太好。

    宁言撇撇嘴,转而看向手中书页。

    由于是仓促间手写的,并没有详细分类,他只能先简单翻阅一遍做个大概归纳。

    或许是沈秋凝了解他的境况,其中还是以功法为主,辅以拳掌、剑诀以及身法三个门类的武技。

    虽然品阶都不高,但胜在全面。

    这沓书页可以说帮他打造了一套初学者专用的战术体系。

    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还能战略转移。

    什么叫专业!

    宁言悄悄瞥了眼那美妇,以前别人说女大三,抱金砖,他是不太信。

    现在信了。

    “你也不用谢我,我说了我会教你修行功法的。”沈秋凝头也不抬地回道。

    “这份大礼确实太过沉重,要不我喊你一声师父吧。”

    “不可以!”她心中一紧,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反向好像大了点,又若无其事道:“我们仙音宫不收男弟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努力隐藏起眼中的阴鸷,有朝一日定要叫这高高在上的女人付出代价!】

    大爷您醒了?

    对于系统宁言现在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时不时犯病让他像个精神分裂的患者,另一方面又确实能在修行与对敌上给他提供些许帮助。

    光是那本《他化自在天》就替他解决了燃眉之急。

    唯一副作用便是后续功法不好求。

    说起功法,宁言从书页中抽出一部分摆到面前。

    武技部分他已粗粗扫过,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但面对修行功法时,脑中还是会传来轻微的眩晕感。

    当他细细端详时,功法上的文字果不其然又变了样。

    【哼,粗浅的庄稼把式!你目露凶光,这女人竟敢用这种东西糊弄你,应当惩戒一番!】

    【什么垃圾!你心中升腾起无名怒火,这女人竟敢用这种东西糊弄你,应当惩戒一番!】

    【这运气法门简直狗屁不通!你将手中的书册往桌上狠狠一掷,这女人竟敢用这种东西糊弄你,应当惩戒一番!】

    ……

    在脑海中来回“惩戒”了五六次后,宁言终于确定,想要靠低阶功法把《他化自在天》推演至更高层的想法无异于天方夜谭。

    起码下三品的功法是远远不够的。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狗东西的险恶之处。

    由于系统的存在,任何功法到他眼里都会转化成《他化自在天》。

    《九素玄女经》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功法,尚且只能推演至七品巅峰,他想要达到更高的境界,恐怕需要海量的高阶功法。

    可高阶功法毕竟不是路边的白菜,都是各大宗门世家的不传之秘,那不是单纯的功法,那是道统,是人家的命根子。

    命根子怎么可能随便给人看。

    想要补完《他化自在天》,就只剩下一个答案。

    买不到就去骗,骗不到就去偷,偷不到就去抢。

    放下所有的良知与道德,才能变得越强,走得越远。

    而这将会是一条举世皆敌的道路。

    除非他能甘心入宝山而空手回,就这么守着狗系统一辈子摆烂。

    可杀人夺宝这种事情一旦尝到甜头,后面想要再从良就很难了。

    特别是还有脑子里的声音在推波助澜。

    现在想想,《他化自在天》这个名字还挺恰当。

    天魔波旬在逆佛乱僧时,便是极尽威吓利诱、诓瞒误导之能事。

    “不知道我能不能顶得住……”

    宁言望向天边浮云,喃喃自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