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什么东西好白(求订阅!)
    齐藤飞鸟真的非常可爱。

    精致的容貌加上时常出现在脸上的娇憨神态,是那种看一眼就会怦然心动的女孩。

    被神选中的美少女制卡师名副其实。

    可顾辞完全不心软。

    齐藤飞鸟刚一回到自己队伍下榻的酒店,还没来得及跟姐妹们分享被顾大师收为徒弟的喜悦,便收到了顾辞发来的第一个训练课程——100张法术卡的框架结构。

    这是制卡师少女的技能结构之一。

    之后是100张召唤卡的框架结构。

    再然后是100张装备卡的框架结构……

    总共300张卡,三天内完成,绘制的星符必须完美无瑕。

    因为每张卡都只用画一个框架的缘故,星符数量差不多也就一个结构的量,做起来不算太麻烦,齐藤飞鸟两天半就完成了。

    过程中有28张卡星符不合要求,齐藤飞鸟便留着准备给自家的队伍用。

    90%往上的成功率,顾辞觉得很棒,没有辜负他的期许。

    稍微调教一下,齐藤飞鸟便能成为下一个制卡大师。

    想要达到顾辞这样的水平,刻苦的训练肯定是少不了的,300个单结构只是开始。

    为了提高齐藤飞鸟的制卡速度,顾辞又给齐藤飞鸟安排了300张卡的任务,这次时间只有两天。

    接着再加到400张,还是两天。

    连着一个星期,齐藤飞鸟都窝在酒店房间里制卡,门都没出过。

    饭都是让服务生送上来的。

    齐藤飞鸟明显感觉到自己握笔的右手出现了变化。

    快废掉了呜呜呜……

    顾辞也没闲着。

    他在认真地陪夏稚。

    海边。

    微风拂面。

    落日的余晖洒下来,铺在海平面上,为海水镀上了一层暗金。

    两人坐在沙滩上,欣赏着夕阳下静谧的大海。

    附近还有不少人,基本都是成双入对的情侣。

    顾辞还看见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这些人和他们一样,经常会在傍晚过来海边。

    顾辞跟他们聊过几句。

    用他们的话讲,美丽的景色不是重点,重点是身旁的美丽的女孩。

    顾辞深以为是。

    海风将少女耳畔的发丝吹到了脸上,衬上朦胧的光线,这时候的少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动人。

    “顾辞哥,你真打算教她吗?”夏稚伸手捋了捋头发,问道。

    顾辞点头:“教。”

    单个框架结构练完了,就该练一张卡上两个框架结构了,然后是一张卡上三个框架结构。

    这其实就是「制卡师少女」的设计过程。

    而要制作「制卡师少女」,「重叠笔法」必不可少。

    这才是顾辞想教的。

    虽然顾辞的确存了让齐藤飞鸟给自己打工的意思,但徒弟也是真的徒弟。

    收都收了,该教的自然要教。

    经过这几天的远程相处,顾辞看得出来,齐藤飞鸟是真的想学。

    少女表现得非常乖巧。…

    让一个在格莱美大赛上取得第五名的天才制卡师,练习最基础星符绘制,实话说有刻意刁难人的嫌疑。

    90%的完美星符率,好多大星卡师都不一定做得到,这还不够吗?

    但少女却问都没一句,和顾辞聊完便开始认真做作业。

    期间顾辞还故意给齐藤飞鸟打了个电话过去。

    顾大师老心机了。

    他想听听少女的语气,看少女是不是真的对自己的安排没有任何意见。

    齐藤飞鸟接起电话,语气不仅没有那种幽怨感,反而还略带一丢丢的兴奋。

    少女在因为老师打电话给自己而感到开心。

    齐藤飞鸟认为这是一种关心。

    顾辞也确实问了少女几句“卡制得怎么样了”、“累不累”之类的话。

    打电话总得有个理由不是?

    顾辞觉得吧,既然齐藤飞鸟是真的想学,那他就认真教一教。

    在不影响正事的情况下,顾辞会尽量不辜负少女对制卡的一腔热忱。

    等齐藤飞鸟将三个框架结构都绘制完成,便会发现剩下的卡面空间,已经不够补全一张星卡必须具备的其它结构,到时候他再提醒一下齐藤飞鸟「木+又+寸=树」,少女应该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夏稚感叹道:“没想到顾辞哥竟然这么负责。”

    这话可把顾辞听得不乐意了:“我什么时候不负责了?”

    “好像没有,不过嘛……”夏稚说道,“有时候太负责了也不是件好事哦,顾辞哥。”

    顾辞听着少女意有所指的话,有些好笑地道:“你是在警告我不要对齐藤飞鸟太好吗?”

    “怎么是警告啊,我可不敢。”夏稚调皮地眨了眨眼,“人家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毕竟男女有别,顾辞哥总不能手把手的教她制卡吧?”

    顾辞故意道:“那还真说不准,有些结构比较复杂,需要手把手才……哎!”

    话还没说完,顾辞腰间的软肉就被掐了一下。

    不轻不重,怪痒痒的。

    夏稚奶凶奶凶地挥了挥小拳头:“顾辞哥要是敢这样教她,我就揍顾辞哥。”

    顾辞:“可是你打不过我。”

    夏稚:“那我就找星舞姐告状。”

    顾辞:“?”

    “还带叫人的?”

    “为什么不能叫人?”

    夏稚说道,“星舞姐又不是外人,是姐姐。”

    姐姐帮妹妹有问题吗?

    “行。”顾辞道,“那你叫吧,反正你们两个一块儿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吹牛。”夏稚才不信,“顾辞哥你肯定打不过星舞姐。”

    “她都不敢跟我打。”顾辞道,“不信你自己问她。”

    夏稚轻哼一声:“顾辞哥是知道星舞姐在星宫战场里不方便回消息,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顾辞:“那你可以先记着,等她出来之后再问,看她是不是每次都说那个来了,打不了。”…

    夏稚:“?”

    那个来了,打不了?

    顾辞哥说的打架,是那种打架?

    夏稚“唰”一下红脸,啐道:“顾辞哥真坏!”

    居然还想让自己和星舞姐一起跟他打。

    坏家伙!

    顾辞像是知道少女在想什么似,解释道:“我可没说让你们一起上,是你自己要叫人。”

    夏稚红着脸争辩:“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辞:“但我是啊。”

    夏稚:“……”

    呸呸呸,禁止色色!

    “啊~”

    “唔…”

    这时,不远处传来两声画面感十足的声音。

    第一声像是不小心发出来的。

    第二声像是不小心之后赶紧捂住了嘴巴。

    但明显效果不是很好,隔着老远都听得到。

    夏稚脸更红了,只能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这已经不是她和顾辞第一次碰上这种尴尬的事情了。

    这一届游客比较奔放——当然,他们也有可能是天使城的本地人。

    夏稚没敢看,不知道到底是谁胆子那么大。

    反正不止一对。

    平均每逛两次海滩,就能碰到一次这种情况。

    他们都不怕别人看见吗?

    万一被拍下来发到网上怎么办?

    夏稚拿出耳机,分给顾辞一只,用手机放起了音乐。

    于是,一边耳朵是bkb女团元气满满的歌声,一边耳朵是渐入佳境的哼哼哈嘿。

    只能说奇怪极了。

    可可听了想打人。

    一首歌还没放完,夏稚便受不了了,面色通红地道:“顾辞哥,我们回去吧。”

    “不想听他们打架?”顾辞问。

    “不想。”谁会想听别人打架啊?

    “我也不想。”顾辞吐槽道,“天都还没黑呢就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也不害臊。”

    夏稚:“就是!”

    顾辞拍拍屁股站起身,伸手把少女也拉起来:“走,不听他们打架了。”

    夏稚:“嗯!”

    顾辞:“我们回去自己打。”

    夏稚:“???”

    “顾辞哥!”

    “在呢。”

    “不理你了!”

    “我不信。”

    “真不理你了!”

    “你看,你已经理我。”

    “……”

    夏稚羞恼地甩开顾辞的手,生气似的加快了步伐。

    顾辞憋着笑,赶紧追上去。

    两人打打闹闹来到停车场。

    顾辞给夏稚拉开车门,等少女坐到副驾驶,才绕了一圈,来到驾驶位上。

    但顾辞没有立即开车,一脸沉思状。

    夏稚问道:“怎么了?顾辞哥有东西掉在沙滩了吗?”

    顾辞:“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件事。”

    夏稚:“嗯?”

    顾辞看着少女道:“我们其实可以不用回酒店的。”

    夏稚:“那去其他地方再逛逛吗?”

    顾辞:“不,我的意思是,就在车上也不错。”

    夏稚:“……”

    刚退烧的脸蛋又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顾辞怎么老想玩花的啊!

    “不行!”她才不要把第一次留在车上呢!

    “不行吗?”顾辞系好安全带,“那我们还是回酒店吧。”

    夏稚:“嗯嗯,回酒店!”

    诶等等!

    怎么就回酒店了?

    自己明明还没答应好不好!

    夏稚羞红了脸:“顾辞哥你又套路我!”

    顾辞笑眯眯地发动汽车,车速超快。

    晚上8点,这个时候天使城的车辆已经变少了。

    两人很快回到酒店。

    坐电梯来到52楼。

    顾辞和夏稚很默契,各自走到自己房间门口。

    好像刚才的话都是在开玩笑。

    夏稚拿出5023的房卡。

    顾辞也拿出……

    “诶,我房卡好像掉了。”顾辞一脸焦急地翻着口袋。

    夏稚:“……”

    顾辞哥真是个老戏精。

    不就是想来自己房间睡吗?

    顾辞找了一会找不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找前台重新拿张卡。”

    说着,便转身朝电梯走去。

    好像真要去找前台。

    就是走得很慢。

    背上仿佛写着三个字:“快留我!”

    夏稚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但又很快收敛。

    现在的顾辞哥是很有趣,等会儿就不一定了。

    夏稚低下头,喊了一声:“顾辞哥。”

    顾辞:“嗯?”

    夏稚俏脸滚烫地小声道:“不用找前台了。”

    说完,少女刷开门,进了房间。

    门没关。

    顾辞觉得少女真是粗心,在酒店住宿怎么能忘记关门呢?

    于是他走进房间,帮夏稚把门关好,顺便锁死。

    夏稚这间房和他那间的布置几乎完全一样。

    只是朝向是刚好相反。

    还有一点不同。

    夏稚房间里的空气更好闻,香香的。

    夏稚不太敢看顾辞:“顾辞哥你先自己坐会儿,我去洗澡。”

    “好。”顾辞知道这是少女的习惯,出门回来后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洗澡。

    少女拿起睡衣进了浴室。

    似乎也是不想让顾辞等太久,夏稚没有用浴缸,选择了淋浴。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让顾辞有点心猿意马。

    这可比沙滩上别人打架的声音威力大多了。

    得转移一下注意力。

    顾辞拿出手机刷新闻。

    这几天,顾大师的名头已经传开了。

    五分钟十张红色星卡,破了好几项星尼斯世界记录。

    国内媒体称他为“仙术制卡大师”、“史上最快的男人”。

    大羊国媒体称他为“来自东方的艺术家”,“制卡界的传奇”。

    岛国媒体称他为“绝顶の强大”、“星卡学の破壊龍”、“选中被神选中的美少女制卡师の神”……

    称呼太多了,光是他看到的就有近二十个。

    其中来自岛国的外号就占了一半。

    顧辞看得乐不可支。

    在取外號這件事上,岛国人民的脑洞永远都那么清奇。…

    不过不得不承认,贴切还是十分贴切的。

    顾大师确实绝顶强大。

    制卡速度超出了大家的认知,说是星卡学理论的破坏者也没什么問题。

    选中美少女的神也非常合适。

    看来他收齐藤飞鸟为徒的消息已经传回了岛国,装备卡的事情,估计也快来了。

    希望齐藤飞鸟能快点学会重叠笔法,这样他就可以用齐藤飞鸟制作出来的制卡师少女制作一次性装备卡,来卖给岛国星卡会了。

    这波啊……这波是三赢!

    星卡会得到了想要的卡。

    齐藤飞鸟学到了想学的知识。

    顾大师也赚到了想赚的星币。

    他们都完美的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刷完新闻,顾辞打开电视,准备找个电影看看。

    他记得有个家庭影院的遥控板来着……

    “找到了。”

    顾辞在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了自己房间里的同款遥控器。

    按钮很简洁,只有一个启动键和上下左右的圆盘。

    中间也可以按,应该是确认?

    顾辞先按了下红色的启动按钮。

    “怎么没反应?”

    顾辞有些疑惑,电视依然处在待机界面。

    没能量了?

    顾辞把遥控板里的能量卡抽出来。

    也懒得叫酒店的人换卡了。

    他储物卡里有材料,正好这会儿没事,现做一张。

    顾辞把遥控板放到桌上,开始制卡。

    制着制着,他的余光忽然注意到一点异样。

    什么东西好白。

    顾辞下意识侧头看了看。

    下一秒。

    “哧!”

    卡裂开了。

    ……

    …

    .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191217091611940】100点币打赏!

    明天活动补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