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朕就是暴君 > 第185章 我给你打,不要打她!(求订阅三更)
    “就在他面前打你!”



    许雄霸掐着白素洁的脖子,话语嚣张,说话间看向四周,没人敢与他对视。



    或者说,这种情况下,没人想为自己招惹麻烦。



    毕竟这许雄霸明显已经喝多,这时候招惹他,被打都没法去说理。



    至于这里的鸨母和鸨公,虽然背后有些背景,但许雄霸显然是属于他们压制不了的那类人,一时间,是说也不是,过去也不是。



    许雄霸挑衅的看了剑十三一眼。



    随即,另一只手高高抬起,目测是要甩巴掌下去了。



    这一巴掌甩下去,以白素洁这娇弱的身子,恐怕会直接被抽的脸都肿起。



    一些人均都摇头感慨,这许雄霸,也太不知怜香惜玉了啊。



    这样的美人,竟然真的打。



    林重眼睛一眯,按照他的性子,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但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也不会看着这种事发生。



    不过他没有准备动手,因为他注意到,剑十三双手青筋暴起。



    两边的太阳穴微微凸起,这显然是运功的标志。



    嗖!



    许雄霸一巴掌甩了下去。



    就在这时,剑十三也动了,几乎只是一阵风,忽然抓住许雄霸的手。



    “嗯?”许雄霸扭头:“跑的还挺快,怎么?今天也要被我打一顿吗?告诉你,这次我可不会轻饶你。”



    说话间。



    许雄霸的一群小弟纷纷站了起来,看向剑十三。



    显然。



    剑十三要是敢有下一步动作,这群人绝对群起攻之。



    许雄霸显然对自己有信心,他微微一笑:“你们都退下,一个小瘪三罢了,我能解决。”



    说完,许雄霸挑衅:“阿剑,给我放手。”



    “我给你打,不要打她。”剑十三言简意赅。



    他在忍!



    他不想再参与江湖中的事情!



    “哈哈哈,打你?今天你们两个我都要揍。”



    “不要逼我。”剑十三额头上的青筋越发狰狞,手上的力道,也情不自禁开始加大。



    “还敢跟我耍狠!”



    发现不对劲,许雄霸眉头一皱,他在剑十三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性的力量。



    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然在一个低贱的下人面前,感受到害怕。



    身为这里的一把,许雄霸在这种时刻,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我没有和你耍狠,我在和你讲道理,我说过,不要……逼我!”剑十三肃然。



    “找死!”



    许雄霸脸上挂不住了,一脚先朝着白素洁踢去。



    剑十三叹了一口气,还是要动手了。



    他用力一捏,许雄霸只觉得手上忽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痛。



    ‘这小子手上劲道好大!’



    心念一想,许雄霸便疼的想要叫唤起来。



    而后,剑十三内气一震,用力一甩,直接将许雄霸甩了出去。



    “砰!”



    许雄霸的身子砸在墙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身旁的一群小弟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玛德,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狠狠地打!”



    许雄霸怒吼,瞬间,一群人挥拳而来。



    剑十三握拳,朝着一个人迎拳而上。



    “砰。”



    这一拳,砸的一个小弟握着自己拳头嗷嗷叫。



    剑十三虽然不是修炼拳法的,但他内气实力摆在那里,真的动起手来,这些人哪里会是对手。



    剑十三动作继续,他的身体极为灵巧,这里出拳,那里出脚,敌人雨点般的攻击,硬是没打到他的身上。



    也就是几息的功夫,一群人便被打倒在地,一个个哀嚎不已。



    所有人都惊呆了!



    傻呼呼的阿剑,竟然这么厉害,把一群人打倒了。



    “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许雄霸还在放狠话。



    说着话,许雄霸一瘸一拐的被人搀扶着,离开了这里。



    “哎呀,糟糕了,阿剑啊,我知道你力气大,但是,但是你怎么打他啊。”



    鸨母一下子急了。



    “鸨母,阿剑也是为了我,你就不要骂他了。”白素洁过来说道。



    “哎,我知道,可是,可是那可是许雄霸。”



    “我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过来,我会处理。”



    剑十三冷声道。



    “你说得好听,怎么解决?”



    “我有我的办法。”



    剑十三握着拳头。



    “要不我们走吧。”白素洁看着鸨母,突然跪下:“鸨母,你让我们走吧,这些日子,我存了不少银子,我可以都给你,鸨母,你让我们走,我们保证,这件事我们自己解决。”



    鸨母怒视着白素洁,呵斥喊道:“你啊,真不知道看上了这小子什么,你说你自己解决,你拿什么解决?啊?”



    “我可以想办法。”



    “别想了,我知道你存了多少银子,告诉你,不够,就是够,今天你给我惹了这么大麻烦,也不能走,万一许家迁怒我,那我怎么办?”



    鸨母的担心不无道理,许家嚣张霸道,他们哪里敢招惹?



    剑十三道:“别说了,我不会走,但是让白素洁走。”



    “不,阿剑,我跟着你。”



    这两人,还真是有意思呢。



    林重笑了,手拿着折扇,走了出去。



    “啪!”



    林重将折扇一收,“二位不必着急,有我在,待会会帮你说,量他们许家也不会敢说什么?”



    “嗯?”



    众人均都好奇看来。



    剑十三拱手:“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我姓林,名字就不说了,总之你们这件事,我来管。”



    剑十三无奈摇头:“想必兄台家里是有势力的,不过眼下这些事,因我而起,兄台的好意,我心领了。”



    “这好意,不是说你能领就领的,刚刚我观你会武功,武功不错,可你可知道,你能离开,一走了之,但这里的其他人呢?难不成,你想白素洁小姐,也跟着你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



    “她可以不跟着我。”



    “哈哈哈。”林重又笑了:“你信不信,你现在抛弃她,明天她的尸体就被扔到边上的河里。”



    剑十三:“…………”



    这时候,剑十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重继续道:“我走南闯北多年,看得出,兄台你是有担当的人,之所以逃避一些江湖上的事,想必是有自己原因,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做什么,只是单纯的想管一管这件事罢了。”



    听到不要求自己做什么,剑十三深深看了林重一眼。



    “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



    “不用你管,你看着就可以,等事情结束,二位去我府上住几天,到时候等风平浪静,你们再离去也不迟。”



    “去你府上?”剑十三皱眉。



    “呵呵,别担心,我是看你们二人身上没银子,你出门在外没事,可这位姑娘呢?难不成,也像你一样露宿街头?”



    林重的话,等于是把这两人看作了一对。



    闻言。



    白素洁俏脸微红,不好意思的看了剑十三一眼。



    剑十三无奈的也看了白素洁一眼,最终,微微点头。



    “好了,大家都坐着吧,我们等许家过来即可。”



    林重压压手,示意诸位看官落座。



    此刻,过来看好戏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刚刚进屋的人听到发生的事情,均都好奇打量林重。



    这位爷什么来头。



    竟然连许家都不怕,看他待会怎么死。



    很多人都已经准备,坐看林重待会怎么倒霉。



    而鸨母,也是连忙打眼色,安排一些手下守住门口,以免剑十三突然逃跑。



    倒不是说她势力,这年头,有些人确实是惹不起的。



    鸨母和他们非亲非故,他们惹了麻烦,那就自己解决。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整个大堂的人现在都在窃窃私语,也没人有心思喝花酒了,大家都等着许家人过来。



    片刻后,外面来了一大群人。



    “竟然连知府的捕快都过来了。”有人惊呼,对许家的势力更加感到敬畏。



    “听闻,这许家和知府的关系很不错,此次许雄霸被打,看来事情也被知府知道了,所以派来捕快。”



    “这伙人倒霉了,有官府的人介入,要难过了。”



    众人议论纷纷,白素洁脸色越发苍白。



    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向来最是敬畏官府,此刻听到周围人这么说,她感到害怕。



    剑十三依旧面色不变。



    他能不动手最好,但那些人若是真的动手,那他只能再次进入江湖……



    想到这,剑十三情不自禁朝林重那边看去。



    对于林重的身份,剑十三十分奇怪。



    这个男子,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但是身上又没有江湖人的那种感觉。



    也就是说,并不是江湖人。



    那他有什么底气,帮他解决眼下情况?



    门口处,捕快跟着许雄霸一行人走了进来。



    除了数十个捕快,还有许雄霸一群许家府丁,这群人一个个如同饿狼,一进来,一些人连忙避退。



    “就是他。”许雄霸指着剑十三:“张捕头,就是他打的我等。”



    张捕头点点头,他也知道许雄霸德行,估摸着又是争风吃醋,引起了斗殴。



    本来这种事他不想管,可谁让知府大人吩咐他呢?



    刚刚许雄霸回家诉苦,知府大人正在许家坐客,于是就让他过来了。



    张捕头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朝剑十三问道:“你叫什么?”



    “阿剑。”



    “嘿,他叫傻乎乎的阿剑。”许雄霸说道。



    张捕头蹙眉:“阿剑是吧,有人报案,你无故打人,现在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说道说道吧。”



    剑十三抬头,说道:“这里这么多人刚刚都看到了,是他们先打人的,你不抓他们,却要抓我,怎么有这种道理?”



    “笑话!”张捕头还没说话呢,许雄霸冷笑:“这里谁看的我打人了,是你先动手的,鸨母,对不对?”



    鸨母脸色尴尬,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而后,许雄霸看向其他客人,“谁还看到了我动手?”



    没人说话。



    就许雄霸这个威胁的态度,谁人敢说个‘不’字?



    许雄霸得意洋洋,看向剑十三:“傻乎乎的阿剑,你还真是傻乎乎啊,看到没,是你们,先动手的。”



    剑十三神色动容,这就是当今的世道啊。



    张捕头不想再浪费时间,正欲让手下抓人。



    但这时候,一个清脆声音传来:“我看到,是许雄霸和他的狗腿子,先动手的。”



    “嗯?谁?”许雄霸回头,说话的自然是林重。



    林重这次出来,并没有易容。



    毕竟此行出来,就是要和剑十三熟悉一下的。



    反正在这樊城,也没什么人认识他。



    众人回头,当张捕头看到林重之后,他直接呆住。



    之前他陪着知府和宋常大人,可是近距离接触过林重的,所以一下子认出。



    竟然……竟然是……



    “咕噜!”张捕头咽了一口口水,冷汗直接浸湿了衣裳。



    可惜,许雄霸还没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他神色异常嚣张:“你算什么东西,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啪!”



    让人意外的是,张捕头扭头就是一巴掌朝许雄霸甩去:“大胆!”



    众人:“…………”



    许雄霸捂着脸,满脸懵逼:“张捕头,你……”



    张捕头没搭理他,他当即朝林重跪下:“参见皇上!”



    “什么,他是皇上?”



    “嘶嘶嘶……”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许雄霸也是直接懵逼。



    皇上,面前的人竟然是皇上,这次完了。



    他刚刚竟然在骂皇上。



    “张捕头,又见面了,刚刚朕看到这小子和他的狗腿子,欺压良善,无辜殴打他人,你知道如何做了吧?”林重淡淡道。



    “小的知道。”张捕头一挥手:“把这群人抓起来。”



    形势眨眼间发生了变化,一瞬间的功夫,许雄霸和他的手下被抓了起来。



    一群人慌了,大喊冤枉。



    这时候,店里的其他人次反应过来。



    之前服侍过林重的两个女子连忙跪下:“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整个香飘飘勾栏院里的人,齐齐跪下。



    “朕今日是过来听曲,顺便看看这里风土人情,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大家不用惊慌,平身吧。”



    林重语气平淡,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好平易近人啊。



    很快,许雄霸等人被带走。



    剑十三被白素洁拉着过来,“谢皇上解围。”



    “不必多谢,朕也是看阿剑应该是个练武高手,所以起了爱才之心。”林重笑了笑:“好了,二位要不去宋府一叙,如何?”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