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隐匿之门 > 第90章 拒之门外
    神启1332年7月13日,上午,维奥纳主西南部,浩瀚之海。

    恢宏肃穆的智慧教堂大门紧闭,周围的街道上看不到来往的行人,临近的几个街区寂静无声。

    这里仿佛成了一座孤岛,风平浪静之下,透露着暴雨将至的征兆。

    浩瀚之海内,穿着暗紫色长袍的天赐者们来回奔波,有的人怀中紧抱着密封好的资料,有的人搬着厚厚的书本。

    他们与身边的人擦肩而过,没有言语,沉默地奔向自己的目标,就像在进行一场赛跑。

    一场与时间的赛跑,他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但他们必须去做,不然,这些珍贵的典籍就将在夜晚的战斗中消失殆尽。

    浩瀚之海内的天赐者们都知道夜晚会要发生什么,整个西南部都已经被封锁,战斗的硝烟味仿佛就在鼻尖了。

    能不能活着离开维奥纳主,他们不在乎,身为学者,身为智慧领域的人,他们更关心积累下来的典籍能不能保存下来。

    他们不是没想过要四阶天赐者借助传送能力把典籍送出去,但第一个人刚离开,他们就收到了此人死去的消息。

    现在是白天,阳光之下,光明的眼睛无处不在。

    十四岁的帕利安背着比头还大的书籍跑往地下室,他是今年才觉醒加入浩瀚之海的学徒,此刻却表现得和其他天赐者一样成熟。

    “主教阁下,这是第二纪元的资料,”帕利安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它应该放在地下室的哪个位置?”

    “东边四十一号柜。”主教头也不抬地回答,提笔极速书写着什么。

    帕利安点了点头,轻车熟路地赶往主教指示的位置,将背上的厚重书本取了下来,郑重地放入柜中。

    放完书,帕利安没有停留,转身跑出了地下室,直奔三楼,那里还有很多资料在等着他。

    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听到了坚定有力的敲门声,砰砰的声音令所有人都是一愣。

    浩瀚之海附近已经没有人了,现在来的人是谁?

    夜晚的敌人吗?他们打算提前动手了?

    浩瀚之海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接连不断的敲门声里,所有人身上都悄悄流转起了暗紫色的光彩。

    “不用紧张,继续做你们的事情,我来应付。”

    一位老者缓步走下楼梯,将手中的一叠资料递给身边的枢机主教,有些歉意地说:“麻烦你送到阁楼西部三十六号柜,我需要去处理些事情。”

    枢机主教接过资料,恭敬地回答:“能为您分忧是我的荣幸,教皇冕下。”

    老者笑了笑,迈步走向了紧闭的教堂大门,他身后原本定在原地的天赐者们全都活动了起来,继续奔向他们各自的目标。

    砰!砰!砰!

    敲门声始终保持着原有的节奏,没有急躁分毫,似乎是敲门之人在表达自己的善意。

    老者没有打开教堂的门,而是在暗紫色光晕的帮助下,穿门而出,面不改色地离开了庇护他们的教堂。

    门外只有两个人,一个穿着暗蓝色长袍,头戴兜帽,一个穿着红色短裙,身材娇小,有着一张娃娃脸。

    “这位先生,上午好。”

    穿暗蓝色长袍的人以手按胸,微微弯腰,像是即将表演的魔术师,可老者敏锐察觉出了这动作之下蕴藏的疯狂。

    “上午好,”老者从容不迫地说,“不知二位来浩瀚之海所为何事?”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不知你是否可以回答我的?”穿暗蓝色长袍的人站直了身体,声音有些愉悦。

    老者看着提问之人,平静地说:“你们身上没有生命与光明的气息,我想我们不是敌人,所以你问吧。”

    “我欣赏你的态度,”穿暗蓝色长袍的人弯起了嘴角,“不知道老先生在浩瀚之海是什么地位?”

    老者没有隐瞒,如实回答:“教皇。”

    “教皇,”穿暗蓝色长袍的人若有所思地重复了这个称呼,然后说,“我有个朋友叫伊洛安,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智慧教皇抬手打断,老者注视着他,果断且不容反驳地说:“德里科先生,请回吧。”

    “哦?”伯凯特高高翘起了嘴角,声音里透露出隐藏杀意的疯狂,“你最好给我一个有趣的理由。”

    站在他身旁的塔澜羽盯着智慧教皇,缓缓勾勒出一个病态的笑容,她的身上开始浮现黑暗的物质。

    看到这一幕,智慧教皇依然面不改色,他拦住二人面前,清清楚楚地说:“让你离开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服从安排,所以,请回吧。”

    “服从安排?”伯凯特轻抚下巴,别有深意地问,“谁的安排?什么时候的安排?”

    智慧教皇有条不紊地回答:“伊洛安小姐的安排,在你被她送到浩瀚之海的那一天。”

    德里科抢回了身体控制权,略显急切地说:“光明与生命同时对你们出手,其中甚至还有贵族参与,你们相当于孤军奋战,多一个帮手难道不好吗?”

    智慧教皇摇了摇头,“我们知道自己没有胜算,所以不打算牵扯其他人进来,德里科先生,请回吧。”

    “你们要放弃吗?”德里科难以置信地问。

    “不,”智慧教皇坚定有力地说,“没有人能让我们放弃,哪怕是光明与生命的神明也不能。”

    德里科急道:“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可以帮你们,我是柒的朋友,我不能在她所属领域遇害时坐视不理。”

    “德里科先生,你口中的这个人已经死了。”智慧教皇的声音理智而残忍。

    德里科一愣,神情顿时变得黯然,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这时,塔澜羽抓住了他的衣袖,朝智慧教皇说:“那个姐姐这么安排是有什么原因吗?”

    智慧教皇看了塔澜羽,然后转向德里科,轻声说:“她留了句话给你。”

    德里科眼睛一亮,赶忙问:“柒说什么了。”

    见德里科这种反应,智慧教皇不由叹了口气,而后才平静地复述道:

    “德里科,我们不是朋友。”

    轰!

    德里科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整个人僵在原地,仿佛丢了魂魄。

    塔澜羽眼中闪过一道杀意,汇聚黑暗之力的左手即将指向智慧教皇时,却被一只手猛地抓住。

    “德里科哥哥!”塔澜羽赶紧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德里科,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担忧与焦急。

    德里科做个安抚的手势,艰难地说:“我没事,不用担心。”

    不得不承认,自从他死而复生以来,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他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可如今……

    努力克制住险些失控的力量,德里科抬头看向智慧教皇,咬牙问道:“她真这么说吗?”

    智慧教皇语气不改,“是的。”

    “我知道了,”德里科深吸了口气,“我不会踏入浩瀚之海,你去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智慧教皇深深看了眼德里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入了恢宏肃穆的教堂。

    塔澜羽扶着德里科,小心翼翼地问:“德里科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一下,”德里科喘着气,指了指旁边,“能扶我到那里吗?”

    “好!”塔澜羽果断答应下来。

    缓缓坐下的德里科抬手按灭了突然蹿出的冥火,他尽量语气正常地说:“塔澜羽,我有话和伯凯特说,你替我留意周围的动静,可以吗?”

    塔澜羽用力点了点头,“可以!”

    德里科抬手揉了揉她的白色短发,叮嘱道:“就在这里,不要乱跑,有危险了就叫醒我。”

    塔澜羽蹭了蹭德里科的手,微微眯眼,道:“我知道了,德里科哥哥。”

    见塔澜羽答应下来,德里科后靠住墙壁,在脑中勾勒出神隐的轮廓。

    再睁眼,他的灵魂已经进入了永恒不变的黑白雾气中,远方高大的青铜门正静静俯视着他。

    原本混乱的力量与精神在踏足神隐的这一刻,全部恢复了正常,这便是德里科为什么第一时间回到这里的原因。

    “伯凯特,”德里科依然很悲伤,柒的那句话对他的伤害比想象的更大,“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伯凯特嗤笑一声,“她说的没错,我们确实不是朋友,过去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也不是。”

    “那算什么,”德里科自嘲道,“交易对象吗?”

    “过去是交易对象,”伯凯特弯起了嘴角,“现在不是。”

    德里科叹了口气,声音低沉地说:“浩瀚之海不需要我们的帮助,那我们接下来继续调查曼得尼家族吗?”

    “不要,一点也不有趣。”伯凯特果断反对。

    “那你要怎么办?”德里科的情绪猛地爆发了,“人家不需要你帮忙,你还贴上去不成?”

    “冷静点,冷静点,”伯凯特愉悦地说,“今天就成年了,不要表现得像个小孩子。”

    “我很冷静!”

    伯凯特的声音显露出了疯狂,“进不了浩瀚之海,那就守在外面,光明与生命的人来一个杀一个,反正原本就有仇。”

    “可是……”

    “听好了,德里科,”伯凯特忽然正经起来,“我只说一次。”

    “在最初与伊洛安相见的时候,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所以,要想改变和伊洛安之间的关系,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德里科一愣,“改变关系?柒不是死了吗?”

    伯凯特愉悦地笑了起来,“就在刚才,我——”

    “推翻了这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