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没你就不行 > 梦里清欢20(梦里清欢20福晋呼吸)
    梦里清欢(20)

    福晋呼吸绵长,他却睡不着,今晚是真失眠了。

    原来我是他吗?

    可这也不对呀!如果我是他,那应该是变成他,可为什么不是他呢?

    想不明白!

    皇位之类的,对自己有吸引力没?古来帝王还求长生呢,在察觉到窥探到这么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你觉得人还会有追求人间帝王的心思吗?

    没有的!

    他更想知道,到底在他和福晋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扭脸看福晋,肩膀头子又露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习惯,晚上挂个肚兜穿个小裤裤就是极限了。再多了她嫌弃碍事,可这么着,动不动膀子就出来,眼看十月的天了,很冷了,寒气进了膀子,过些年膀子得疼的。

    他给把肩头给盖住,把被子拉的不进一点风,这才把手收回来了。

    脑子里继续着刚才想的那个问题:如果我是他,如果我有什么遗憾,我该成为他才是。

    可是我没有成为他,为什么?

    原因有四种可能:第一,我不想成为他。第二,我不能成为他。第三,我不被允许成为他。第四,纯属巧合。

    其实此刻的自己并不是能确定是哪种或是哪几种原因。但结果就是我不是他!

    这叫人有点烦躁,拉了个枕头垫高一些,他线落在两个梅瓶上,这两个梅瓶一模一样……他瞬间便有几分明悟,问题怕是就出现了‘一模一样’上了。

    自己跟此时的他,肯定不是一模一样的。

    是因为自己经历过他的一生吗?

    不全是!四哥对洋文没那么身后的造诣。到了这个岁数上没学出来,那基本就没机会学了。再过几年就当差了,之后只会更忙,越来越忙,怎么会学洋文呢?若是他的经历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放在这个上面,那自己这洋文又是从哪学的?

    想到这一点,他几乎蹭一下就坐了起来。自己是他,但也不仅仅是他。自己一定还有别的机缘!

    风进了被窝,桐桐不安的动了动,闭着眼睛给自己盖被子,也给身边的人盖被子。可手一摸,不对,她睁开眼,“怎么还不睡?”

    “嘘!”

    桐桐就闭嘴了,自家爷钻进被窝,趴在耳朵边上低声道:“睡吧。”

    讨厌!还以为你怎么了,就这两个字干嘛神神秘秘的。再说了,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呢?

    她往他怀里钻,“路上不累呀?”两只眼睛跟探照灯似得,神采奕奕的,干嘛呢?

    这有些东西说出来得把福晋吓着!关键是福晋好似对四哥有妾这个事很反感,所以,自己和福晋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在这个问题闹清楚之前,他不好把这一些纯属猜测的东西告诉她。但是呢,也不能叫她老梦见个说什么就害怕。

    他哄道:“想知道你为什么老做梦吗?”

    不知道呀!感觉不是自己有病之后,可也找不到一个更靠谱的解释。

    然后四爷就问说,“你说这世上有神仙吗?”

    这是什么问题?你要说这世上有神仙,你阿玛得打死你。

    桐桐觉得他在想法子偏她,但她没拆穿,只反问说,“爷信这个世上有神仙?”

    “没见过!”他语气坦然的这么说。

    这还差不多!所以,桐桐就道,“我不信世上有神仙。”

    果然,不是很好骗!不过没关系,他有心理准备,于是又问,“那你信因果,信轮回吗?”

    因果这个东西,她信!她永远相信,好人就会有好报!

    “可事实上好人不一定会有好报,对吧?”

    桐桐‘嗯’了一声,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爷的意思是,今生不报来生报,不报自己报儿孙,天道总不会叫好人吃亏。”

    这话说的,听不出来她的倾向,这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他就发现,自家福晋这脑子在正事上,其实挺好使的,看来不拿出点真东西是不行的!于是,他又举例,“在民间,一直就有轮回转世的传说,这个,你知道的吧?”

    桐桐皱眉,“朝廷信这个?”

    这个傻姑娘!“这话怎么能问?朝廷当然相信!要不然,从皇祖父起,就册封活fo,人家是轮回转世,难道能弄错了?”关键是,四阿哥信佛。以现在所知的,他能联系到的就这么多了。

    桐桐点头,这种说法就靠谱多了。所以呢,你说咱们是轮回转世?

    那要不然呢?怎么解释?

    桐桐迷糊了,要是这么说,还真是有点像。可是,芸芸众生,为什么是我们呢?

    这也是自己想不通的!自己想不通,可以耐着性子慢慢想。不能得知,是因为机缘不到!可福晋这性子,还挺能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要是老记挂这个,还怎么过日子。

    他觉得,跟自己的小蜜豆福晋过日子还挺好玩的。

    于是,他一本正经,“如果连轮回转世都有可能,那你说,其他的一些故事传说,其实也是真的呢?”

    比如呢?

    “比如牛郎织女。”他继续哄道,“那牛郎本是一凡人,结果跟织女结为夫妻。爷也许也是一凡人,然后也得填上的天女垂青呢。仙女垂青爷,所以,爷就有这个机缘轮回,轮回就是修行……”

    桐桐懂这话的意思了,她蹭一下翻身,改趴在被窝里,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爷觉得我是仙女转世了?”我已经这么美了吗?

    呃?重点偏了!行吧,有什么关系了,偏就偏吧,爷心里没偏就行。他嘴上应着,“美了呀,你自己没发现吗?爷出来俩月,回来差点认不出来了。”

    骗人!他不过是不想叫自己担心罢了。

    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她打算选择信他的话。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了,所以,才对自己选择了隐瞒。是担心自己害怕吧?

    其实自己真挺胆大的,可是他不信!那行吧,他选择隐瞒,就证明这事对自己是无害的。只要无害,不就是做梦吗?梦吧。

    轮回转世吗?跟着他一起轮回的吗?一看见他就觉得亲的很,那他得对我多好,我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轮回呢?

    桐桐睁着眼睛,问了一句,“那我是……”本想说我一定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但想了想,还是选择说,“我一定是太上老君身边司药女仙……”

    嗯!一定是的!

    桐桐心里叹气,他这么着老是想啊想的,是把身体养不好的!自己和他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这些都不知道。但不管知道不知道,她只认定,这辈子得跟他过,那他就得好好的。

    下辈子?下辈子那是很远的事了,想不来,那干嘛去想?我现在过的高高兴兴的就好。

    于是,转身,拉了她的手在被窝里,揉啊摁的,不大一会子工夫,他呼吸绵长,睡着了。

    早起,阳光明媚,昨夜的一切就跟梦一样,吹过了无痕。

    今年冬天要说有事的话,唯一的事应该就是十三十四两位阿哥挪到阿哥所的事了。本早就该挪的,这不是皇上没回来没请旨吗?如今回来了,旨意一请,得!挪吧!

    做哥哥的象征性的去了一次,管事的都是自小带大阿哥的,再就是放上各自母妃的人,没什么要操心的。

    林雨桐作为嫂子,自己老跑过去也是不合适的。只安排张嬷嬷每天过去一次,过问一下,这就可以了,再多的,就有些过了。

    这边的事才安顿下来,上面的风向有点变了。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下面奏报,说是圣人庙落成了。然后皇上下旨,着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前往孔庙致祭。

    除了老大和太子之外,可算是给下面的皇子开始安排差事了。

    这虽然什么也不能说明,但这也足以叫人兴奋。

    四阿哥过来找自家爷,两人在书房里说话。

    “四哥只管放心,宫里有我呢。”嗣谒垂下眼睑,再抬起眼睛,一点别的神色都没有,“娘娘和十四弟,弟弟会照看。四嫂那边,我会常叫福晋过去瞧瞧。”

    “你也要擅自保养,这一冬把短了的精神给养回来。”说着就要起身,临走前提醒了一句,“连着出了两个贪污的案子,跟索额图有些瓜葛……”

    明白!索额图有些过了!四哥这是提醒自己,跟东宫来往,距离得拿捏好,别好处没捞到,反倒是被人家给扯进去了。

    这话只能点到即止!反正老四一出宫,他这边就告病了。

    下雪了,天太冷了,一见冷风就咳嗽,没法上学了。

    桐桐自己去熬药,满院子飘的都是药味儿。她这是把两幅药重新拆了重组了,因为取药要落档的,要不然你找不到你想要的药材。这药不是治病的,而是补养身体的,但这个方子却不能落档叫人瞧见。因此,非她亲力亲为不可。

    至于老太医,他把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来自病患自述。而桐桐那自述的,跟他的脉案有切合的地方,看惯了老太医用方子,就知道他大致会开出什么的药材来。从里面把自己所需的挑出来,再从把嫁妆里的药材添上,就能开出方子了。到底是没瞧过病的,这方子她熬着,自己尝了,却打心眼里犹豫:能给他喝吗?

    药放在碗里,从滚烫到温热,她都没下这个决心。

    直到一只手伸过来将碗夺了,三两口给灌下去了,她才慌乱的看他,“要是错了呢?”

    “司药仙女给的药怎么会错了?”再说了,梦跟现实有多大的差距总得验证吧!更何况,中药这东西,补养身体的药性都温和,吃上三五天,是吃不坏的。

    且试试再说!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www.bqg789.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