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混沌之地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往若梦虚与胶着战况
    --阳关镇外阳关镇渡口--



    原本寂静的战场,突然被阳关镇城墙内的一声轰响打破。位于渡口左侧的两位年轻人,也同时被这声鸣所吸引。



    “这镇子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常青低声问道。没想到在这夜声人静,还能发生比此处的他们更激烈的事情,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别管,好好盯着金霸天!”无离赶忙提醒道,并顺势将视线移回到与他们有着数十步之远的金霸天。如今的他,早已失去了方才那魂绕在体表的霸王之气,身体看上去也憔悴了不上,就连发纹,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些诡异的白斑。



    他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自方才那一击被无离用无氏之力轻松抵消后,大约也过去了一个时辰。低着头,黑着脸,眼皮子眨也不眨一下,震惊不已地模样。



    无离之所以能在关键时刻使出“无极壁”挡下金霸天的致命打击,是他从先前数次与金霸天贴身交手中得出的重要结论。特别是在他第一次使出“霸王拳第三式威气震天”时,当时处于他身旁的一切都被从其体内释放的风暴吹飞,唯独他一人还一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就足以说明这招所释放的冲击波,绝对是由其体内的灵力所构成……只要是灵力构成的东西,就绝对无法伤害到无氏一族血脉分毫!



    也就是说,之前的数次碰撞,对无离造成的冲击伤害,全部都来自于他宛若钢铁般的体格。回想起来,他之所以能在一出场便把这渡口砸地地动山摇,就足以说明他的身体是真的硬,力气也非同小可。



    倘若真不是身为无氏一族的无离,一般人只要吃他拳头两下,估计都得去见阎王……身为常人体格的常青便是一个例子,虽说算来算去他也就中了三招,便已将他打昏了过去,要不是被神秘声音所唤醒,他估计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而战场上,除了金霸天因方才那一击而倍感震惊外,一直被挂在架子上注视着一切的冬菱,也已经张大了口,惊讶地不知该怎么继续去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了。



    说实在的,就拿冬菱这样的大块儿身躯,也顶多在承受金霸天四击后,便已失去意识。而面前这两个口口声声喊着要救他的家伙,居然能在金霸天宛若枪林弹雨般的攻势中幸存下来,这早已突破了他的认知。难道说,他们真的就是,他一直要等待的人吗?



    幼年时期,因为父母都是丧生在了“降魔之征”中,还很小的他便成为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在当时阳关镇底层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悲惨生活,直到后来比方的出现……



    回想起来,当时非常怕生的他,第一次从比方手中得到干净的热食时,连吃都不敢吃上一口。好在后来得到比方耐心的劝道以及安慰,他才算是吃上了一口热饭。也就是那时,比方对已经对未来绝望的他,说了一句让他充满希望的话。



    “无论是谁,总有一天都会遇到一群像样的伙伴……”



    “他们能在你遇到问题时帮助你,感到难过时安慰你,获得成就时祝贺你……就连你陷入危机时,他们都会铤而走险的拯救你……”



    “真的吗?我会遇到,这样的……”当时的冬菱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比方的话,总以为这只不过是想让他缓和情绪的小伎俩罢了,便也只能默默低语道:“伙伴,我能遇到……吗?”



    “能,一定能!”



    “没有人天生就是孤单一人,你一定要学会相信才行……”



    “相信……吗?”看着如今繁星闪烁的夜空,冬菱不免有些伤感。虽然此时的他依旧还被这能够禁锢体内灵力的诡异链条所困,但他还是感受到了希望的到来。这份希望,正是来自面前的,面对着金霸天依旧面不改色的两人,来自他们的心中,那很温暖,很特别的力量……



    而那与之相对的金霸天,浑身都传递着一种萎靡感。他非常清楚方才那一击是他用自己上一段“威气震天”剩余的所有力量释放的最强绝招,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那引以为豪的破坏力,尽然会在瞬息间被面前两个黄毛小子所破解……此时的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由过度使用“威气震天”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在他身体的每一块区域、每一个角落生起,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他内在的力量,灵力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衰退,继续这样下去,毫无疑问,这场争斗他一定会败给面前的两人。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们给我设下的局!金霸天的脑海里反复反复地扬起这句话。他始终不想承认,方才那过度消耗灵力的攻势完全是由自己本心的傲慢造成的,导致现在的他,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行动,不知道该进攻还是该防守,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打下去……



    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渐渐也开始被心中恐惧的萌芽所掌控,越发急躁起来。



    “你还能再战吗?”而那诱发金霸天内心恐惧的无离,也还在偷偷摸摸地与身后的常青交涉起来。



    “不行了,手脚已经是不上劲,站也有些站不稳了……”常青也轻声回答道,并依旧保持着面不改色的模样紧盯金霸天。



    “我也差不多……”无离说道,同时再一次尝试唤醒手中黑矛的黑雷之力,然而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就像是它已经睡着了一般……



    在这之前,无离与常青有谈过关于他体内无氏力量及黑雷之力的事情,因为当时的常青曾羡慕过获得黑矛后无离所拥有的力量:一个是能被称大陆最强的防御能力,一个是媲美电闪雷鸣的进攻能力,给人的感觉,无疑就是最强的矛和最强的盾都结合在了无离的体内。只要稍加对本体,也就是无离身体基础的训练,想要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



    就像如今这般窘境,在使用完无氏力量后,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汇聚于黑矛之上的黑雷之力,竟然会莫名其妙的消失,那原本被称为“神明圣物”的至宝,居然会在这之后,突然变为于凡矛无异的存在!



    感觉上去,就像是两股力量在相互抵触一般,根本无法同时使用……也就是说,只要他在交战中使上了无氏力量来保护自己,那也就意味这场作战他无法再使用黑矛的黑雷之力!



    虽然这种力量上的抵触并不会永久持续,但从过去的尝试中,也能得出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黑雷的力量才会再次恢复过来的结论。而且这所谓一天,还得要求他绝对不能再次使用无氏一族的任何力量才行,否则,黑雷的恢复时间,便会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面对这两种力量的抉择,毫无疑问,无离一定会选择后者,毕竟在战斗之中,想要单纯依靠无氏之力取得胜利,简直不要太难……但如果换做依靠电闪雷鸣的黑雷之力来作战,结果一定是截然不同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已经使不出黑矛的黑雷之力了!如今握在他手中的,只不过是一把做工比较精美的黑色长矛罢了!



    “看来咱们这边的情况也非常糟糕啊……”无离继续说道。



    常青点了点头,无奈地“嗯”了一声。



    “不过,金霸天他……”其实无离早也察觉到了金霸天在方才进攻之后身体发生的变化。虽然他不敢立马断定金霸天身体似乎有些不对,但从金霸天久久都未能发起新一轮的进攻,便足以说明现在的他身体,绝对产生了某种异样。而且这种异样,绝对是一种对他来说,非常不好的异样!



    “我也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常青也说道:“好像是变得有些衰老了,无论是皮上出现的皱褶,还是头发上冒出的白斑……但我们还是别先下断定,或许是金霸天设下的陷阱?就是为了引我们上钩的。”



    敌不动,我不动,就这样呆着呆着,城里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原本几近子时的寂寥之夜,被方才城内突然的爆炸,大大小小地人云亦云在城中喧嚣起来。



    “着火啦!着火啦!”



    “什么情况……”



    “快醒醒吧……”



    接连而起地吵杂声就连距离城门有近千步之遥的这里都多少能听闻些许,但就算如此,也未能打破此处仿佛已经凝滞的氛围。就连未能加入其中的冬菱,都渐渐感到窒息起来,汗流浃背,一刻不敢分神……



    然而,这喧嚣声让原本就有些坐不住的金霸天更加焦急了,按照他原本的假设,不用明天,就今晚子时之前,他都能取下乱贼的首级,并将其吊挂在城门之上,根本未曾料到会有这般情况……他很害怕,要是如今这般窘境让城里闹哄哄的百姓瞧见了,那他的面子,乃至整个逐日教派的面子该往哪里搁?以后的威严又该如何树立,该如何继续让城民信服?



    他看了看自己手掌上因为过度使用“威气震天”而产生的老化现象,心知如果他再使用一次“威气震天”就可能连性命都要保不住了,因为这招本来就是依靠消耗生命力来强化当前作战实力的可怕家族秘术。但如果他不继续使用这招,如今已处于反噬状态从而衰老的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向之前一般与敌人战个有来有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越是着急越是冲动,金霸天朝天大吼,意图甩开脑海里所有的顾虑,然后再次盯上两人,怒吼道:“给老子去死!”



    紧接着,他完全不顾身体出现的衰老状况,猛地一蹬便往两人飞奔而去,并顺势抬起拳头,准备以上前就是一记重击。



    无离见状,赶紧将黑矛抵在身前进行防御,同时对身后的常青大喊:“来了!”



    “我知道!”常青在其身后也能清楚注意到金霸天正往他们这边冲过来,然而此时自己的双脚还处于严重的疲软状态,根本使不出劲去躲避进攻,只能迅速将手中巨剑插入地面,将寒气注入到大地之中,唤道:“冰棘鹿砦!”



    突然,数道冰锥从地面喷涌而出,将原本覆盖在上面的泥土草屑破开,然后在无离面前形成一道包围着他的环形鹿砦,瞬间抵住了袭击而来的金霸天。然而就算冰锥再为尖利,也根本刺穿不了金霸天那宛若铁皮般的肌肤,甚至连挡住他前行的步伐都无法办到。



    “就凭你这些冰块,能挡得住我吗!”



    金霸天一脸恶相地瞪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然后依靠自己仿佛是战车一般的体格一点一点冲破常青设下的冰棘鹿砦,以此再次证明两人间的差距。



    常青见状,再次将寒气注入大地,又一次唤出“冰棘鹿砦”成叠在原本的鹿砦之上,看上去就像是由冰铸造的围墙一般。



    然而金霸天根本不吃这一套,抡起拳头,唤来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对准面前一整面冰棘鹿砦墙,大吼道:



    “崩山重拳!破!”



    顷刻间,看似坚硬非常的冰棘墙被其一拳打破,碎冰块和拳头的冲击随之往背后的两人袭来,要不是无离提前展开无氏之力冰形成第二道壁垒,恐怕他们都要被这波及伤害击溃……然而,就算这些碎冰和冲击无法伤害到他们,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巨大身影,足以让他们的心理收到重击!



    金霸天低下头,怒视着面前还没他腰盘高的两年轻人,吼道:“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



    “否则……”只见他再次抬起拳头,在两人近乎绝望的注视下,猛地往下捶去:“就成为我拳头下的亡魂!”



    拳下的两人已经瞪大了双眼,惊愕地看着即将袭来的重击,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三个字:完蛋了!



    但……



    一股莫名的低语突然从无离的灵魂深处响起,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诡异力量。这种感觉,很诡异,很可怕,就像是有另一个家伙,住在他体内一般,然后……



    一道由魂体形成的黑色尖锐物,在金霸天的拳头即将砸到无离脸上的咫尺之间,从无离胸口窜出,并以极快的速度刺向面前金霸天的胸脯,一举刺穿他的心脏并从其背后破出。



    虽然只有那么一霎那,但也足够让面前的金霸天停下了手,他的心脏也随之骤停,感觉和像是真的被刺穿了一样……



    “我,我,我……”



    金霸天后退了几步,原本要捶向两人的拳头转而按在自己的胸脯,按在那被刺穿的心脏面前,然而……



    等到那从无离体内突然出现的魂体尖锐物再次回到他的体内,无离和金霸天两人,才同时意识方才那一下诡异的袭击,根本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无离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金霸天胸脯也没有出现任何被刺穿的疮口。



    “刚刚那,到底是……”



    就连无离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也看了一眼相安无事的金霸天,不可思议道。



    金霸天也松开了按着胸腹的手,发现确实没有任何流血的痕迹,但他非常清楚下刚刚那一瞬间给他的感觉,是真的被某种尖锐物刺穿了一般,也跟着不可思议起来。



    只不过,他的这种不可思议很快被其心中的愤怒所冲破,特别是当他注意到面前的无离也是一副疑惑不已的样子之后,他就更加来气了。立马抬起双拳,再次大吼道:



    “快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就在他将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两人面前时,一具可怕的身影,已经悄然从其背后袭来,靠向了他,于下一刻……



    “上吧!巴蛇!吞了他!”



    一张漆黑的大口,在金霸天的头顶张开,没等他将双拳再次捶向两人,他的整个脑袋,便被一头突然袭来的“大蛇”吞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