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被师尊渣后,我重生成了宗门团宠 > 第36章 魔尊皓月
    古夭见三位师兄那一脸不善的样子,忙站到了花离的身前,“师兄,这是我自小便认识的花哥哥,也是从前教授我炼丹术的。”

    三个师兄见小师妹这护犊子的样子,心里一苦,再看那紫衣少年,哪哪都看不顺眼。

    于是就成了现在一副四个人纹丝不动,花离唇边噙着一抹浅笑任由那三位少年打量的局面。

    最后还是容临上前道,微微揖手,“今日多谢花宗主。”

    花离手一动,一股托力将容临的胳膊拖了起来,容临脸色不变,心里却骇然,这股灵力如此强悍。

    突然,花离腰间的环佩叮当作响,花离面具下的琉璃眸微眯,神域急信。

    “夭夭,花哥哥有事,要回去一趟。”

    古夭点了点头,紫光一闪,紫衣少年消失在原地。

    ——

    神域。

    神殿外,花离一现,文竹急急忙忙迎上了刚回神域的少年,“你终于回来了,去哪里了找都找不到?”

    花离微微颔首,快步往大殿而去,出现在殿门的那一刻,殿中的五人全都低下了头,一礼未起。

    花离身影一动,站在了神殿之上,看向了殿下站着的几人,“起来,何事?”

    一名女子一身黑裙,头上斜插着一支火红的发簪,手持罗盘,一双银灰色的双瞳中宛如一潭死水。

    向花离又是一礼,才上前道,“禀神尊,是魔神印有动静,主神有令,我等不得靠近,只能让文竹上君传令于您。”

    花离微微颔首,对着手持罗盘的女子道,“本尊会去一趟神魔印,绫罗,继续盯着魔神印,一有动静就告诉本尊。”

    “文竹,再去一趟幽山,看着它,一苏醒立马带它回来,若是不愿出幽山,便告诉它,它等的人回来了。”

    一番话落下,原本对神魔印动静忧心忡忡的众人猛地抬起了头,绫罗手微抖,罗盘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嗡鸣了声。

    绫罗红唇微颤,一双灰瞳中闪现出了明亮的光彩,也顾不上礼数,“神尊,她回来了是不是?她在哪里?”

    不光是绫罗,就连其他四人都是激动不已,眼巴巴地看着那一身紫衣尊贵无双的少年。

    花离没有说话,双手背在了身后,背过身去对着众人,只看着身后自己神座旁的另一张神座,眼中泛起了一丝暖意,万年了。

    一挥衣袖,袖摆上的红莲图案栩栩如生,冷声道,“司命,盯紧了仙界。”

    话音一落,神殿之中已经没有了花离的身影。

    绫罗的灰瞳中满是激动,伸手拉住了文竹的胳膊,“文竹,是她是吗是她。”

    文竹的手轻轻拍了拍绫罗毫无温度的手,“安心。”

    文竹收敛了往日里嘻嘻哈哈的样子,“方才神尊说的话,我们就当没听到,尤其是仙界之人,今日出了这个殿,我们一无所知,他日私下也不再讨论,只需要做好我们手上的事。”

    几人相视一眼,脸上的激动收敛,依旧是一脸木然的上君,皆是颔首,“我等知晓。”

    ——

    神魔交界处,神魔印。

    紫衣少年拾阶而起,一步步向上走去。

    一块黑色的晶石被血红色的的铁链紧紧束缚着,压在了魔神台之上,隐隐有一股股的黑气萦绕在上,却逃不出魔神台。

    一抹红色的印记烙印在黑色的晶石之上,隐隐散发着炙热和混沌之力。

    一声温柔和熙的声音从魔神印下传出,“你来了?”

    紫扇在手中轻摇,花离站在了魔神台上,“皓月,魔族近日屡出魔界,古家被屠,白家被屠,这两件事可与你有关?”

    这魔神印中镇压了万年的正是魔尊皓月。

    魔神印中沉默了些许,一声轻叹传出,“我不知,如今我都在这魔神印下,又能做什么?”

    花离冷笑一声,“魔族中的人,做梦都想把他们的魔尊救出来,古家的天灵心,白家镇守的伱魔伞,你真是好算计。”

    皓月的语气中没有丝毫波澜,“花离,那你便守好你的众生。”

    “我的众生,仅她一人,”话音渺渺,魔神台上的紫衣少年不见了踪影。

    魔神印下一声轻笑。“万年了。”

    花离刚走,几名魔君出现在了魔神台下,单膝跪在了地上,“魔尊。”

    皓月的声音从魔神印下传出,带着丝丝邪魅和狂妄,哪里还有方才半分的温和,“八大法宝,收集了几样?”

    仅仅只有一只手的血魔忙跪行了几步道,“伱魔伞已经到手,其他的七样法宝属下定抓紧时间收集。”

    “很好,镇守法宝的宗门世家,一个不留。”

    血魔想起了方才花离对他的威胁,咬了咬牙,将方才遇到那古家孩子的事情咽下。

    “属下遵魔尊令,定助魔尊早日破开这魔神印,魔族振兴指日可待!”

    皓月悠悠一笑,“都下去吧,万年了,该开始了。”

    ——

    白府门口。

    古夭四人站在了门口,原本还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方才眼睁睁在他们的面前化为了灰飞。

    白色的粉末散发着微弱的荧光,组成了两个字,“魔器。”

    容临神色一凛,“不好,速速回宗。”

    四人同时捏爆了身上的传送符,回到了落花宗的大殿之上。

    宗主此时正在和三位长老议事,见几人竟用上了传送符回宗,眉间紧蹙,“何时如此匆忙?可是出了什么事?”

    容临上前道,“弟子四人在白家遇到了活尸,白家金丹期以上的全都被挖去了金丹,灵脉尽数被挑走,尸体被倒挂在白家四处。”

    宗主与三位长老骇然,体修长老武长老拍桌而起,“歹毒,魔族简直歹毒至及!”

    宗主感觉眼皮一跳,先是古家,又是白家,“伱魔伞呢?白家镇守的伱魔伞呢?”

    “白家之中早已被魔族掘地三尺,弟子并未发现有灵力波动,弟子四人在白家遇到了血魔。”

    武长老咬牙切齿,他的肌肉马上就按捺不住了,“血魔?是血魔动的手?”

    “弟子不知,但白家魔气萦绕,白家的灭族确与魔族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