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没你就不行 > 梦里清欢19(梦里清欢19为了凉快)
    梦里清欢(19)

    为了凉快的,屋里伺候的人都打发的远远的,妯娌两个能安安静静的说会子话。

    四福晋很平和,“……哪家不是妻妾成群?小地主家都是如此,更何况是皇家。皇家好歹规矩重,只要嫡妻无错,谁也不能将嫡妻如何?更何况,我们家爷更重规矩。”说着话,她的声音就小了些,“你那边好些,是因为六弟的身子不好。可别的皇子阿哥,别管怎么说,作为福晋,是不能露在脸上的,若不然,娘娘们先就容不下。”她今儿大着胆子说了几句逾矩的话,因而声音低低的,“后宫年年都进人,东宫里又何尝不是如此。可东宫一子两女早夭,本不与二福晋有多大干系,可皇上迟迟不册封太子妃,是否跟这件事有干系,就不得而知了。”

    为什么大皇子生了三个,活了三个。太子那边,生的却站不住脚?二福晋没错也是错,没看护好子嗣本就是没做好本分。

    四福晋言下之意,二福晋的例子在那里摆着呢,多思多想不能坦然以待,才是真错了。

    这是给后面进宫的这些福晋都立下威了,得叫你们知道标杆在什么地方。

    桐桐不知道是四福晋自己想到了这些,还是德妃娘娘暗地里叫人提点过,或者是四阿哥枕边教导过,总之这样的说法,是说的通的。

    一则,不进皇家境况并不会更好,大家姑娘从教养开始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她嫁进来之前,后院就有人,这是婚前就做好心理准备的。

    二则,四爷比起别人重规矩。有规矩在,规矩就能保证她嫡福晋的权利。只要规矩在,她不犯错,她就是福晋。

    三则,要求爷们只守着一个人,不好色,除了身体不好的那个是特例之外,谁也不敢提这个事。若不然,会显得谁好色呢?反正是小心谨慎的,处处不敢触东宫这根神经。没瞧见三阿哥转身就从荣妃要了两人放在后院吗?这事上,虽然三福晋闯祸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三福晋秀恩爱了。三爷也不敢这么纵着了!

    桐桐也听出来,四福晋其实也是个非常理智的人。赐下来的人她会要,像是宋氏这样的,好歹是官宦人家出来的。但四福晋不乐意要包衣出身的女子,因此之前找了娘娘表达了她的意思。她是防着后院有跟包衣家密切相关的女子,这才是妨碍她掌管后院的力量。那些女子的渠道广,偏又不好处理。她是在允许的范围内,争取她的利益在其中不受损害。

    就听四福晋道:“我不仅不能慌,我还得好好看护,得把孩子好好的叫生下来。”说着,她就脸上带了笑意,“我知道你为我担心……要是你哪一天真遇到跟我一样的事了,你记着我今儿的话,千万别犯糊涂。孩子生下来,是阿哥爷的孩子,也是咱们的孩子……”

    听这意思,是想把孩子养在她的膝下吧。

    四福晋摇头,“我还没想好。”她说的很坦诚,“我要是在没生孩子之前就把庶出子女抱养来,那……我们家爷大概就不会放心我生孩子的。”

    这是防着嫡福晋把孩子教养的只对嫡出的卑躬屈膝吧。

    然后人家就说,“等我生了之后再看看吧,实在不行,叫她们换着看护,全叫奶嬷嬷带到一个院里养着,这也是祖上的老规矩了。”

    如此,她的利益才不受损害,很理智的做法。

    桐桐觉得自己有点犯蠢的跑了一次,自己跟人家的想法好像不在一个点上。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她就起身告辞,替古人担忧,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

    然后跑回家寻求安慰去了,跟自家爷嘀嘀咕咕的说这个说那个,“我以为四嫂会有点伤心,有点难过,再过激做出什么事或是把不高兴摆在脸上……”然而人家并没有!

    顿时感觉我自己好蠢。

    她家爷眉头紧皱,一下一下摩挲她,却始终没有说话。刚才福晋说的东西,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好生熟悉,这种熟悉感不知道从何而来吧。

    正不知道安慰的话从何说起,自家福晋又满血复活了,“别人的事,别人没怎么着呢,把我折腾的难受的不要不要的……”果然还是有病!

    天一凉快,自家爷正准备去上学了。结果不用了,皇上要巡幸塞外,从太子到大阿哥以至于到八阿哥,全在随行的名单上。

    甚至在定名单之前,问过太医六阿哥的身体,事实上,身体没啥大问题,小心保养也没大事。每个阿哥都要带不少随行的伺候,别的阿哥,那都是有随行的丫头的。对的!就是那种性质的。

    桐桐只做不知,就把嬷嬷给带了俩,剩下都是惯常伺候爷的太监,这就可以了。

    这一走,少说得两月。打从知道要去,她的脸就耷拉着,他走哪她跟到哪,叫他知道她很不开心。

    “那怎么办?爷把你带上?”

    能吗?

    肯定不能呀!没法子,得哄她,就道:“以后每天都叫人递信儿,好不好?”

    每天都能吗?

    那内务府有专人管这个,难道不行吗?

    桐桐眼睛亮了,“能用密信吗?”

    “……”不到用密信的份上吧。

    试试嘛,“关键是我怕有人检查咱们的信。”

    又没什么不能见人的。

    “可我要说想你了,这话我不好意思叫别人知道,那要怎么说?”

    还没走,就被你勾的不想走了!怎么能有这么黏人的姑娘呢?生的跟小蜜豆似得,怎么这么甜呢?被她勾的心里跟猫爪子挠似得,到底是吐口了:“那你就用吧……”

    于是,第一天才出了京城,内务府就给六爷送了一封信。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有时候一天收几封信。

    皇上和太子都知道,甚至偶尔其中一封他们还看了,信上是什么内容呢?就是估摸着你们到了哪一站了,这里干燥,饮食上要注意什么。接下来又到了哪一站了,这里的特色吃食是什么,估摸爷是要吃的,但是这东西是什么属性,不能多吃云云。

    别人鸟悄的都不敢送信儿了,结果就老六家,天天天天的,烦的够够的了。只为你一家,这叫劳民伤财。可人家没有这个自觉,这会子觉得终于有这么个途径可以相互传递消息了,简直太好了。

    然后老六那边也很积极呀,每次送了信他都有回复,吃了什么了,受用不受用了。夜里冷了,觉得家里带来的什么东西好用。又说吃了什么药,夜里昏沉等等。

    琐碎到压根就不想搭理!

    但其实,两人传递的东西上说的是什么呢?

    除了那些腻死人不偿命的东西,就是相互通气,两人都开始做梦了,夜里并不能很好的安枕。

    因着阿哥爷都不在,德妃又说要礼佛,免了两个儿媳妇请安。上次几个福晋聚在一起,结果闯祸了,这次就不敢了,都老老实实的呆着了。桐桐除了每天不间断的看医书之外,没别的事可做。但医书这个东西,看是看不腻的。因着不用操持其他的事务,闭门而已。她每晚熬的都比较晚。可只要一躺下睡着,梦里似有似无的,总有些什么影子一晃而过。连着做了好些日子的梦,这不正常。

    梦里的那些影子闪的再快,可总能捕捉一二。而捕捉到的信息,才是叫人害怕的!

    在信上她都不敢说,只是含混的提了一些而已。她怕信这东西叫人给破译了。

    心里存了事了,感觉是天大的事,于是,吃嘛都不香了!入秋就开始做的衣裳,等能上身了,衣服的尺寸感觉宽了两寸。

    “福晋瘦了!”丫头们欢呼雀跃。

    张嬷嬷便笑,瘦下来的福晋其实个美人,白莹莹的脸蛋,再加上这一长高,身上有了些更玲珑的曲线,瞧着,也是个大人的样儿了。

    是啊!这天一冷,再有两月就过年了。过了年,福晋都十五了,可不就是个大人了吗?

    听了信儿说是圣驾赶在九月底能回宫,这一日一日的比最初还难熬。

    终于在九月底把人给盼回来了,阿哥爷养了一夏才养起来的肉又掉了,这会子疾步走过来,却见福晋憋着嘴,都要哭了!

    “好了!好了!爷回来了。”他几乎是小跑了起来,先拉了她,半搂着腰把人往内院带。

    张嬷嬷摆摆手,把屋里伺候的都打发了,显见是小夫妻小别之后,有许多的体己话要说的。

    桐桐先把人摁在放着药汤的浴桶里,“泡着吧,不着急。”

    还不着急?都快哭了,“是吓着了吧?”

    不是!不全是吓着了,“主要是你不在。”其实我自己觉得我的胆挺大的。桐桐说着,就附在自家爷耳边,“……我恍惚的梦见,额娘穿着皇太后的礼服……”说完,就忐忑的看自家爷,“我都觉得自己是癔症了!”

    那如果不是癔症呢?

    额娘如果是皇太后,那太子就是要坏事的!而继位的,非四哥、自己、或者老十四不可。

    自己?以自己体弱这一点,皇上不会传位的。不管是不是真体弱,自己得叫人知道自己体弱,这是前提。在这个前提下,其实自己就被排除在外了。

    那就只剩下四哥和十四。

    十四——一提就觉得好讨厌!

    那他宁肯是四哥!

    才这么一想,他不由的怔愣了一下,脑子里之前想不通的地方,一下子就通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www.bqg789.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