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毒妃为将君侍侧 > 第一五四章 秘密家庭(下)
    小坏原名冯怀,是个野孩子。

    父母早亡,先前跟着一位游医生活。

    游医年纪大了,腿脚不利落、眼睛也坏了。冯怀机灵,听他吩咐写方子,甚至还跟人学了些拳脚。游医乐观和善,辗转乡间,为人诊些小病。得了钱、换些酒菜,爷孙俩临桑而卧、对月当歌。没觉得日子多苦。

    两年前,老医者去世了。

    冯怀用他留下的行头置了棺材,又用前来答谢之人给的银子将老人厚葬在印芍城外。自己从此无所依傍,便也留在印芍。

    刚开始他想做个帮工,奈何年纪太小,店家见他可怜只给些吃食,却无人留他。正逢西齐王薨,新王施恩天下,临印芍送别先帝时颁一旨:印芍城,年不满十二、无父母者,可领救济。

    小男孩当天便闻讯前去,却被告知,爹娘至少一方落户印芍城的稚童才能申领。冯怀心里啐一口,心道都有爹娘落户,还怕没个亲戚?这法令不知为谁定的!

    想来想去,带着官府门前、负责登记的官吏自掏腰包买给他的干粮,来到游医坟前,心想就此告别。不料,前夜大雨,碎石滚落,竟将老人的碑位给砸断了。

    冯怀气恨,放下干馒头,想着如何补救,却见翻新的泥土内伸出一只手来!

    老郎中一生游历,所遇神祇怪象、人心善恶之事不胜枚举。每每夜里冯怀故意吵闹不眠,就是为了听他讲故事。一时间,所有红鬼绿怪涌上男孩心头,“哇”得一声,拔腿就跑。

    谁知背后那只手,却发出人声,声音微弱:

    “救救我。”

    冯怀一个犹豫都没有,一口气直接蹿下山。心道话本里强调再三,这种时候千万别好奇、别回头!

    可后来越想越不对:若真是个活人可怎么办?

    已是黄昏。天暗下来了,下起小雨。冯怀用尽全力才将小女孩从泥浆乱石中拽出来,自己也累得只剩下半条命。

    “喂!醒醒啊!你是谁呀?你住哪?我该找谁救你?”

    ————

    荃姑姑与丈夫没有孩子。

    两口子居住在印芍城外,种些庄稼、做些面点,日子不咸不淡,却也不差。

    两年前,先王驾崩。王陵驻军招大量劳力,荃姑姑的男人便去应征,为军队做些木活杂役。西齐军军规严明,待帮工之人宽和,不仅不拖欠工钱,有时厨房多做些油饼还会分给他们。两口子很满意。

    一日,男人照常去工作。傍晚回到家时,却神色怪异:全身发寒,整个人直勾勾地盯着一处,问什么也不答,连晚饭都没吃就蒙上头脸上了床。

    快入夜,有人敲门。

    荃姑姑想,定是邻家的鳏夫来托自己照顾孩子的。

    这人说也可怜,年纪轻轻娘子突染病,留下个孩子撒手人寰;说也可恨,他在军中饲马没存下些钱,夜夜与狐朋狗友酗酒。每回还诓说是去探访嫁来邻村的姐姐。大晚上的,探什么亲?

    荃姑姑知道这是打幌子,却不拆穿,因为自己与他家故去的娘子相处融洽,更因为这鳏夫提过,若是在军中干得好,可以留下,之后便能入籍印芍城。而他说他能帮上忙。

    打开门,与所思不同。

    门外,不止邻人和他怀中熟睡的孩子,他们身前还站着一个穿胄甲的士兵。

    士兵规矩行礼却是秉公办事的语气:“今日军中设宴,请所有将士工匠同饮。还请夫人去叫一声。”

    荃姑姑探出头,往外一看,外头黑透了,风声大作,像是要落雨。

    “现在去?”

    “现在。”

    士兵客气却又坚定。

    荃姑姑看见邻家鳏夫朝她点点头:他也是要同去的。于是向官兵回礼,又从邻人手中抱过孩子安置好,再去推自己男人。

    “醒醒,叫你们喝酒去呢!”

    一推,不动。荃姑姑便将盖在男人脸上的棉衣扯下来。这一拉扯,吓了一跳:男人布满血丝的大眼珠子望着天。

    他压根没睡。缓缓站起身,任由妻子责怪,一句多的解释都没说,跟着官兵离开了家。

    荃姑姑站在门口望。

    士兵又接连敲开了好几户的门,宴请的都是近来在王陵军工作的男人。

    田埂上,所有男人排成一列缓缓前行。红彤彤的烛火在风中摇摇曳曳,引出这么长长的一队。掌灯的官兵走在最前,接着,人跟着人,影子牵着影子。没有人说话,所有头颅都隐在黑夜里。

    荃姑姑打了个寒颤,关上了门,哆哆嗦嗦睡下。不多时,屋子里传来鼾声。

    她身边,小孩听见鼾声,张开眼睛,轻手轻脚爬下了卧榻。

    ————

    再见时,已是两日后。

    冯怀拖着半死不活、全身泥血的孩子来到荃姑姑面前时,妇人险些没有认出这是谁!这时,荃姑姑刚得到丈夫与邻人同时遇难的讯息,想起那日鬼魅般排成一队的一众人,天旋地转。

    不久,便有人前来寻找这个绝膑未亡的女孩。幸运又不幸的是,小孩年纪太小,除了这条路,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之后,荃姑姑为小女孩重新取了名字,搬了家。而因为小乖的原因,来到这个“重组”家庭的人,还有冯怀。

    “两位是为孩子安危考量,问及至此,足见是好人,我亦将一起切据实相告!我们一家三口只是普通人,什么都不知道,只想好好活下去!还请两位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莫将这些与外人道!”

    荃姑姑说完,“噗通”一声竟跪下去。

    “姑姑!”

    两个孩子在荃姑姑左右,想要搀扶她起来,却被按住:“快!求求恩人!”

    “荃夫人不必如此!我们不是……”秦苍说着便要上前搀扶地上的人,却被陆歇拽住。

    “荃夫人,不瞒你说,近日印芍城中命案或许与小乖的过往有所牵涉。”陆歇不顾面前人惊讶,继续道:“另外,我想将两个孩子带回家中,找医者为小乖诊治,明日再将他们送回来。我夫人的发钗尚在冯怀手中,今日送给荃夫人。以后若有什么事,荃夫人可带着发钗,送至西北城外我院中,便有人能帮你。不知荃夫人可能允?”

    男人语气冰冷,睥睨地上三人,虽是问句却不容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