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霹雳之吾乃燹王 > 第449章 人生第一次
    “琴箕,你动过真气?难道又有人来犯?”

    返回露水三千,莫昊天缓缓步入后庭,察觉琴箕体内真气有异,他的双目扫向四周。

    其实,莫昊天是不敢与琴箕对视,因为他发现琴箕此刻的目光与以往大有不同。

    在以前,琴箕的性子虽冷,但看向他时总是含着丝丝柔情,但现在却多了一抹复杂。

    莫昊天知道,这肯定是琴箕知道了些什么,而能使得她如此反应的,必定与赮毕钵罗和龙戬脱不了关系。

    想到这里,莫昊天暗自稳住心神,他知道自己如果表现得太过慌乱,无疑是不打自招。

    所以,他要死扛到底。

    一念及此,莫昊天随即抬起头,深情款款地看向了赦天琴箕。

    “你的红冕王戒到哪里去了?”

    四目相对,终究还是赦天琴箕先败下阵来,她避开莫昊天炽热的目光,淡漠问道。

    “咳咳...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莫昊天心底一颤,红冕王戒,连同开天皇戒,他都一并给了玄黄穷道,他身上现在自然没有这个东西了。

    不过话虽如此,但莫昊天并没有乱了阵脚,他早就对此有所准备,也等待着琴箕发问。

    “赮告诉我,他在玄黄穷道的手上看到了王戒,我想以你的实力,应该不是被夺去吧!”

    沉默许久之后,赦天琴箕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一双美眸紧紧盯着莫昊天的双眼,似在等待一个不会令她失望的回答。

    “唉,没想到,此事终究还是瞒不过你。”莫昊天倏然重重一叹,不过目光却是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

    “所以?”赦天琴箕继续盯着莫昊天的双眼,片刻之后,忽然苦涩一笑,“主宰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你,当真参与其中?”

    “此事与我无关!琴箕,你可千万要相信我!”莫昊天赶忙摇头,说道。

    “那王戒你做何解释?!”

    “唉!这件事说来话长啊。”

    莫昊天长叹一声,脑海中快速地组织起语言来,“当初我踏入妖市魔息山,原本是为了与九轮天魔息大帝进行合作,但他当时却提出条件,要我将龙戬逼入魔息山才肯答应。

    我察觉到魔息似乎对龙戬有不轨企图,因此表面上虽然答应了他的条件,但实则并未这样做,而是将王戒交给了长年居于魔息山下的藏魂家族,让他们代我出手消灭魔息。”

    说到这里,莫昊天看了一眼赦天琴箕,见她正认真倾听,才继续说道:“如今看来,是我当时太过草率了,没料到玄黄穷道竟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他不仅没有履行承诺,反而还转头利用王戒针对龙戬。”

    “你怎么会知道魔息山中有人?而且还如此清楚他的身份?”

    赦天琴箕马上问道,前身作为妖市最大酒楼的头牌,连她对魔息山的了解也只停留在生人不可进入的地步,但莫昊天一个外人,却比她知道得更多。

    这怎么能不令人起疑?

    面对琴箕的疑惑,莫昊天自是早有准备,“这是创罪者告诉我的,你也知道,我曾与罪域有过合作,他们和魔息大帝都来自九轮天。”

    “既然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为何你要单独去找魔息合作?”琴箕马上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嗯...琴箕,你有所不知啊。”

    莫昊天轻吟一声,解释道:“他们虽然都来自九轮天,但魔息大帝中途私自抛下任务,就此隐匿于魔息山不出,由此导致罪域被封。

    而罪域之主创罪者更是被妖市开天皇祖龙知命用王戒重创,所以创罪者一直都想找魔息问罪,之后因为王戒的事,使得创罪者对我有所忌惮,所以我为了避免日后遭到他们的联手针对,便想着与魔息大帝达成合作,共抗九轮天。”

    “那你为何选择将王戒交给玄黄穷道?你就这么相信他有能力消灭魔息?”

    “说绝对的相信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莫昊天摇了摇头,“当初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本想亲手诛杀魔息,也算是还了龙戬对你的重生恩情,但我发现他没有实体身躯,只靠着一股特殊魂息存在于魔息山中,不得已之下,我只好以王戒为筹码,让精通魂术的藏魂家代为解决。”

    “你所言是否句句属实,对我没有任何欺瞒?”

    听完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后,赦天琴箕将信将疑,虽然她这段时间甚少关注武林之事,但陆淑以及太罗古经常会将与莫昊天有关的消息带回。

    罪域、创罪者、九轮天,这些她也知晓几分,而且她深知莫昊天与赮毕钵罗注定水火不容,而龙戬又与赮毕钵罗关系亲密,因此在得知王戒的消息时,她也不得不产生怀疑。

    怀疑这是莫昊天打击赮毕钵罗的一种方式。

    但现在听来,又......

    一时之间,赦天琴箕只能寄希望于莫昊天说的都是事实,没有骗她。

    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恩人、朋友、所爱,这三方有任何一方受到伤害。

    “这是当然,对你,我从无半分谎言,亦不敢有半分隐瞒。”

    事到如今,莫昊天也只能硬着头皮扯谎了,他很清楚,若是自己的真实打算被琴箕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说完全破裂,至少也会留下难以修复的裂痕。

    这是莫昊天不能接受的结果,哪怕失去所有,他也不想失去琴箕。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早一点将这些事情告诉我,却要一直隐瞒?”

    “你真要听?”

    莫昊天微微沉默,随即问道,他明白这是琴箕最后的怀疑,只要回答好了,这件事就算圆满解决了。

    至于琴箕是否会去当面询问龙戬,甚至玄黄穷道,莫昊天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当初和魔息珥图谈合作时,他压根就没说具体的合作内容,龙戬自然什么都不会知道。

    而玄黄穷道?

    呵呵,一个明摆着的十足恶人,就算把他原本的计划吐露出来,也不过是空口白牙的污蔑罢了,难以取信于人。

    况且当初他也没跟玄黄穷道说要灭掉的魂魄就一定是龙戬的。

    此刻,莫昊天无比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和魔息、玄黄穷道谈得过深,否则琴箕一但去问,他就得露馅。

    而且现在与他所说内容相关的创罪者也被他杀了,死无对证,只要他自己把牙关咬紧,世上便无人能戳穿他的谎言。

    “嗯!”赦天琴箕无比坚定地点了点头。

    “因为我不想让你再被卷入武林的漩涡之中,无论是和鬼方赤命的三招之约,还是利用藏魂家消灭魔息,回报龙戬恩情,都是为了让你与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

    “然后与我一起开始崭新的人生。”

    说到最后一句,莫昊天紧紧握拳,神情前所未有的诚恳,目光也前所未有的坚定。

    双眼深情对视,气氛一时旖旎。

    看着赦天琴箕那近在眼前的香唇,莫昊天只感脑子突然一热,随后竟是重重地印了下去。

    霎时,不止是琴箕,就连莫昊天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的嘴唇才依依不舍地分离开来。

    而琴箕此刻的脸颊已是羞红一片,仿佛三月的桃花一般,低着头,也不说话,只管弄衣服,那一种软惜娇羞、轻怜痛惜之状,令莫昊天心中产生一种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保持了一丝清醒,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刚才的美好之中。

    因为莫昊天很清楚,像他这种大反派,只有不断的征伐,不断的变强,才能够守护此刻的美好,才能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一切。

    片刻之后,莫昊天对着怀中琴箕说道:“龙戬虽受魔息影响,但料想只要玄黄穷道一死,他的执念和心魔便能解开,届时他自会返回妖市,重新治理国家。”

    “但之前我发现玄黄穷道盗抄了我的阎王三更响,而主宰又不许我和赮插手,恐怕光凭主宰一人,不是整个藏魂家的对手。”

    “什么?玄黄穷道竟然盗抄了你的阎王曲?”

    莫昊天故作惊讶地皱了皱眉头,连他自己都开始佩服起自己的演技来了。

    “应该是日前我和主宰在天朝港交手时,他趁机所为,不过好在当时你及时插手,盗抄者所得不过两阙而已。”

    “那就好,如此说来,龙戬还是有一定胜算的,虽然他不愿咱们干涉他的战斗,但如果到时候他真敌不过藏魂家,咱们直接出手将其覆灭即可。”

    莫昊天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仿佛整个藏魂家在他眼中就如同一群土鸡瓦狗般翻掌可灭。

    但,

    事实就是如此,都不用太多人插手,光他和琴箕两人,就足以轻松荡平藏魂家。

    “这么讲的话,或许我可以改变一下策略,利用玄黄穷道的强势,让他先为我杀掉龙戬,然后再令其对上赮毕钵罗。”

    “就算届时失败了,对我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得保证玄黄穷道自身的实力不受削减。”

    “呵呵...龙戬,你想毁灭双戒,我岂会让你如愿啊。”

    莫昊天心底冷冷一笑,有了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