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猎手往往以老头的形象出现
    任由来势汹汹的水流如何灌注,那些湖泊上乌篷船犹如一只矗立在海底的神针一般巍峨不动。

    徐龙已经感到了自己留下的湮灭之力就在湖泊中的一艘乌篷船上,他看着船头的荷女,想起之前在卧舱里静谧地氛围里发出一阵一阵的响声。

    破界之刃无声而动!

    徐龙才不管这些荷女是不是无辜躺枪者,他只知道在乌篷船上有一种东西可以隔绝他的湮灭之力。

    荷女们似乎也发现了在空中的徐龙,感受到威势后,但她们并没有慌忙躲避进舱里,而是就站在船头,齐齐的唱着一种听不懂的俚语歌谣。

    湖泊上聚拢的风将歌谣的声音吹向四方,那股幽长的哀凄浓厚的像一个陈梦,在经历了无尽的岁月后积累了无数话语,如今都凝结在歌谣里孤独的唱给未亡人听取。

    “果然有蹊跷!”

    耳边隐隐响起的俚语歌谣让人不知不觉的感到哀愁,静听之下心神竟有些失守的迹象。

    徐龙自是合体境界的大修士,他的不灭意志简直堪比圣人,拥有极其坚固的灵魂和躯体,对这股俚语歌谣对他尚有些干扰。

    这简直是蹊跷他妈妈给蹊跷开门一一蹊跷到家了。

    拥有不灭意志的徐龙竟感受到自己受此干扰,他回忆起应该是早前在滨河上没有防备之心听取了荷女的歌谣,那歌谣一直隐隐停留在耳侧,这下一发作,果然是魔障之音。

    不灭意志是他的大倚仗,但不会如此脆弱,禁守心神,歌谣的作用渐渐小了一些。

    徐龙再顾不得怜香惜玉,内心杀机涌现,破界之刃带着一股腥风朝着湖泊中的荷女们飞掠而去。

    在半空中分化成数十把破界之刃,纷纷锁定了目标,在徐龙的催动下尾部划出一连串的音爆声,瞬间犹如流行坠海一般将水天之间照耀的如同极昼。

    荷女们眼见来势并未恐惧,破界之刃将至眼前时一股浪花徒然卷起,破界之刃蓄积的恐怖的力道转瞬即逝。

    徐龙看着湖泊中翻江倒海一般,而那些乌篷船还是巍峨矗立,他直接催起破界之刃撕裂了浪花朵朵,数十把剑光流转,卷起滔天水浪竟有金铁交鸣之声显现。

    “你要玩浪,我比你更浪,小爷我从小划船不用桨,全靠浪!”

    破界之刃再次端起,长长的剑芒狰狞四射,舞动着斩向巨浪,巨浪和剑芒猛烈相抗,剑芒锋刃不减,带着水汽直直地朝下方斩去。

    被劈断的浪潮大势已去,原本拧成一股的巨浪顷刻之间瓦解,在半空中瞬间散作点点雨滴,湖泊里好似下了一场倾盆大雨。

    破界之刃暴起的剑芒去势更汹,浪花散作的水滴自动避开其锋,在剑芒三尺外便被蒸发殆尽,携雷贯雨透过巨浪后只一瞬间便取得荷女项上人头!

    破界之刃所过之处巨浪散作的雨滴纷纷避让,耳边隐隐的俚语歌谣戛然而止!

    雨滴散尽,荷女尸体上的衣服未被一滴雨水打湿!

    徐龙看着破界之刃将荷女斩杀不由得冷笑一声。此时耳边隐隐的歌谣终于停止,他望着稍稍平静的湖面,用意志探出,查找着乌篷船上的坐标。

    到现在他已经通过湮灭之力极其特殊的能量感受到了清晰的坐标,就在湖泊的其中一条乌篷船上,他从天空朝湖泊中的乌篷船掠去。

    或许是徐龙俯冲而下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湖面上的水竟然开始倒退起来,宽阔的水面上一排波涛迎着徐龙极速倒退着。

    徐龙见状马上将意志探出,他虽说并不惧怕这巨浪,但也从未对这湖泊和乌篷船放下戒备。

    水中一片漆黑,连排的波涛迎面倒退后迅速积累起庞大的气势,四周的湖水不断聚集在一起,徐龙召回破界之刃在身前做抵御姿态。

    意志探查过水中,没有多注意波涛的集结,脚下反而加速向湖中的乌篷船而去,仿佛在乌篷船上才是关键所在!

    四周的波涛极速后撤行成了一排巨大的浪潮,在惯性力的作用下猛然拔高到数百米,犹如一道浪潮组成的墙壁,而徐龙方才用破界之刃试过,这堵巨浪墙壁有多么坚硬。

    此时湖面上风云激荡,数百米的波涛向后不断翻涌,由此引发的惯性力不断增大,只要达到一个峰值,那如山岳一般的波涛便会轰然溃塌。

    而徐龙飞身掠来正在浪潮底部!

    “有点意思啊,这是用了法则手段了?”

    波涛集结的更加凶猛,湖泊岸边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泥沙显露出来,这是湖中心聚集的波涛吸纳了极多的湖水导致湖泊水位下降。

    徐龙看向波涛的顶部,那些乌篷船真如神针一般矗立,任由波涛汹涌,它自巍峨不动!

    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是现在!

    破界之刃剑光大盛,先前的数十把剑光合成一道,而后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天而起!

    而湖中波涛此时也已经蓄力完毕,数百米的波涛随着惯性力的增加,轰然崩塌,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朝着徐龙而来。

    徐龙只感觉这湖中的波涛无风而起,一瞬间崩塌的气势确实有几分海啸山崩的景象。

    “轰……”

    剑光和水光交柔,空气中破界之刃冲击的剑鸣和波涛崩溃的怒啸一霎炸响!

    山陵崩塌,翻海滔底的气势在一方世界中尽显,破界之刃带着徐龙冲开数百米厚的波涛,随着惯性力崩塌的波涛轰然撞击在湖面上。

    湖底堆积的泥沙不知有几多岁月不见天日,这一剧烈的冲击瞬间撕裂了湖底堆积的泥沙,这让原本澄清碧绿的水质一时间变得无比浑浊,原本暴跌的水位徒然暴涨,滚滚地波涛席卷了岸边的草木。

    先前波涛之上的乌篷船在破界之刃的贯穿下全部碎裂,如今滚滚地湖面上只剩下一艘乌篷船。

    徐龙看向乌篷船的尾部,一个戴斗笠穿蓑衣,毫不起眼的老渔父手握着橹梢。

    他佝偻着腰让人看不清面容,因为常年在水上劳作布满褶皱的皮肤已经和蓑衣一个颜色。

    就是这样毫不起眼的一个人在破界之刃的剑芒下毫发无损!

    四周滚滚地浪潮再次向老渔父聚集,徐龙收回探出的意志,他看到隐藏在荷女后面的老渔父后突然想到:

    少林寺的扫地僧!

    丐帮的八代长老!

    株洲城湖泊中的老渔父!

    真正的猎手往往以老头的形象出现!

    徐龙不由得瞳孔微微一缩。

    意志再次探出,发现老头……哦不!是老渔父的周围浪潮再次迅速集结。

    汹涌地浪潮聚拢后开始逆时针转动,此刻湖面上像是被人为的攥出一个深洞,幽森的洞口中心一片漆黑,

    水浪不停在旋转着,而老渔父操持着乌篷船矗立于深洞边缘。

    徐龙也意识到了此时的处境有些危险,他看着水浪聚集起来的窟窿旋转后变成深洞,而水浪卷入入的东西全部破碎,他毫不怀疑洞口吞噬的一切物体都将粉碎,甚至连灵魂都将会彻底湮灭。

    “轰……”

    似乎从远古的尘埃里召唤出一尊圣物,徐龙背后一张阵图慢慢显现,阵图里九颗星辰在法力的催动下不断转动,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气息涌现。

    碧落天星阵图!

    这几乎是徐龙最大的倚仗,在见过老渔父用法则控水的本领后他毫不犹豫地召唤出了阵图。

    看着九孔星辰在徐徐转动,心里顿时充满了力量!

    老渔父能感受到徐龙背后阵图的恐怖气息,他还未等徐龙出手,船下的深洞猛然立起,一声水云间的怒啸,一条长长的水龙卷张开森然大口向徐龙而去。

    那深洞中不断旋转的巨浪就像大口中一颗颗狰狞的牙齿,势要吞噬搅碎一切物体。

    “封!”

    徐龙立于浪潮之上看着来势汹汹地水龙卷巍峨不动,身后的阵图随着意志发动了封禁破灭。

    话音刚落,水龙卷庞大的威势顿时一滞!

    天地间一种自行运转的气机蓦然被强行停止,隐藏在斗笠下老渔父的脸上不由得写满了震惊,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趁此机会,破界之刃带着汹涌地湮灭之力直取乌篷船,剑光飞速一闪,空气中顿时蒸发掉无数水蒸汽,在老渔父面前被一道水龙卷吐出的巨浪挡住。

    徐龙见此大惊,这老渔父在阵图的封禁下还能驱使浪潮?此刻破界之刃受阻,他马上用意志探查发现:

    老渔父的周身带着法则之力!

    法则绝非一般修士能够修习,也觉不可能在天地间将法则如臂使指一般,难道这是一方小世界?

    阵图封禁只是一时,徐龙来不及多想,体内法力疯狂涌出,背后阵图上的星辰加速旋转。

    “万流归宗!”

    “灵气轰炸!”

    心念一动,阵图上一股磅礴之力喷出,湖泊四周的灵气蜂蛹而来,在徐龙身前形成一道极为厚重的灵气领域。

    老渔父已经见过徐龙背后阵图的种种古怪,此刻再次看见四周灵气强烈波动,震惊之下的他再次催动水浪。

    只见原本就高耸的水龙卷在老渔父的催动下,犹如旱地拔葱一般猛然竖起!

    水龙卷聚起湖泊中所有的水流,连灌注进湖泊的大河也被吸纳,一时间水龙卷高耸入云,威势无二,大有将天地掩盖的气势,老渔父的乌篷船立在云霄之上,携带着风雷冲向徐龙。

    徐龙此刻立在湖泊中,背后阵图催动下庞多的灵气汇聚在一起。

    轰轰轰!

    灵气轰炸与水龙卷相撞,四周灵气波动和水汽波动甚至影响到了这一方世界的运行。

    徐龙脸色苍白,被这股气流震退了一些,而水龙卷之上的老渔父则看不清情况,只是现在的水龙卷威势已经微弱许多。

    就是现在!

    水龙卷气势突降,破界之刃再次催动,湖泊中爆起一声剑鸣,一道剑光划破扭曲的空间壁垒,直取云霄之上的老渔父!

    徐龙在下面没有停止对水龙卷的狂轰滥炸,他可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股沟通天地的威势,这绝对是一个小世界拥有的法则之力!

    但一切力量在湮灭之力下都将化作飞灰!

    破界之刃携带着湮灭之力猛然劈开在老渔父身前的水浪墙壁,老渔父已然领教过湮灭之力的厉害,现在只能选择用水浪阻挡,希望无尽的水浪可以卸掉破界之刃的气势。

    但破界之刃上带着的可是湮灭之力,老渔父必须要用超过数十倍的法则力量来阻挡,而被湮灭之力附着的水域全部消散,这就是其恐怖的地方。

    老渔父感受着水龙卷的威势逐渐下降,斗笠下的脸不由得渐渐苍白。

    “该结束了!”

    徐龙身前聚起一道铁幕,直冲云霄,现在老渔父的精力都在破界之刃上,而水龙卷又被灵气轰炸的威势大减,铁幕已经可以抵御其席卷之力。

    徐龙冲向云霄,灵气轰炸更加激烈,四周的空间壁垒已经出现破碎的迹象。

    嗡!

    破界之刃剑光大盛,带着无尽的威势劈开阻挡!

    老渔父,卒!

    而高耸入云的水龙卷顿时停止转动,那轰隆隆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有些苍白的徐龙看向乌篷船上,不由得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轰!

    就在此时,变故徒生!

    原本高耸入云的水龙卷像是被什么重物压垮,直接从半腰折断,数不尽的水浪化作水流崩溃落下,而此刻周围传来一股剧烈的灵压。

    忽然,徐龙看向水龙卷上的乌篷船,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踪迹,他并不慌忙,阵图运转:

    “巨像法身!”

    一道庞大的法身在徐龙头顶瞬间凝结。

    嘭!

    刚刚凝结的庞大法身便与天空中某个物体相撞,二者撞击在一起没有嘛发出巨大的声响,只听见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半空中的徐龙法身如一发出膛炮弹,以极快的速度,顿时被压入湖泊中。

    巨大的法身坠落湖泊,湖泊中的水沸腾起来,顿时自动向两边分开,这一坠直接浸在了湖底淤泥中。

    而云霄中那股巨大的灵压却突然消散!

    “哼!早提防着你,想走?给我留下!封!”

    话音刚落,背后的阵图再次将天空锁定,一道巨大的身影蓦然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