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极品大宗师 > 第83章 吐露心声
    如今司马柔情背着双手,中门大开,又离得这么近,凌云一伸手便能置她于死地。

    偏偏就是这个样子,让凌云动也不敢动。

    “你到底怎么了?现在咱们谁欺负谁呀?该哭的是我才对,怎么好像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似的?”

    司马柔情噗嗤一笑,大颗的泪珠却滚落下来。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你太神秘了,一点也把握不住你,就算你把我们这些人全部坑死了,我们也无可奈何,我心里真的很慌,我不管,反正你今天不把我哄好了,我就死给你看!”

    凌云泄气了,“我真服了你了!不发公主脾气,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表现得优秀一点就这么遭人嫉恨吗?”

    司马柔情嘟起红唇,“你表现得太优秀了,我害怕。”

    “不是,我有凌云和张语柔的保证也不行?”

    “不行,我没听语柔姐姐提过你,如果你是如此优秀的人,她不可能不告诉我,我很怀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编的!”

    你怀疑的咋这么准哟!

    凌云是一点辙也没有了,只得推着她坐在床上。

    “好了,好了,我老实交代还不行吗,事情是这样子滴,这是凌云交给我的一个秘密任务。”

    为了取得司马柔情的信任,他不得不合盘托出,连秦明月的事情都说了,唯一没说的就是自己的真实身份。

    “原来你去金陵是为了对付司马成生!”

    司马柔情终于恍然大悟,这一切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是啊,你是当朝公主,司马成生是你堂哥,他认识你的,这件事,你不方便出面,我不想你难做,就没告诉你。”

    “谢谢你替我着想。”

    司马柔情的眼睛里充满柔情,“你早说吗,也省的人家担心,天天疑神疑鬼的,还以为你是坏人。”

    “你才是坏人呢!”

    凌云哼了一声,“逼着我说出实话,是因为你心里怕我么?这根本就是帝王心术吧?”

    帝王心术有很多种,恩威并施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御下之道千变万化,哭也是帝王心术的一种,三国时期的刘备摔孩子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这一下可把司马柔情惹毛了,腾的站起身来。

    “你混蛋!我才不会什么帝王心术,也绝不会用在你身上,我把你当知心朋友,你却如此猜忌我,小肚鸡肠,我恨你!”

    她说完转身就走,却被凌云从后面一把抱住。

    “晴儿,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这样猜忌你。”

    司马柔情双肩抖动哭起来。

    “你自己心眼多,就把别人都想成你那样,我有那么龌龊吗?”

    “是,是,我龌龊,我下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别人都想成我一样坏,我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不生气了好不好?”

    司马柔情还是不回头,哭泣已经改成抽噎。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满朝文武的心眼加起来也没你多,反正你也瞧不起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我什么时候瞧不起你了?别生气了,你肚子多大呀。”

    “谁肚子大了?”

    这一下她回过身来,光洁而精致的面庞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我不这么说,你能理我?”

    凌云嘿嘿一笑,“其实我是夸你呢,说你大度,宰相肚里能撑船吗,你是公主,级别比宰相还高,肚量应该比宰相还大,整个西湖都能装下去。”

    “呸!你胡说什么?那肚子得大成什么样?”

    她的脸上浮现一层粉红,更增娇艳。

    “好,好,不说肚子,那咱不生气了好不好?”

    她缓缓将臻首靠在他的肩头,“哼,谁让你没有一句实话的?以后你不骗我,我自然不会生气。”

    凌云轻轻拍了拍她的玉背,“我给你的天蚕丝滑翔伞还在不在?”

    “在呀,原来那东西叫滑翔伞么?”

    “在就好,改成衣服穿在里面吧,以后省的隔三差五受伤,还得让我给你上药。”

    说起那次上药,她的脸色更红了,“那是意外,谁会隔三差五的受伤?”

    凌云撇了撇嘴,“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此去金陵,恐怕少不了腥风血雨,必须未雨绸缪!”

    “哦,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要那么凶嘛。”

    听他对自己这个公主说话如此霸道,她的心里反而有些窃喜,“衣服做成什么样式的?”

    “那自然是合体的紧身衣……”

    凌云开始目光灼灼上下打量她全身每一处细节,这可把她羞得无地自容!

    “你这坏人!乱看什么?我,我自己会做的!”说完便扭身跑了出去。

    看着她妖娆的背影,凌云长出口气。

    “终于搞定了,这怎么比苦大仇深的秦明月还难缠?”

    从打穿越以来,他的第一目标自然是修复丹田,如果能够修炼到韩太师那种飞天遁地的陆地神仙级别,他这辈子也就知足了。

    那是长远目标,近期目标就是阻止鞑子入侵中原,当然还有许多支线任务,比如拿下司马成生,救出秦明月的母亲等等。

    这其中肯定不包括建立三妻四妾的大家庭,他没这个想法。

    但没办法,前进路上的美女太多,又都太优秀太美丽,他撩妹的手段又太高,也只能顺手帮她们一把,让她们脱离苦海,救一美女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第二天一早,众人带齐东西赶到杭州南面一片巨大的空地上。

    这里已是人山人海,到处搭建着花台,有假花也有真花。

    最醒目的是一处鲜花搭建的牌楼,上面写了六个大字“江南纸鸢盛会”。

    牌楼之后一溜桌椅,杭州知府已然高坐,旁边相陪本地富绅,下面自有人负责风筝会的比赛登记。

    吴铁光走上前去报名登记,还要缴纳比试费用,没钱的参加不得,这风筝会还真是富人玩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吴铁光灰溜溜的走回来。

    凌云看他表情有些不对,急忙询问,“怎么了?不能报名吗?”

    吴铁光的脸色有些难看,“名字已经报上去了,费用也缴纳了,不过咱们已经输了第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