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锦绣农家之福嫁天下 > 129 削爵
    再给家人一人带一份,这么一顿早餐,也才二十文左右。

    二十文也就够他们在前面的牡丹街买两张饼。

    这样吃,比自家做着吃还省。

    而且这家外带不用碗,都是比那外面的小摊位上还高级的一种竹碗,添一文钱,这些个竹碗就不用送回了。

    陈小吏觉得这家店特别厚道,他都替他们担心能不能赚钱,不过还是决定,以后的早餐都来这安家炸鸡店吃。

    安溆吃过饭,没有一直在店里待着,叫鹧鸪给打包一份儿鱼粥肉包子,就出了门。

    喜鹊要跟着,她也没让,坐上马车,说道:“去张园。”

    车夫刚才也去店里吃了,这时候饱饱地正靠着车厢休息,小姐出来了,他赶紧跳下马车,一听说要去张园,还问了句:“小姐要去看那薛家少爷吗?”

    “鹧鸪喜鹊都忙,”安溆在里面说了这么一句。

    车夫赶着车,笑道:“小姐就是心好。我听说那薛家人,都不怎么管薛少爷呢。”

    一路无话,穿过街上的人群,马车停到临着大街的张园门前。

    安溆下车,只见这门前已经停了一辆马车,不是薛家的马车,应该是其他求诊的人家。

    安溆一进门,张园里几个正在前院辨识药材的童子就认出了她,喊道:“安小姐,薛少爷昨儿个下午已经被他家人接走了,没人跟您说一声吗?”

    安溆:“怎么接走了?他的肠胃不是还没好完全吗?”

    “我们师父说不用大夫一直守着了,”一个药童说道:“薛家的人就叫带了人回去,不过我们家二老爷,每天中午还是会去给诊诊脉的。”

    安溆看了看手上的早饭,自己总不能再跑到薛家送饭去?

    于是把早饭递给了那个药童,“这些粥和包子,你们吃了吧。”

    药童虽然已经吃过早饭,但是闻到浓郁的粥香味和麦香阵阵的包子香味,赶紧接到了手里。

    “谢谢安小姐。”

    这几个童子齐声地说道。

    接下来没事,安溆就让车夫驾车回了状元府。

    此时,季府门前已经是宾客云集,安溆看了看,都是些男子。

    出门的时候,宗徹什么也没说,安溆也没有给这家人准备纳妾礼的意思。

    他们这边的马车是直接进了府门的,但还是引起那边过来送礼的一些人注意,一个肚子腆着的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问季家的账房:“刚才进去的那马车,就是宗大人家的女眷?”

    两家是邻居,账房更了解一些,说道:“是啊,不是昨儿个才赐的婚吗?”

    中年男人显然无事可做,接下来又问:“能让宗大人这么着急的请求赐婚,必定是人间绝色吧?”

    账房想了想,摇头道:“长的一般。”

    边儿上一个人道:“长的是一般,但是听我夫人说,那身皮是又白又嫩,要不然,能迷住沈家的大少爷?”

    “怎么回事啊?”

    好几个人起了兴趣。

    季成渝娶二房,还不是休沐的时候,能够这时候赶着过来送礼的,多不是朝廷同僚,基本上是一些富商名流之类。

    那人见这么多人感兴趣,就向状元府看了一眼,道:“进去说进去说。”

    他妻子是沈家的远房同宗,以前都登不了沈家大门的,那天给三太爷贺寿,竟然也被请了进去,于是便见到那么一幕。

    这人的妻子回家跟他说了,他立刻明白沈家的意思,再一问,那天放进去的女眷,还有比他家地位更低的,连一些穷苦的远亲都让进去吃席,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两天,便没少在外面传播那些贬低甚至是侮辱的言语。

    “宗大人也是真不挑,再是要报恩,也不能娶那么个八字没一撇就缠着沈大少的人为妻啊。”

    季家的丫鬟过来上茶时,听到这么几句,心里总觉得不太妥当。

    但此时夫人又不在家,她也没个人去禀报。

    就在外面繁华热闹依旧的时候,宫里皇上暴怒了,将两份弹劾折子狠狠地摔在下方沈宵的头上,然后劈头盖脸便是一通训斥。

    大意就是,朕念着先帝和母后,对你们沈府颇有优容,你们不思君恩,竟然还偷偷为大皇子敛财提供便利,还结交早已经被发配的陆时任,为他们一家返京出力。

    你们想干什么?盼着朕早点给大皇子腾位置?

    这些话极重,沈宵跪趴在地一句都不敢驳。

    顺泰帝早就想煞一煞大儿子那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劲儿,沈家这时候撞上来,他杀鸡儆猴起来毫不客气。

    当即下令,削了沈家的侯爵之位,还要让沈宵去顶替从西南谋回来的陆时任。

    沈家到底是几代的老臣了,在京中人脉不少,一看陛下处罚的如此严重,顿时好几个大臣站出来帮忙说话。

    于是沈宵没能贬谪,但却被赶出翰林院,叫去兵部的一个冷板凳上坐着了。

    沈家的侯爵没有全削,却是降了一等。

    顺泰帝给了老臣们的面子,对沈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但是关起门来,将二公主夫妻俩骂得几乎不成个人样。

    再从宫里出来的时候,二驸马身上的职位就被解除一空。

    同时从宫里传出来的,还有一道几乎让二驸马成为公敌的旨意,为了不让非皇家人干预皇家事,几个在朝中担任着职务的驸马,都得在一个月之内交接完,此后再也不许驸马入朝堂。

    这么一规定,以前名誉和权力双收,自称一句皇亲国戚半点都不心虚的驸马,转瞬间就成了和民间上门女婿差不多的存在。

    这一天,不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而是你家愁罢他家愁。

    听了宫里传回来的消息,正因为安溆在外面已经破败的名声而心里敞亮起来的沈老夫人,一下子又气晕了过去。

    这次晕的真真实实的,沈家人请来张园的大老爷,给扎了好几针,沈老夫人才悠悠转醒。

    睁眼看到已经在床边的,憔悴了许多的孙子,沈老夫人的凹陷的眼眶子里,不停有眼泪滑落。

    “宵儿,咱们家一直规规矩矩的,怎么就给了这么大一个处罚?”沈老夫人口齿不清的道。

    沈宵倒是平静如昨,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孙儿也不敢妄自揣测。”

    看着就跟抽去了精神儿似的孙子,沈老夫人又恨又气,呼吸不稳起来。

    正在收拾药箱准备离去的张大老爷提醒道:“老夫人还是心平气和一些的好,若是再气,很可能会中风,到时就不好治了。”

    沈老夫人:---

    夜色上来,宗徹才离开内阁,他双手背后,脚步轻快,出宫之后便牵出来自己的马,翻身腾跃到马背上。

    状元府门外高挂着的两只红灯笼出现在眼前,又红又亮,灯笼还是原先的那两个,但宗徹看着就是觉得不一样。

    隔壁有热闹的人声传来,这是宴席还没散。

    一个侍卫过来牵了马,一边跟在后面往府里走,一面道:“爷,今天隔壁请的人,有沈家的远宗,说了很多不利大小姐的话。”

    宗徹仍旧是背着手走着,说道:“一些蝼蚁,先别管,免得太明显了。”

    侍卫应了声是。

    “对了,之前叫你们找的文人,可找到了?”

    侍卫回道:“有几个合适的。其中还有一个,是沈家那老夫人娘家同一个地方来的。”

    “找几个人,暗示暗示。”宗徹说着,唇角微微上勾,“一个能从普通耕读人家的姑娘,成功坐上侯府媳妇的人,手段肯定不简单。这其中,定然也有不少好听的故事。让大家一起打听,挖出当年的事都乐一乐。”

    “属下这就去办。”

    宗徹摆摆手,“去吧。”

    这时他加快几步,已经到了房门口,明亮的灯光下,女子正在纺线。

    “你干什么呢?”宗徹走进去,好笑问道。

    他记得,三年多前的时候,她也有好一段时间都搜集些骆驼绒羊绒的,想要纺线,只不过老是断,她弄出了些羊绒料子,这才罢了。

    安溆抬头,看到从黑暗中走进来的宗徹,那张从黑暗映入光明的俊美面庞,又给她惊艳了一把。

    安溆把已经成行的毛线往上提了提,不再看那张比较容易蛊惑人心的脸,说道:“无聊,想再试着做一做。”

    她倒不是没衣服穿,和好多绸缎庄都有羊绒、驼绒料子方面的合作之后,一些外面比较稀罕的料子,她都有门路能拿到。

    只是羊绒驼绒虽美,但仅仅适合做大衣。

    如今连混纺都没有,有钱人就穿丝绸内衣,没钱人能穿棉布内衣都是好的。

    安溆现在是有钱了,但是丝绸的内衣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合适,大冬天的就没有穿棉的舒服,然而棉的又没有绒的有弹力的舒服。

    她就想试着做一做,看能不能将秋衣这种东西做出来。

    不过想增加弹性,还需要一种化学物质,安溆没那方面的知识,自知还得几年摸索,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摸索不出来。

    于是不就想着,能不能将毛线给整出来,尤其是那种超细的绒线,织成毛衣是能够有些弹性的。

    到时候不就有舒服的内衣穿了吗?

    而且现代市场上比较流行的冬日佳品珊瑚绒、牛奶绒之类的,或许用羊绒也能制成。

    羊绒这方面,还大有可为呢。

    安溆是一直随身带着些洗干净的羊绒,炸鸡店顺利开张了,她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看完今天的账便想起这个东西来。

    宗徹拉着张凳子在一边坐下来,伸手抻了抻安溆纺好的线,“这不是和之前一般的吗?你瞧,一用力还是断。”

    说着,他那两根修长的手指就捻出来一段毛茬,立刻将手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