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没你就不行 > 梦里清欢7(求收藏)
    梦里清欢(7)

    大福晋跟二福晋比起来又不一样,这位的性子更直爽。

    挺着个大肚子,一手扶着腰,一手来拉桐桐,“干嘛这么多礼?去东宫不方便,这次有机会,去了也就去了。我这里却不必这么特意跑一趟。等这些爷们该当差的当差去了,该上学的上学去了,剩下咱们妯娌,想来串门子只管来便是了。哪一日不是好日子?还带什么那些劳什子东西干什么?没的生分了!”

    “也没带别的,我们家爷藏了些好酒不曾动,这次都单拿来了。”桐桐说着,就叫了丫头来,“咱家如今就这几个侄女,我是喜欢的不得了。都是给孩子的东西,您可不能拦着。”

    果然都是小布偶的猫猫狗狗的,还都穿着衣服,做的好不可爱!

    于是,也都欢欢喜喜的收了。

    给大阿哥那边除了酒,就是几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搜罗来的兵书,简简单单的就去了。但是就价值来说,也不低,书都是孤本。

    大阿哥此时翻着书,跟着自家这六弟说话,“你就是在屋里养病闲出来的毛病!惯爱想的多!想那么多干什么?皇阿玛给你什么,你就接着什么便是了。以后凡是有在你耳边瞎嘀咕的,你就该直接撵出去。”

    被太子爷肯定说可以叫嗣谒的人,这会子面对这个大哥,只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苦笑来,“大哥,弟弟身子弱,小肩膀也嫩,扛不起的!”

    “瞧你那出息!”大阿哥哼了一声,就道,“放心吧,别管谁瞎说八道的,你打发人跟我说一声,打不劈他!”

    还是说名字的事。

    反正是一位愿意为弟弟出头的大哥样儿。

    比起大阿哥愿意为弟弟出头,太子爷愿意管教弟弟,这三阿哥就有点不够瞧了。

    一见三阿哥,人家就说:“老六,你不地道!你说你这猛的来了这么一下,讨了的太子哥哥喜欢了……”他的声低低的,只哥俩能听到,然后人家说,“你就是要表忠心,你好歹跟哥哥们商量一声呀!”然后又主动商量,“你说你三哥我取个什么字好呢?”

    这人的嘴怎么那么讨厌呢!

    他许是真有取字的打算,跟风嘛,你跟呗。可你这么一说,要不是我知道你胆子小且真会干出跟风的事,还不得以为你是故意挤兑我,嘲讽我为巴结太子表忠心呢。

    跟这种人能说啥?恨不能一把把他的嘴给封上。

    可这样一个人,人家娶了个极其美貌的福晋。

    三福晋那身材跟初春的柳条似得,面容却跟带着露珠的芍药似得,艳丽的很。而且,出身显赫,人家阿玛是公爵在身。凡是这种爵位,那必然祖上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到了如今,那是何等的豪富。只看三福晋屋里的摆设就知道了。

    真的,三福晋算是几个福晋里一个异类。大福晋爽利,如今怀着身孕,许是生产频繁的缘故,瞧着面色蜡黄。但不难看出这原来是个身形健美的人。二福晋端庄可亲,面若满月银盘,眼如墨点,真正难寻的好面相。而三福晋这个异类成为皇子福晋,这真不是说是人家荣妃怎么着了,只能说三福晋赶巧了。适合指婚的只三阿哥,她出身高,长的又好,撂牌子不合适,留着吧,皇上不可能在宫里纳个公爵家的姑娘为妃,对大臣重臣,这点尊重得有的。那就只能是三阿哥了!于是,三阿哥捡漏,得了个美人。

    才成亲一年的美人还娇着呢,称呼人家一声三嫂,人家先红了脸。

    桐桐:“……”所以我能陪你聊点啥呢?衣裳首饰天气?

    她觉得聊的挺无聊的,三福晋却觉得六福晋肯陪她耐着性子好好说话。她大婚进宫,跟东宫那边够不着,跟大嫂那边也不搭嘎。东宫去不来了,大福晋永远在生孩子的路上,没那时间。好容易等来个四福晋,感觉四福晋比她还无聊。两人面对面坐着,干瞪眼,不知道该说啥。

    于是,除了缝五缝十给娘娘请安,她就没啥事了。

    见才说了这么一会子话,六福晋就又要走了,她赶紧表示,“我其实挺喜欢打马吊的。”

    啊?

    “啊!”三福晋肯定的点点头,“以前,阿哥所里就大嫂、四弟妹和我……”

    人少,玩起来没意思?

    对!

    所以,现在添了自己和五福晋,还有一个马上就大婚的七福晋,你想约起来打马吊?

    是的!

    桐桐嘴上应承着,心说,三阿哥估计还宠着这位三福晋呢,惯的三福晋跟没出阁的姑娘似得。可皇家这有些事,真不是想约就能约的。

    行吧,至少知道这谁都是什么脾气了。

    在三福晋恋恋不舍中,她告辞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正听见自家爷跟人吩咐事呢,“去跟爷的四哥说一声,就说爷跟福晋先去五哥那边,回头就过去。”

    把亲的那个放在了最后再去,这也是表达亲近的一个方式。

    在五阿哥这边,连一刻钟都没用了。五阿哥是功课困难户,学的那个费劲呀!一去他就苦大仇深,“哥哥知道你的意思了,你要真要谢哥哥,来来来,给哥哥把这个题做了。”

    是个几何题。

    嗣谒帮着给做了!然后转身就告辞,再呆下去做的多了,叫皇上知道了,两人都得罚。桐桐跟五福晋还没寒暄完呢,就被通知要走了,赶紧的吧。

    于是,到四阿哥那边天都擦黑了。

    “坐吧!”变声期的四阿哥说话粗嘎着嗓音,惜字如金的问了一句,“都转完了?”

    完了!

    “太子爷怎么说?”

    “叫弟弟好好保养,又安排了功课,说是以后会查。说了许多告诫的话!”他一五一十的学了。

    这位四哥松了一口气,嗣谒知道这是真诚的,对方真是替自己在这事上的做法捏了一把汗。然后就听自家这四哥说,“爷要是你,爷大概……会跟你做一样的选择。”老是缩着人就废了,可往前这一步,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这个话叫人没法接。

    对方也不要他接话,只道:“太子训诫管教,这是好事。做哥哥的肯训诫管教弟弟,这就是肯亲近。你不要急,要稳住,叫你做什么,你乖乖的去做。”

    这话不是亲哥是不会说的!

    嗣谒哪怕觉得自己了解这些哥哥,但此时面对眼前是亲哥的这个人,也不免多一分动容。再多的话不能说了,这亲哥也不喜欢桀骜的弟弟,所以,他就乖乖的应承。又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去大哥那边,大哥说什么了,去三哥那边三哥说什么了,完了五哥又在干嘛。

    其实都是小事,但我不瞒着你。

    四阿哥认真的听着,听完了就说他,“这次你的决定突然,也还罢了。老五也知道你是为什么家家道谢的,所以没计较。但以后,还是谨慎着些。他上个月才成婚,便没有给几个哥哥特意道谢。你这一下,便把老五给亮出来了。虽说做人不能太求全,但谨慎些总没错的。”

    这个自己当然知道!

    可对这事,那么处理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早就想好了。他特坦然的跟亲哥说,“所以,我才想请四哥替我出面,在老七面前剖白剖白!若不如此,我这么一做,就跟立下的规矩似得。老七为难,只怕太子也为难。”

    以后每个弟弟结婚,都得这么谢一次?不合适!给太子的礼,他拿的尚且艰难。更何况母妃不显的兄弟呢?

    倒不如跟老七把难处说在明处,大家都好过。

    可这样的事,谁去做?找亲哥呀!亲哥为弟弟忙了,虽然受累,但也舒服,觉得弟弟跟他亲近。然后事情也能完美的解决,这不是挺好。

    然后他四哥果然面色和缓,还夸了一句:“能想到这里,说明长进了。”

    剩下的就是哥哥考校弟弟,哥俩写的字极其相似。可四阿哥不奇怪了,老六打从六岁之后,用的都是他用过的字帖,相似才是正常。

    这一说,就说到晚上了,真到了宫里各个宫门都要下钥的时间了,才告辞回家。

    老六两口子一走,四阿哥就把老六写的字收了,放在匣子里,留着以备之后比对,看看可有长进。之后才起身,往正院里去。

    福晋迎出来,他就伸手扶她起身往榻上去坐了。

    他交代福晋说,“老六自来身子弱,六弟妹还是个孩子的样子,你多提点些。”

    四福晋就笑,连声的应了,紧跟着又道:“六弟妹今儿来问我,说是七弟大婚这礼怎么走?我说还没跟爷商量呢……”

    这是不好拿主意?还是带着推脱的意思?

    四阿哥没言语,听着福晋往下说。

    四福晋小心的觑着他的面色,这才道:“本是有五阿哥的例子在前面放着的,可六弟大婚爷您又私下里给了六弟一份……到了七弟身上,想想戴佳庶母妃自来跟娘娘亲近,许是爷有别的要交代也不一定……”

    真要照顾老七不在这种事上。给这个偏一点,给那个偏一点,这肯定是不成的!笼络那么些人干什么?

    “老六跟别人不一样。”四阿哥就说福晋,“你不要看着老五对老九的行事,就猜度着用尺子去量咱们跟老六的关系。”亲兄弟抱团确实遭忌讳!可老六不康健!若是亲哥都不照看,指着谁来照看?

    四福晋马上懂了,“我拟定了单子就叫人给六弟妹送去,叫她斟酌着办。”

    那边桐桐也被夸了,自家这位爷还问:“你怎么会想到直接去问四嫂?”

    那要不然呢?这不是最讨巧又简便的法子吗?那是亲哥家,就是问错了,又能怎么着?

    这位阿哥爷就笑了,有些人就要待之以赤城!而自家这福晋,身上这股子赤诚,叫她整个人都闪着金光!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www.bqg789.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