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我将反派宠成了病娇美人 > 第16章:末日病娇女博士x反派实验品 7
    迟凉是彻底疯了。

    他没有杀死她,而是弯下身用他性感且结实的身躯包围住她,然后轻轻地咬上了她的颈部。

    冷茜浑身一个激灵,顾不上胃痛,抬手对着他的脑袋给了一巴掌:“疯了你?”

    迟凉被她一巴掌打的微微歪头。

    他如往常一样依旧没有生气,但跟往常不一样的是,他竟然笑了。

    那低低的笑声令人头皮发麻。

    冷茜跟看变态一样看了他一眼后,拿过他给冲好的药剂一口闷进了腹中。

    既然他不杀她,那她就还是好好养胃吧……那种疼到浑身发冷发抖的感受,她绝不想再度体会。

    迟凉微笑着斜眸看她,尽管他的面部皮肤已经血肉模糊,但却依旧遮盖不了他眼眸的深邃与性感。

    他抬指划过颈部的皮肤,而后缓缓走到她的身后,弯身在她耳边说:“你的胃只是吃药是不会好的,还需要打点滴。”

    冷茜感受到他那轻微的呼吸洒在耳朵上,顿时她浑身被激起了鸡皮疙瘩,头皮都跟着麻了起来。

    她攥紧碗,咬牙忍耐道:“如果你不想死,就最好离我远一点。”

    “我是不想死啊。”迟凉抬指顺过她柔顺的长发,长眸深谙如观赏猎物一般,细细地看着她脖颈处的每一寸肌肤:“可我已经是死人了。”

    他双手抱住她的肩膀,垂眸低声道,“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对,我活了二十八年,却从未活出真实自己的样子,那真的太可悲了。”

    冷茜默默抠着他的手,试图将他抱着自己的手给抠开,但这家伙跟要勒死她一样,那双抱着她的手无论如何都不松力。

    她咬牙瞥了他一眼:“所以?”

    “所以……”他深深笑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比如,杀一个人。”

    这时,实验室的大门被再次推开。

    君山一进门就看见迟凉竟拥抱着冷茜,他瞬间怒了,怒到快要发狂。

    “迟凉,我要杀了你。”君山拿出随身携带的防护刀具,丧失理智往迟凉的方向走去。

    迟凉竟然拥抱了博士,那是属于他的博士,别人怎么敢碰!他要杀了迟凉!

    冷茜被夹在两人之间。

    显然迟凉也想要杀掉君山,因为在那一瞬间迟凉眼中闪过了诡异的兴奋。

    他勾唇露出狂肆的弧度。

    他在她的耳边说:“你身边的奴隶只能有我一个,知道么?”

    不等冷茜多做反应,迟凉抓起一旁的新型药剂针,在君山来到他面前的瞬间,将其注入进了君山的颈部大动脉中。

    君山闷呃了一声,捂着脖子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抽搐着倒在地上。

    迟凉什么时候敢反抗了?他一个只能唯命是从的奴隶,什么时候竟也有了如此好的身手。

    在君山倒地后,迟凉露出了“纯真无害”的笑对冷茜问道:“那针剂有什么效果?”

    冷茜默默擦去脖子上被沾上的属于他的血液:“简单的迷药而已,没什么用。”

    说完,她越发嫌恶地拿起一边的纸巾开始擦拭脖子上和衣服上被他染脏的血迹,“被你挠烂的皮肤一直在渗血,你弄脏我衣服了知道么?”

    迟凉瞳孔闪烁着异样光芒,唇角弧度加深:“在你的身上染上属于我的血,如此……不是更有意思?”

    冷茜二话不说直接将外衣脱下来扔到他的手中:“有意思个屁,拿去给我洗了。”

    吃完药后她的胃就不怎么疼了,于是乎她有力气能去应对更多的事。

    例如,给这位浑身血肉模糊的迟凉先生研制出解痒的药和能使皮肤快速恢复的药剂来,不然,让她面对这样一位血淋淋的反派,着实是有些恶心。

    迟凉双手抱过了她的外衣,微微一笑后抬腕看了眼时间:“主人,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

    每次听见迟凉管自己叫主人,冷茜都能感觉到触电一般的悸动。

    她去拿药剂的步伐顿时停了一下,而后默默回眸扫了他一眼:“以后别叫我主人,还有,大楼里的食物快没有了,你等下随便给我弄点面包吃就行,等明天天亮我们要出发去觅食。”

    不光要觅食,大楼里的原药也没有多少了,需要去其他实验大楼找一找。

    根据剧情来讲,明天出门去实验大楼就可遇见女主,刚好她顺便把手里的血清送给女主,如此就可以彻底结束掉她和女主之间的牵扯。

    至于为什么要带着迟凉一起去,迟凉通过被研究被注射各种药剂,已经进化成了丧尸王,普通丧尸根本不敢靠近他,所以带着迟凉外出会很方便,至少不用打丧尸。

    ——

    冷茜吃完了东西后,便在囚房之中休息了。

    胃疼了一下午再加上有出血的迹象,她此刻的身体并不舒服。

    她想着,等自己睡一觉起来后再去处理一下君山,那家伙竟敢私自给迟凉注射细胞虫药剂,显然是不想好好活了,其次……等她醒来以后,还要研究一下剧情,有关于男女主和她之间的牵扯,还有原主最终是如何死在哥哥手中的,她都需要进一步了解,如此才能保护住自己的性命,亦能完成原主想要简单生活的梦想。

    计算着醒来后要做的事,冷茜躺在沙发上朦朦胧胧睡着了。

    她显然忘了一件事。

    她忘了把迟凉给重新栓回到十字架上。

    已经注射完解药的迟凉,肌肤很快就恢复了完整,再也看不到血肉模糊的样子,甚至他此刻的肌肤要比之前更为光滑白皙。

    他更换了一身衣服,从之前破旧的白衬衫换成了破旧的蓝色松散衬衫,这些衣服都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眼下能穿的也就只有这一件。

    尽管穿的寒酸,但他却依旧有一种深邃的沉稳气质在,身形高挑,线条分明,更不用说他轮廓分明的面庞,透着的绅士优雅的气质。

    他单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垂眸的模样多了几分欲态。

    进了囚房,转眸间他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熟睡的冷茜,她就像是一只黑色的猎豹,气场优雅却又有着不能被侵犯的强大气场存在,这样的她令他难以自拔。

    迟凉走到沙发边蹲下,神情慵懒性感地打量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他抬起指尖,轻轻划过她的发丝,耳朵,然后摩挲上了她红软的唇。

    那香软的触感勾的他心里痒痒的,这种痒跟被细胞虫的折磨不太相似,这种痒勾起了他的渴望和寂寞。

    迟凉深眸看着她的唇,喉结滑动,意味深长道:“也许,接下来可以换我囚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