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 第七四二章 西游大量劫,宇宙的深处
    唐僧眼见,自早就看到了,也慌忙从地上站起,合掌施礼道:“女菩萨,你府上在何处住?是甚人家?有甚愿心,来此斋僧?”

    既然其这位女菩萨要装,那自己便配合一下好了,其不害怕妖怪,自己也当做没有发现其不害怕妖怪,但想哄骗自己金蝉子却是不可能的。

    沙僧、小白龙则但只一旁也装作没发现的看着。

    但见女菩萨闻听也直接解释道:“师父,此山叫做蛇回兽怕的白虎岭,正西下面是我家。

    我父母在堂,看经好善,广斋方上远近僧人,只因无子,求福作福,生了奴奴,欲扳门第,配嫁他人,又恐老来无倚,只得将奴招了一个女婿,养老送终。”

    金蝉子:‘蛇回兽怕的白虎岭?就连野兽都害怕,你这女子是如何居住在这里的?你这究竟是女菩萨,还是女妖精?

    如果是女妖精,如此说岂不是暴露了你身份?看来应该是位女菩萨了。’

    沙僧、小白龙同样听得傻眼,这不是自己承认这白虎岭不正常吗?但凡洪荒中有名字之地,却都是有人占为主的,不然无人居住,又哪里来的名字?

    正有如那乌巢禅师的浮屠山,也正是因为那乌巢禅师才有了浮屠山之名,这万寿山之西有个白虎岭?这难道是女妖怪?

    顿时金蝉子闻听,也不动声色继续合掌道:“女菩萨,你语言差了。圣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你既有父母在堂,又与你招了女婿,有愿心,教你男子还,便也罢,怎么自家在山行走?又没个侍儿随从。这个是不遵妇道了。”

    不遵妇道?

    瞬间白骨夫人心中也不禁一噎:‘这金蝉子果然如孙悟空兄长所言,竟是如此的难缠,敢说自己不遵妇道,难道是自己演的不好?’

    显然白骨夫人从没有过演戏戏耍凡人的经历,不然见到猪八戒,却怎么也应该吓的魂不附体。

    但心中却也有股子不服的劲,就不信骗不到这金蝉子,那袁洪大哥可说过,这金蝉子也差不多是个浑货,如果不是个浑货的话,其会当着如来讲法时三千诸佛的面睡觉?

    那不是不给如来面子吗?得什么样的浑货,才能那如来佛祖在上边讲法,其在下边睡觉?而且还一边睡一边打呼的!

    所以再白骨夫人眼中,这金蝉子却凤鸣就是个浑人,难道以自己的智慧还骗不到其?那岂不是在孙悟空齐天大圣兄长面前落了面皮?

    于是白骨夫人也赶忙陪俏语道:“师父,我丈夫在山北凹里,带几个客子锄田。这是奴奴煮的午饭,送与那些人吃的。

    只为五黄六月,无人使唤,父母又年老,所以亲身来送。忽遇三位远来,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如不弃嫌,愿表芹献。”

    金蝉子:‘你骗鬼呢?你都说了是蛇回兽怕的白虎岭,真当我听不懂啊?’

    白骨夫人:‘我就骗你呢!就不信骗不到你这金蝉子!’

    远处天际云端。

    孙悟空也不由把风看得龇牙咧嘴。

    金蝉子再合掌就是不吃道:“善哉,善哉!我有徒弟摘果子去了,就来,我不敢吃。假如我和尚吃了你饭,你丈夫晓得,骂你,却不罪坐贫僧也?”

    白骨夫人:“师父啊,我父母斋僧,还是小可。我丈夫更是个善人,一生好的是修桥补路,爱老怜贫。但听见说这饭送与师父吃了,他与我夫妻情上,比寻常更是不同。”

    金蝉子合掌摇头:“不吃,不吃。善哉,善哉。”

    终于一旁猪八戒忍不住努着嘴埋怨道:“天下和尚也无数,不曾象我这个老和尚罢软!现成的饭三分儿倒不吃,只等那猴子来,做四分才吃!”

    而说着,便一嘴把个罐子拱倒,直接上前就开吃。、

    可谓作三分,自是金蝉子、沙僧和其猪妖,自然可以分三份吃,等猴子回来却就要四人分了。

    结果眼看猪八戒几嘴便将米饭、面筋的吃的剩下一点。

    就在这时,孙悟空却恰到时机的返回,原本却是举棒就要打白骨夫人的,结果却被金蝉子给拦住,然后说了一段话,便被后世一些无知的二逼断章取义,说孙悟空也没少吃人。

    可谓:(师父,你那里认得!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

    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师父,我若来迟,你定入他套子,遭他毒手!)

    首先孙悟空在人间的时候,却是对人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在灵台方寸山上却是亲口告诉菩提老祖,有人打我,我也不怒,有人骂我,我也不嗔,不过就是赔个礼儿罢了。

    即就是被人打骂了,还反而给人类赔礼。

    前方乌鸡国,明显唐僧就反应过来了,而让给乌鸡国王渡气的时候,唐僧说猪八戒吃人为生是一口浊气,就只有孙悟空从小咬松嚼柏是一口清气。

    那么孙悟空不是承认过自己吃人吗?正是在这白虎岭,为何乌鸡国的时候唐僧又说其没吃过人,是一口清气?

    显然唐僧已是反应过来,这里孙悟空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那女子是白骨精,所以才自污己身的比喻自己当初吃人就是如此,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而已。

    且变化了,或变金银,或变美女吃人,说明孙悟空已是学艺回到花果山,已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

    那么花果山七十二变、法相金身,并手下数十万妖兵,七十二洞妖王的孙悟空,要吃人还需要自己变化了去骗?

    所以对于孙悟空,却是还没有出世的时候,帝辛便就已经充满好感。

    但显然这一次孙悟空自知道,自己如果要打妖怪,这位金蝉子师傅绝对是不会拦的,自不能再打妖怪,而就只是一声喊,直接一指向着猪八戒吃剩一点的饭点去。

    “八戒!且看!”

    金蝉子心中还真就表示:‘你这猴子要打谁,贫僧却都不会拦你的!’

    结果孙悟空一指之下,只见猪八戒吃剩的米饭便直接变成了爬动的长尾巴蛆,那面筋也变成了各种的恶心虫子,险些一眼将金蝉子给看吐。

    而与此同时。

    帝辛则也带着云霄娘娘一起,直接出现在星空深处的巨大头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