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同福开始横推武林 > 第69章 刘贤和展堂
    "

    回到自己房间,雷宵放下了大半心事,精神一松懈就罕见的在床上睡着了。等他幽幽然醒来,屋外已是繁星点点,夜幕深沉。

    之前三个月在诸葛小小实验室,雷宵都是以修习内功代替睡眠的,好不容易养成了这个刻苦的习惯,没想到这么快又打破了自己的生物钟。这种时候,他当然没办法再去找金湘玉解惑了。好在金湘玉似乎预料到这个情况,在他拿起茶杯喝水的时候,居然看到对方留下的一张字体娟秀的纸条。、

    上面解释了他通过双修精神壮大太多,导致身体和魂魄不合,最近容易犯困,这是身体在和魂魄互相磨合如同初生的婴儿一样,是正常现象。在没有恢复正常前,最好不要再进行第二次双修。

    纸条上还提醒他,《密宗拙火定》的修炼也可以提上日程了。放着这么一位免费名师,雷宵自然将能拿出来的东西都进行了求教。《密宗拙火定》同样需要耗费时间苦修的功夫,但每修成一轮,就会使得体力、内力翻倍,金湘玉对其的评价也十分高。之前和秘籍中说的一样,建议他等到内功晋级二流感觉难以突破一流的时候再开始修炼。

    只是没想到他在诸葛小小的实验室中将增加内力的丹药像吃糖豆一样嗑了无数,体内积累了海量没有利用的药力,而且还修习成功明妃五蕴禅不仅开辟上丹田还觉醒了心觉。这样一来,《密宗拙火定》的修炼对他来说正是时候。

    一般来说《密宗拙火定》中的三脉七轮是由下至上,从纯真轮开始修炼。因为纯真轮和下丹田重合,比较容易开启。

    而金湘玉建议他反着练,心觉可以帮助他更加轻易的打开灵智轮,上丹田和真觉轮重合,阴阳维脉代表着中脉,反着练从上至下一路畅通无阻,还能提前开始修炼中脉。不然等日后随着明妃五蕴禅修炼精进,灵智轮、真觉轮越来越难以开启。

    这也多亏了明妃五蕴禅这么同出一体的佛门神功已经为他修炼《密宗拙火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不然他也得和苦逼的前辈一样,耗费十几年开启纯真轮,然后慢慢充盈内力,才能让纯真轮变得圆满。

    雷宵从善如流,知道金湘玉暂时肯定不会对他起了异心,毕竟她伤势没有恢复,自己强大才能为她提供更好的庇护。

    盘膝打坐,雷宵开始使用并不熟练的心觉,依照秘籍中记载的方式,感悟灵智轮的存在。或许和睡了一个白天精神亢奋有关,雷宵很清晰的感悟到了灵智轮的存在,只不过接下来打开灵智的过程是个水磨功夫。

    雷宵计划着将每天只要一恢复下丹田内力就用来为傻妞充电,这样顺便可以避免下丹田的内力和横练自身产生的内力冲突。而上丹田的内力与横练产生的内力互不干扰,便用来防身顺便打磨灵智轮。…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未亮雷宵便牵着马离开了住宅。感受着深秋已经带着一丝寒意的夜风,雷宵只觉心中格外平静,未来可期。只要傻妞恢复,他也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执棋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畏首畏尾,被随意指派的棋子。

    骑马赶至城外十里亭,雷宵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刘贤大人。看起模样,倒是像个宽厚的长者,只是不知道具体为人如何。

    雷宵算来的较晚的,此时十里亭已经坐满了人,都是前来送别刘贤的朋友。这些人一个个高冠博带,与刘贤拉着手臂挥泪交谈,似乎见了这面就没下一面一样。

    雷宵主动走到了十里亭外,陪同刘贤上任的主仆一行。不愧是大族子弟,家世渊源,陪同刘贤上任的主仆全部计算在内,有十二个人。外加雷宵和展红绫两位六扇门的捕头捕快,以及两个锦衣卫的小旗总旗,共计十六人。

    主人有三位,分别是刘贤、夫人马氏,以及刘贤十二岁的独子刘岑。仆人有九位,老管家、厨娘、马夫、两个丫鬟、三个护卫。

    此外,还有一个干瘦精明的中年人,是刘贤的幕宾,相当于出谋划策的师爷,跟随刘贤多年,名叫孔延辉。

    雷宵和展红绫刚叙说了几句话,就见那个高高瘦瘦的锦衣卫总旗一脸微笑的走了过来。

    “绫妹,这位小哥看着面生,是你属下么?”

    听着那锦衣卫总旗对展红绫的称呼,雷宵愣了愣,这人不会是展堂吧。

    “别靠近我!”

    展红绫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尖叫了一声躲到雷宵身后。

    “绫妹,你还是这样~”

    展堂幽怨的看着展红绫,神情黯然的后退几步,缓缓说道。

    “你、你别想打他的注意,不然我就告诉大伯!”

    展红绫从雷宵身后露出脑袋,紧张的说道。

    “绫妹,你要明白,爱是没有界限的。这位小哥看你的目光中并没有爱意,就算勉强也不会幸福的。追风神捕才适合你,家里面也希望你嫁给追风神捕。”展堂开口劝说道。

    展堂的话让雷宵神情忍不住一阵抽搐,这尼玛究竟是什么鬼。这个展堂看起来像个神经病一样,但是书里面明明记载的他武功虽然不如白展堂,但也算足智多谋,和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沾边。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自己不都喜欢~”

    展红绫说道最后看了看四周,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硬吞了回去。

    “好吧,绫妹,咱们相随一路,有的是时间让你改变对我的看法。”

    展堂说完便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头雾水的雷宵和表情尴尬的展红绫。

    “展捕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那我锦衣卫是你亲戚?”雷宵在展堂离开后,忍不住发问。

    “他是我表哥,叫做展堂。可能因为大伯忙于公务,他母亲又因病早逝,表哥从小是被三个姐姐带大的,所以有些不一样。来京城前他便喜欢和家中的俊俏小厮抵足而眠,后来我和他一同来到京城,偶然发现,他......他喜欢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