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乱世皇太子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唯有暴富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即便是皇帝也一样,皇帝也不能随便就把什么东西弄到手,也得花钱养兵花钱养官。

    养抱了军队养活了官员,他们才能为你效力。可是之前崇祯皇帝没钱,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甚至于,让辽东将士们和满清决战的时候,都在为军饷发愁。

    现在好了,国库里存着三千多万两白花花的银子。那可都是现银,这么多的银子,并非都是来自于民间百姓的赋税。

    一部分是查抄官员捞的,一部分是查抄那些私人银矿场所得。还有,就是细水长流的商业税。

    尤其是商税,崇祯皇帝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钱。

    封建时代的统治者,都是重农抑商。这是农耕文化的弊端,是无法避免的事。再加上儒家思想的作祟,无商不奸的理论使得历代统治者对于商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尤其是那些有钱的大商人,能够富可敌国的时候,加倍会引起帝王的厌恶。

    不止是帝王,笑你无恨你有的那些臣子们加倍的厌恶。他们无法容忍,一个下九流的商人,地位和身份能够在他们之上。于是,历朝历代都在打压商人。

    他们觉得既然百姓们都是以农为本,那就应该安分守己,好好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有百姓们安分守己了,才能利于自己的统制。

    “重农抑商”政策在中国古代不同历史时期具体表现必然为经济形态所决定,重农抑商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朝最基本的经济指导思想,其主张是重视农业、以农为本,限制工商业的发展。重农抑商”、“农本商末”政策深深制约和影响中国历史。

    在新型作物引进之前,粮食产量极低。遇到个天灾人祸啥的,百姓们就容易没饭吃。而重农为立国之本,没饭吃就要有动乱。无论什么时候,农业都是立国的根本。

    最通俗的一句话就是“民以食为天”,无论到了多会儿,民生方面“吃”是第一位的。一个国家粮食是否充裕,是关系到社会是否稳定的大事,因为在大部分人饿肚子的情况下,社会就会发生动乱,不过在有道圣人治理下不会出现人民的暴乱,人民会选择一起渡过难关。

    “民有余则轻之,故人君敛之以轻;民不足则重之,故人君散之以重,凡轻重敛散之以时,则准平”,意思就是粮食多了朝廷就持续买进,把粮价搞上去;民间粮食少了就抛售,直至把价格压下来,保持价格的稳定,其目标就是为了更多人的民生问题,使得“大贾蓄家不得豪夺吾民矣”,这保护的是百姓的利益。

    抑商,打击奸商行为,更是对天下百姓的保护。所以说,历朝历代对于商人都是采取打压的态度。

    宋朝除外,宋朝对于商业一直秉持着宽容的态度。所以在宋朝,商业是空前的发达。而大宋,其经济体量也是整个封建王朝最大的。甚至于有人粗略统计,当时整个大宋的GDP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60%,是当今漂亮国占比的3倍。

    具体统计数字真实性有待商榷,可是大宋经济发达离不开商业支撑这是真的。

    如今朝廷诏令一道接着一道,商税的征收虽然得到了一些大地主和商贾的抵制。可是对于普通百姓却是有益的,因为普通百姓们的赋税减少了。

    崇祯皇帝有钱了,花钱也就大手大脚起来。首先辽东的军饷要充足保证,这关系到朝廷的安危,乃是重中之重。

    有了强有力的军事后盾,百姓们的安全得到了保障。这个时候,他们才能做剩下的事。

    除了保障辽东军事体系,剩下的就是教育。大力支持教育,倾国之力的支持教育。

    自从和儿子朱慈烺促膝长谈之后,崇祯皇帝很清楚要想使得大明强盛起来。教育,是必不可少的东西。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在这里同样的适用。

    其实大明王朝一直在鼓励教育,只不过后来有些走偏了。读书人的地位过于优待,培养重视教育事业,也不是为了让这些读书人得到一些过分的优待。

    让他们学以致用,不能单纯的以读书做官入仕为标准。更重要的,是培养那些科技人才。

    此外,就是反腐治贪乃是长远国策。大明王朝烂成这个样子不是一天两天,想要彻底的根除贪腐的弊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抓了这么多的贪官,并不是就能彻底杜绝了贪腐的现象。比如说,在向西厂贿赂的官员,不还是大有人在么。

    皇极殿,早朝。

    今日的早朝和往日并无不同,只是朝堂上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朝臣们个个蔫头耷脑的,就连端坐在龙椅之上的崇祯皇帝,也是面无表情。

    在殿下上朝的朱慈烺眼观鼻鼻观心,似乎眼前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今日朝会略显沉闷,朝臣们上书的奏疏,也多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这也难怪,东西厂和锦衣卫的打压之下,官员们都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甚至于,出现了懒政怠政的现象。下面的臣子们窃窃私语,每个人都懒散着混日子。

    崇祯皇帝终于忍不住了:“够了!”

    皇帝一声暴喝,终于使得臣子们慌乱了起来,每个人都振作了,齐齐的看向崇祯。

    崇祯皇帝依旧目光冰冷:“你们不要以为有些人想在朝廷混日子就没事了,改管不去管该做的不去做。朕要你们何用!你们或许会说,管的多了管不好,厂卫们就会找你们麻烦。可朕要告诉你们的是,若是你们谁想混日子,朕也不会饶你们!”

    官员们似乎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们觉得自己委屈。厂卫对每个官员都死盯着不放,西厂还在大肆收受贿赂。说是反腐治贪,实则还不是换汤不换药。

    尤其是,那个被西厂羞辱的礼部赵文通,像是他这样的官员,并不在少数。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崇祯说道:“雨花钱,给朕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