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世祖 > 第一百章 边陲猛将再干戈(四)
    撒合乞儿特和衣躺在帐篷里床铺上,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

    不是喝酒喝多了,今晚大家其实没有喝多少酒,只是图个痛快而已。主要是下午在大帐里宋国皇帝说的那些话,晚上发生的那一幕幕,让撒合乞儿特彻夜难眠。

    朱雀军见到宋国皇帝,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不用谁传达命令。

    撒合乞儿特知道,这是因为朱雀军上下把服从皇帝陛下的命令刻进了骨子里,在他们的心目中,皇帝陛下就是长生天。

    只有这样,才会下意识地做出那样的反应。

    听说那些朱雀军,数年前还是南边河湟、西海、青唐地区的普通牧民,里面有党项人、羌人、吐谷浑人、回鹘人...想必以前也跟自己的部众一样,都是一盘散沙。

    可是自从归顺那位宋国皇帝后,他们被锻造成了一支纪律严明,作战勇敢的军队。纪律严明,昨晚晚宴看到了。

    作战勇敢,如果不勇敢的话,也不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像寒风扫秋叶一样,把克烈、土别兀惕、阿勒巴惕这三个实力最强的部落收入囊中。

    尤其让撒合乞儿特难忘的是,那个燕万石,此前还是阿勒巴惕部下属的达兰答巴部的马奴,现在因为斩获忽儿札胡思,一跃成为试百户,还获得了头盔敬酒这样无比尊荣的礼遇。

    撒合乞儿特看得到,燕万石虽然喝呛到了,但是新编的玄武旗三千户的人,各个目光炯炯。

    他们都看到了希望。

    昨天接触下来,撒合乞儿特已经深刻体会到宋国皇帝的手段,让他深怀恐惧。

    昨晚宴会上,他找机会跟曲克把阿秃儿和斡栾董合烈暗中商议了下,决定归顺的事也不是不可以谈,只是需要再谈谈价格,能不能把条件再提一提。

    比如留一部分部众做直属,固定一块牧场做封地...

    谁知道那以后,宋国皇帝居然决口不提这件事了,就算自己找由头提到这件事,也被他找借口给绕开了。

    宋国皇帝心里到底打得什么算盘?这让撒合乞儿特心绪不宁。

    突然有人在帐篷外叫唤着自己的名字,撒合乞儿特心里一惊,连忙爬起来,几步并做一步,掀起了帐帘。

    勃律泰在门口等着,神情有些紧张。

    “撒合乞儿特大首领,皇帝陛下召唤。”

    撒合乞儿特抬头看了看天,月亮西沉,东边的夜色薄了一些,似乎过了午夜,到了凌晨时分。

    “皇帝陛下召唤,这么晚...这么早,有什么紧急事吗?”

    勃律泰勉强笑了笑,回答道:“皇帝陛下召唤三位大首领,现在我还要去叫醒曲克把阿秃儿和斡栾董合烈两位大首领。”

    撒合乞儿特看了看他在半暗半明的夜色里的脸,知道他应该不会告诉自己,不如直接去王帐。

    曲克把阿秃儿和斡栾董合烈就住在隔壁的帐篷里,被一一叫醒后,和撒合乞儿特一起,心神不定地跟着勃律泰,走进了王帐里。

    里面站满了人,各个身披铠甲,腰配钢刀,杀气腾腾。看到撒合乞儿特三人走进来,纷纷转头过来,盯着他们。

    那一双双眼睛投射出来的目光钉在自己身上,撒合乞儿特觉得像是进了狼群里。

    赵似也是一身铠甲,看到撒合乞儿特三人走进来,笑着说道:“刚接到消息,朕收拾克烈诸部、重整漠北秩序的举动,被塔塔儿人知道了。他们正在集结队伍,准备进攻哈剌和林河。真不愧是契丹人在草原上忠实的走狗啊!”

    撒合乞儿特和曲克把阿秃儿和斡栾董合烈面面相觑。

    克烈人和塔塔儿人虽然同属鞑靼人,被契丹人统称为阻卜人,但互相之间有死仇。

    克烈部有细作在塔塔儿人附近,同理,塔塔儿人也有耳目在克烈部附近,互相盯防着。现在克烈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在东南方向相隔千里的塔塔儿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动静?

    从哈剌和林河,骑着快马,日夜兼程,骑上七个日出日落,就能达到塔塔儿人地盘。宋国皇帝扫荡克烈本部已经半个月了,塔塔儿人肯定已经收到消息了。

    可宋国皇帝是怎么知道塔塔儿人收到消息,还知道他们要准备西进袭击的呢?聪明的撒合乞儿特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脑子转过无数圈,撒合乞儿特推测出两个结论。

    首先,宋国皇帝对草原上各势力的情况是了如指掌。

    想到卖遍漠北,大行其道的宋国茶叶、烈酒、香料、丝绸、金银玉器等货品,还有这几年突然涌出,足迹踏遍大小部落的宋国商队,撒合乞儿特心中明悟。

    其次,宋国皇帝虽然是外来的狼王,但是他早有准备。除了知道草原各势力的情况,他还早早定下计划,克烈部之后,就应该是塔塔儿部。

    所以他才会在攻打克烈部的同时,派出细作去监视塔塔儿人的动静。那里一有异动,他马上收到通报。

    此时的撒合乞儿特,心里生出一种无力感。

    赵似点了点头,用手一指,示意撒合乞儿特三人在一旁暂待,继续发号施令。

    “高世宣,你与赵隆、谭世绩、李纲等人暂守大本营...斛律雄、折彦质、杨宗闵你们率两万骑兵,随朕行动。许光良为主、张时运为副,统领玄武旗三千兵马,随行出征...王舜臣率一万骑兵,作为先锋,昨天已经出发...”

    布置完后,赵似转向撒合乞儿特三人,诚意满满地说道:“朕邀请三位大首领,各率本部人马,随朕一起出征塔塔儿人。”

    他话刚落音,王帐里所有的人,全部转头过来,盯着撒合乞儿特三人,盯得三人的后背发凉。

    这种形势下,我们敢说一个不字吗?

    正好,我们还想实战看看,宋国所谓的朱雀军,战力到底如何?打败克烈本部和土别兀惕、阿勒巴惕两部,凭借的到底是运气还是实力。

    撒合乞儿特和曲克把阿秃儿、斡栾董合烈三人在空中交换了眼神,暗地里各自点头。

    “皇帝陛下,塔塔儿人是我们的死敌,当年反抗契丹人,我们三部被塔塔儿人杀伤了不少人。新仇旧恨,我等愿意跟随皇帝陛下出征,讨伐塔塔儿人。”

    “好!传令,各部用早餐,准备行装,各自编队,天一亮就出发。”赵似下令道,随即又指着角落里的博济长空和燕万石说道:“这两位是朕的侍从官,现在积功为试百户。你们三部兵马,没有受过我军的训练,军令和战术等都不明,朕就派他两人到你们那里作联络官...”

    燕万石一脸无所谓,博济长空却有些忿忿不平,但还是能平和地应道:“喏!”

    天还没亮,撒合乞儿特正在催促本部人马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只听到呜呜的号声,写着两行大字的竖旗被人持着,策马迅速向前,一路过处,骑兵们纷纷上马组队。

    很快,天亮了。

    上百支号角吹响,在雄浑的号声中,两万骑兵从各自的驻地跑出来。

    他们一人两马,有的一人三马。数万匹马在哈剌和林河畔奔跑着,马蹄声充斥着天地间,如同春天的雷声一样,统治着一切。

    在奔跑中,这两万从各处跑出来的骑兵,仿佛千百条溪流汇入大河,不知不觉中就汇成了左右两路。刚才还漫山遍野的人和马,不过一刻钟就变成了两条赤龙,开始滚滚向前而去。

    “撒合乞儿特大首领,我们该出发了。我们是左路后卫第三队,得加快速度赶上,要不然会被拖后,会吃军法的。”博济长空在一旁催促道。

    撒合乞儿特深吸一口气,平息心中的震撼,沉声喝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