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偏执大佬的小可怜 > 番外7
    凌瑞和凌恕一早就在商量下周一要呈现的方案,两人还是有些意见不同

    “叩叩叩。”

    “两位少爷...”

    高行和顾衍奉命提着夫人亲手做的早餐前来

    会议室里,凌瑞和凌恕似有争执,气氛不是特别好

    “我不吃,拿出去!”凌瑞正在火头上,他继续刚才的话题,“??你不觉得你的方案偏离了我们的主题吗?”

    凌恕虽然语气不凶可态度也一样不好,“现在是卖楼,是营销,主题有那么重要?”

    “我们售楼当然要向客户传递我们的理念,这次的楼盘主推的是绿色生态化和数字一体化相融,针对的是社会中层以上的白领人群,为的是构造商务人士的活动圈,可你的方案完全是为了卖而卖,全是营销手段,吹捧周边配套,你违背了我们开发设计的构想!”凌瑞猛地一掌拍在桌上

    凌恕不以为然,冷冷的笑着,“我的哥哥,你是不是受那几个设计师的影响太大了,你我可都是唯物主义者,我们作为生意人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收益,怎么得到最大的收益。”

    凌恕双手撑着桌面,“??是客户选我们,不是我们选客户,现在的市场就是看这些...”

    凌瑞一怒之下甩手就把桌上放着的早餐打翻在地,“??凌氏早就不是为了挣钱而挣钱了,我们要打造有想法,有意义的生活圈。”

    凌恕一手撑着桌子也站了起来,同样打翻了放在他面前的早餐,“??我的方案怎么就没意义了,你才是空架子,天马行空,只有想法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高行和顾衍包括在场众人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劝阻

    “二位少爷...”陈非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他看了看被打翻一地的粥食,“? ?我让人来清理一下,大家也休息一下吧…”

    陈非代表着凌颂,他适时的进来缓和了场面,在所有人看来就是凌颂让他来的

    众人都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只剩下凌瑞,凌恕和顾衍,高行

    凌瑞和凌恕纷纷坐下,调解了下绪

    陈非看两人情绪缓和,“??老板请二位少爷去一趟。”

    凌瑞和凌恕抬头,两人不约而同望向了办公室里的摄像头

    陈非微笑着,保持着恭敬,“??二位少爷,老板在等。”

    陈非把两人带进凌颂的办公室后就出来了,他塞上耳机,闭着眼睛,享受着闲暇

    凌瑞和凌恕站在凌颂的面前,他们对凌颂都太了解了,凌颂的眼神和表情都在告诉他们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你们可真是长本事了…”凌颂每个字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愤怒的程度不言而喻

    凌瑞和凌恕自知做的不对,都低下头听训

    “还以为你们在国外有些长进,有些阅历了,去了这么多年就学会这些!”凌颂的怒吼回荡在两人心中

    凌颂愤怒的瞪着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你们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做!”…

    “出去!”

    陈非看到两人这么快就出来还有些意外,他拿下耳机送两人到电梯口,“??二位少爷不妨想想,老板最在意什么?”

    陈非善意的提醒着二人凌颂的心意

    “爸最在意什么?”凌恕小声嘀咕着,“除了妈妈,还能在意什么...”

    凌瑞也想不明白,他们争论方案和随言搭不上关系,可除了随言,也没有什么是凌颂在乎的了

    因为凌颂的痛斥,两人下午又开了个会,没了上午的剑拔弩张和互不相让,两人都同意各自退一步再修改方案后协调

    凌瑞和凌恕仍然没有按下班时间回家,相反随言下午去凌氏的时候还听到了关于他们上午在会议室争执的议论,说他们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还砸了东西,最后因为吵得太厉害被凌颂叫过去了

    随言在凌氏楼下坐了会儿就走了,她有着压抑和憋闷

    随言开着车来到了宋远驰家里,宋远驰还没下班,随言便独自在院子里劳作

    宋远驰回来的时候随言坐在院里的秋千上发呆,满脸的心事

    “怎么来了也没说一声?”宋远驰放下车钥匙走到随言面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洒在随言身上的夕阳

    随言,“也没什么事,我就过来帮你施施肥。”

    宋远驰默默无言的坐到了随言身边,他支撑着双腿,一上一下地晃动着秋千,随言缩起双腿随着秋千的摆荡晃悠着

    两人就这样无声的坐到了夜的到来,宋远驰脱下了外套披在随言身上,“??送你回去。”

    随言没有说话

    “和阿颂吵架了?”宋远驰问

    随言摇摇头,整个人埋在宋远驰宽大的西装外套里,“??哥,你为什么和你哥哥关系不好啊?”

    宋远驰一愣,随即想到了凌瑞和凌恕,“??这才共事几天他们闹矛盾了?”

    随言嘟着嘴,点头,很烦恼的样子

    “我和我哥都要强,我们性格不合,脾气不合,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经常为了一件事争执不下,他有他的理我有我的,时间久了...你说这关系能好吗?”宋远驰也是头一回说起他和宋安驰,两人都是倔强的牛脾气,谁都不肯让,一件两件...,时间长了,积压的就越来越多

    “可有事的时候,我们还是会互相帮着对方,亲兄弟,没有隔夜仇。”

    随言怔怔地看着宋远驰,仿佛在思考什么#b br#  宋远驰敲了下随言,“??争吵很正常,人和人本来想法就不同,他们年轻气盛有不同的想法和做事方法这不是挺正常的嘛,你天天愁这忧那的,他们把情绪藏起来你就高兴了?背着你两个人在那儿玩阴的你就舒服了?”

    宋远驰说话永远都那么难听且直白,他对随言说出的话是凌颂和随湛都不会说的

    随言咬着唇,凝视着宋远驰

    宋远驰起身坐到了随言对面的凳子上,“能放在明面上吵的争的说明都还不是事儿,你自己也经历过的,相见无言,虚情假意。”…

    随言嘴上没说,心里却平静了不少,宋远驰就像她的爸爸,会开导她,安慰她,告诉她该怎么做

    “行了,我饭都没吃,陪到你现在。”

    “就不送你回去了…”

    宋远驰看了看停在院子外的车,“??这周去你家吃饭,给我做点好吃的。”

    “嗯,早点来。”随言把衣服还给了宋远驰,院外,停着的车子已经不知去向了

    随言到家就先给宋远驰发了信息,说自己平安到家了,她踏进门,凌瑞和凌恕坐在桌前一起吃着面

    “妈妈...”

    “妈妈回来了…”

    凌瑞和凌恕都放下手中的筷子和碗,来到随言面前

    随言冲两个儿子温柔,灿烂的笑着,“??又加班加到这么晚啊。”

    凌恕叹了口气,很无奈,“??没办法,我哥老和我作对,我提的方案他都有意见。”

    “你要是站得住脚我能有意见嘛,你不也在和我作对!”

    凌瑞和凌恕隔着随言就又争了起来,你一眼我一语的,把差不多今天在会议室里争的内容和气急败坏下说的话都重复了一遍

    随言真实的感受到宋远驰说的没错,若真有隔阂也不会像现在 这样了

    “咳咳...”凌颂的声音传来,两个人都放下了手,乖乖坐回桌前低着头吃面

    凌颂只瞥了他们一眼就上楼去了,随言看了下餐桌前的两人异常安静,头都快埋进碗里了

    “怎么,惹爸爸不高兴了?”??随言问两人,“今天在公司是不是干什么不好的事让爸爸生气了?”

    凌瑞和凌恕对视了一样,默默的继续嗦面

    “言言,上楼。”凌颂说

    “哦!”随言手指着两人,眯着眼

    随言跟着上了楼,给凌颂宽衣,和小媳妇似的

    “今天这么乖?”

    “我什么时候不乖了?”随言把凌颂的外套挂好,又去给他解领带,“他们今天惹你发火了?”

    “你不是去过公司都听到了嘛。”凌颂无情的拆穿了随言

    随言抬眸看了眼凌颂,轻轻一拽,没想到凌颂这么高大一人被随言小手一拉就整个倒在她身上了,随言哪里承受得住凌颂,向后退了几步后就往后倒了

    就在随言以为要栽倒在地上的时候,她的后背被一双大手托着,身体悬在了半空

    凌颂轻笑着,随言惊魂未定,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压死在地上了

    “你看,要不是我稳定性好,我们就要一起摔下去了。”

    “什么呀,你是故意的,我都没用力。”随言推开凌颂,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坏蛋!”

    随言说完就抱着旁边放着的睡衣跑进浴室了

    凌颂换了居家服,下楼看到两个儿子在餐桌前讨论着方案的事

    “公司的事不要拿回家里说。”

    “没做完就回去做!”

    凌恕讪讪的笑着,拉开了旁边的椅子,“爸,我们就是统一一下思想,您坐。”…

    凌颂没想坐下来参与,他喝了杯水, “你们要敢在家里吵…”

    还没等凌颂把狠话说出来,凌恕就连连摆手,“不会不会,我们再也不会了,我和哥那可是相亲相爱的亲兄弟。”

    “准备两份晚餐,量不要太多,清淡些。”

    “端上来。”

    凌颂交代了佣人后,冷漠的上楼去了

    凌恕把椅子又推了回去,“看来爸是真的生我们气了,怎么办?”

    凌瑞和凌恕是后来才得知被他们打翻的早餐是随言早上亲手做的,凌颂特意让人打包带到公司来给他们

    凌瑞,“我问过阿姨了,妈妈不知道爸爸把她做的早餐打包给我们。”

    凌恕,“要不明天我们在家吃了早餐再走?”

    “把妈妈哄高兴了爸就应该没什么了。”

    凌瑞,“我也是这个意思,最近太忙了,妈妈估计很担心。”

    “哥。”凌恕叫住了要走的凌瑞,“今天…我不该那么说的,我道歉。”

    “我也态度不好,语气重了。”凌瑞作为兄长在凌颂训斥的他们的同时感到了羞愧,一事论一事,他不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弟弟在那么多人面前厉声争执

    “我们明天好好商量,都是为了公司。”凌瑞拍了拍凌恕的肩膀

    凌恕点点头,他在意的是随言,要是让随言知道他们兄弟处的不好,一定忧心忡忡了,万一弄坏了身体,他可要后悔死的

    “嗯,我再想想,我们明天公司再说。”

    第二天,兄弟俩罕见的和随言,凌颂一起共进早餐

    随言,“你们今天不早去公司吗?”

    凌瑞和凌恕细嚼慢咽,看着都不着急

    凌恕,“都差不多定了,一会儿去公司和哥确定好就行。”

    凌瑞,“嗯,我们都商量好了。”

    这话像是说给 凌颂听的,可他全然不接话,脸上也毫无表情

    随言帮忙打圆场,“一会儿吃完跟爸爸的车一起去公司。”

    凌瑞和凌恕抬眸看着凌颂,凌颂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我晚上要准时下班,等不了他们。”

    言下之意就是不让凌瑞和凌恕搭他的车,能一起去但不能一起回来

    凌瑞,“我和小恕开一辆车,我们一起下班。”

    早餐后,一家人陆续离开

    有了昨天的事,凌瑞和凌恕今天的讨论显得异常和谐,两人都调整了自己的方案,对有不同意见的部分也是有理有据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不再像昨天一样带着情绪

    两人很顺利的把方案确定了下来,市场部和销售部的经理也都一致同意,还对他们夸赞有加

    凌颂办公室

    市场部经理,“??大少爷真是能力卓越,三两下就搞定了我们两个部门讨论了这么久的方案。”

    销售部经理,“二少爷才思敏捷,想法与众不同,独树一帜,这次的方案全靠二少爷。”

    两人一通乱夸,什么好词好句只要是想到的都说出来

    凌颂翻看着方案,一直没有搭话

    陈非微笑着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一通马屁

    凌颂合上了文件,看着两人,两人都闭上了嘴等待凌颂的交代

    “夸的太过我就要怀疑你们私下拉帮结派了…”

    两人猛然低下了头,“没有没有,我们都是凌总您的人。”

    “老爷子都是快临了了才肯退休,你们觉得我…还有多少年?”

    凌颂的话就像一阵阵阴风吹得两人直发抖,“凌…凌总还年轻,几十年不在话下。”

    “你们知道就行了,出去吧…”

    两人战战兢兢的逃了出去,凌颂这是在警告他们 ,也警告凌氏上下和其他觊觎凌氏权利更迭的人,他不会这么快放手的,凌灏到迟暮才不得不放开,他也是一样

    “你怎么看?”凌颂把方案递给陈非

    陈非匆匆看了几眼,一样是先夸赞了一番,“二位少爷都年轻有为,只是相比凌总当年…还是略有些不足。”

    凌颂双手交握,“都还欠火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