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救萝莉奖励三十亿 > 第619章 有点好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开局救萝莉奖励三十亿 笔趣阁小说网(www.shg.tw)”查找最新章节!

    二十分钟后,杨明敲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

    “方老师。”

    “来啦。丫头,人我给你找来了,你们自己谈吧。”

    杨明这才注意到书柜边站的那个人。

    年龄不大,二十四五。

    一袭韵味的旗袍,淡淡水墨画的黑白底色与柔婉的身材相得益彰。

    随肩长发如悬丝飞瀑,脚下高跟让她身姿尽显窈窕。

    瓜子脸儿,更是极美的。

    “咱们又见面了弟弟。”女人似笑非笑,冲杨明眨了眨眼睛。

    竟然是‘三十六罩杯’那位。

    “怎么是你?”杨明震惊:“你是李嫣然?”

    她不是秦轻语?

    “我不是嫣然,她刚走,嘱托我跟你聊聊。”秦轻语莞尔一笑,嫣然无方。

    这女人笑起来的时候有些摄人心魄。

    “奶奶,我们在这不会打搅到您吧?”

    方育英扶了扶老花镜:“静者不避闹市,燥者难立深山,你们随意。”

    “嘻嘻,谢谢奶奶~”

    “奶奶?”杨明诧异。

    “你们方院长跟我已故的奶奶是义结金兰的姐妹,我叫奶奶很奇怪么?”

    秦轻语在方育英办公室休息区沙发上坐下,没有任何拘束:“坐啊弟弟,别站着了。”

    “叫错了吧大侄女,你该叫我叔叔。”

    “噗~”正端杯的秦轻语喷了自己一手。

    那边方育英手里的笔也停了停,抬头看了眼杨明的侧身,老太太嘴角微不可闻的抿了抿。

    “我说错了么?你叫方院长奶奶,而我是方老师的学生,咱俩差着辈,你不该叫我叔叔?”

    “我说你这家伙还真是占便宜就上啊,就这么喜欢吃人豆腐?”

    “你别污蔑我啊大侄女,我可不吃臭豆腐。”杨明一本正经。

    “…………”

    秦轻语没好气的放下茶杯:“上次就知道你这家伙牙尖嘴利,今天还是这么欠揍。”

    擦干手上的水渍后她索性拖下高跟鞋以更加放松舒服的姿态叠腿坐在沙发上。

    削葱根的趾儿,白的晃眼。

    羊脂美玉,盈盈堪握。

    杨明鼻子轻嗅,故意皱眉:“你闻到了么大侄女,有味儿~”

    “我……”气得秦轻语抄起靠枕就砸了过去,娇怒道:“你这么欠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杨明倒也不生气,在她对面坐下。

    “还是直接说事吧,我担心再多聊几句闲话秦小姐没有教养的一面就全都暴露在我这个陌生男人面前了。”

    “你……”秦轻语咬牙,虽然缘起莫名其妙,但她确实有点想打人。

    半天才恨恨道:“嫣然让我代她向你道个歉。”

    “既然是道歉,那她自己为什么不来?而且秦小姐,您当前的状态是道歉该有的态度么?”

    秦轻语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杨明道:“你别得寸进尺!”

    “你们凭什么居高临下?”杨明也站了起来。

    有意思的是,脱掉高跟鞋站在沙发上的秦轻语并没有比杨明高多少。

    最萌身高差,就……很逗,毫无气势。

    “那就是没得谈喽?”

    “是她没想好好谈!而且你们是不是忘了,这件事我才是受害者?”杨明的眼神变得锋利:“自己贱脚踢电线杆折了腿最后反过头来怪电线杆太硬?想开挖掘机报仇又发现我是实铁全钢造啃不动转头又示弱,我可去他妈的!我要是个鸡蛋就活该被她踩稀碎?”

    “看来是真的没得谈了。”秦轻语反而冷静下来。

    她原本打算等帮映月做好这件事儿再开口向杨明求治,这也是她主动请缨的原因。

    但目前这种情况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开口了,只能另外再找机会。

    “奶奶,今天谢谢您。”

    “谈崩了?”方育英看着秦轻语道。

    “这件事儿,谈不谈都是崩的,与我关系不大。”

    “那你自己的事呢?”方育英问。

    秦轻语耸肩:“还有些日子,再说吧。”

    方育英点点头:“回去待我向你爷爷问好。”

    “一定会的方奶奶。”

    秦轻语走后,方育英这才看向杨明:“没事了杨明,你回去吧。”

    自始至终,方育英与秦轻语的对话都没有避讳杨明。

    “方老师您不想对我说点什么?”

    “说什么?”方育英淡淡一笑:“教书育人,传授的是知识,讲的是道理,老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学多少悟多少运用多少那都是个人的造化。

    你们需要指点,但不需要指指点点,我个人最反感最排斥的就是居高临下的去教学生怎么做事,一代人有一代人个性,除了学术上的基础知识点,人老了难免处世思想僵化,我不想因为个人的思维定式去抹杀富有创造力的学生们更多可能性。”

    她顿了顿,又道:“至于你,有多大本事做多大的事,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更加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事儿,帮你的时候那是因为你做得对,同样的如果有一天你做错了,那么我棒子敲下来的时候只会更加严厉。”

    平实的语调,振聋发聩。

    心院方育英,不愧铁娘子。

    “受教了方老师。”杨明深深鞠了一躬。

    老太太摆摆手:“去吧~”

    与此同时,华大后门外。

    路边整齐的停了八辆黑色辉腾,犄角肃杀,将一辆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停产的元首级幻影围拱戍卫在中间。

    “嫣然~”从校门出来的秦轻语拉开劳斯莱斯后车门坐了上去:“你为了不给他找麻烦所以避免亲自见他,但他好像觉得你在蔑视他。

    旁边坐着的正是东阳映月。

    黑色的职业正装,飒爽冷冽。

    “谈崩了?”

    “崩了。”

    “猜到了。”东阳映月无悲无喜,脸色依然平静。

    秦轻语喝了口水,笑道:“不过嫣然,即便你刻意回避,但这件事恐怕还是会引发某些爱慕你的男人嫉妒的遐想。”

    “男人都这么无聊么?”东阳映月皱眉。

    “可不是这么无聊!铁打的脸皮纸糊的裤裆,为博红颜一笑争风吃醋什么干不出来,男女本质没什么区别,任何男人,柔媚的阳刚的火爆跳脱的,不管什么类型,只要把他丢在女性的处境里,他就是个女人。”

    “他无聊么?”东阳映月突然问。

    “谁?嫣然你是说杨明?”秦轻语托腮想了想:“小道消息听的不少,真正接触倒只有两回,你要说无聊还真谈不上,至少对陌生女性这家伙裤腰带够紧,就是嘴特贱,很欠揍。”

    “是么?”东阳映月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睛:“说的我有点好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