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五仙门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越级硬撼
    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也是迅速抬起双手,只是他的左手动作略有迟滞之意,应该是与他肩头上的伤势有关。

    手上青光一闪,在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个大半人高的青色盾牌,盾牌上雕有一獠牙外翻的虎头。

    在青色盾牌出现的刹那,虎头毫无停顿的就是张口一吐,亦是一道粗大青芒飞了出去。

    下一刻青芒与斜砸而来的碧绿水柱就轰在了一起。

    汤明龙见状,不由心中一声冷笑。

    “此人现在爆发出来的灵力真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也许真的没有隐藏修为了。

    不过,这名魍魉宗修士难道真以为对手所习功法就是多么的低级不成,以如此修为,居然与自己硬面对轰,那待会吃了大亏,可就怨不得自己了。”

    汤明龙可并非真的是自己口中所说来自小宗门,他乃是来自十步院所辖区域一个名声不小的二流宗门。

    二流宗门往往亦是有了威力巨大的功法和仙术,何况汤明龙是这个二流宗门中最核心的精英弟子,他所修习的都是宗门顶级秘传之术。

    果然,碧绿水柱挟千均之力砸在青色光柱上后,青色光柱只支撑了不到二息,在一声轰响中,青色光柱就溃散成了一片青色光点。

    而汤明龙的碧绿水柱威势不减,下一刻重重的砸在了后方的青色盾牌之上。

    在双方接触的刹那,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全身青绿之芒大盛,正是木灵气发挥到极致的表现。

    他双手死死抓住盾牌后的扣手,甚至顺势侧身,用没有受伤的右肩顶在了盾牌之上。

    但在又一声“呯”的重击声中,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终是灵力不及对方,整个人被撞的向后疾速滑去,口鼻间已然有鲜血溢出,盾牌外碧绿水花激荡飞溅。

    汤明龙则是脸现不屑之色,他只是一击,对方就这般不堪,居然还上前叫阵。

    而他身后的那些修士更是表情各异,有一脸错愕的,有惊疑的,更多的则是发出嗤嗤笑声。

    他们刚才看魍魉宗修士表情冷漠,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杀招,原来只是装腔作势罢,徒有其表罢了。

    反观宫元台一方人,一个个依旧是面色冷峻,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波动,也没有人上前接下还在不断后退的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

    魍魉宗修士在持续退出近二十丈后,碧绿水柱之威才被消耗殆尽,他终是停了下来,沉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他这时浑身已被汗水浸透,脸上血水和汗水交织中,蜿蜒成一条条水蚓,迅速爬下,显得有些狰狞,仅接此一击,他的灵力几乎就是消耗一空。

    “这位师弟,你并不是在下的对手,我看还是让宫师兄上来吧,不然的话……下一击在下可就未必能留住手了。”

    汤明龙声音淡淡传来,声音中透露着得意之色,他已是缓步走来,颇有步步逼近之势。

    不过,在包括汤明龙以及他身后的修士的心中,却并不是这样想的,反而此刻已觉得对方有些古怪了,明知不敌,上来还敢与明汤龙硬扛,这不是找死的么,可不知道对方为何就这般做了。

    远处的李言则是心中一叹“与魍魉宗修士为敌,首先你得弄清对方是出自那一峰。”

    果然,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稍一平息体内翻涌的灵力后,突然露出带着血丝的牙齿一笑,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些心寒。

    “汤道友还是莫要再动的好,不然,我现在灵力大损之下,同样若是一个控制不住,汤道友便是要命丧于此了。”

    他此言一出,除了李言及宫元台一方人之外,十步院与净土宗的征调修士无不错愕,尤其是汤明龙更是在一呆之后。

    他神识一扫四周,却未发现对方有什么攻击到来,不由勃然大怒,口中更是冷笑连连。

    “装神弄鬼,魍魉宗修士难道连认输都要这般抵赖吗?你这是在逼我动手的!”

    而这时,后方突然有人高喝。

    “汤道友,你……你千万莫动!”

    随着更是出现一连串的吸气声音。

    “这是什么……”

    “是毒蛊虫,他可是灵虫峰弟子,这就是蛊虫!”

    “…………”

    汤明龙瞬间冷笑就僵滞在脸上,他真的没敢再乱动,此刻他的视线中,也已出现了大片的青色光点,正在他的身体周围漂浮。

    汤明龙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攻击意图,心中生寒的同时,更是一片恐惧。

    与其说是这些蛊虫围住自己,不如说是自己主动闯进来的。

    原来,对方所有的看似愚蠢的攻击都是为了布下一座蛊虫阵,那盾牌上的獠牙虎头嘴中喷出的哪里是什么青色灵力光柱,分明是飞出数以万计的青色蛊虫。

    这种蛊虫身体十分的坚韧,在汤明龙的一次重击之下,虽被被打的死亡了不少,但同时也趁机布下了陷阱。

    在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刻意控制之下,獠牙虎头嘴中喷出形成的青色蛊虫光柱,在与汤明龙碧绿水柱接触的刹那,有八成左右都是自行向二侧飞离了。

    这在外人眼中,都以为是被汤明龙碧绿水柱打成溃散一片灵力一样。

    而只有最中心的蛊虫被汤明龙一击致死、或打晕了,落了一地。

    俩人攻防之间只是在短短的数息之间,溃散后的灵力星光,无论是落地的,还是飘浮在空中,一般都是需要一个极短的过程的,所以汤明龙哪里还能用神识去一个个细查,当然发现不了青色灵力光柱的异常。

    汤明龙在追击之下,就是一头闯进了灵力爆裂后的的中心,这寻常在与别的修士交手中,都是正常的。

    在场除了少数修士外,根本没人有注意到满天飘浮溃散灵力,乃是一只只剧毒蛊虫所化成的星点,直到魍魉宗修士暗中施法催动。

    当这些星点纷纷涌向汤明龙身侧时,被身后众人最先看在了眼里,当下就有不少人惊喝出声。

    下一刻,这些蛊虫就将汤明龙团团包围,堵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只要汤明龙稍有动作,顷刻间身上就会被蛊虫爬满。

    这场面看的那些刚被征调而来的修士一个个头皮发麻,试想如果被这些密密麻麻的青色小虫钻入体内,那绝对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我……我……我认输,道友好……好手段!”

    汤明龙是一动不敢动,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后,脸露惊恐的说道。

    他望着在眼前飞来飞去的点点青光,他仿佛都感受到这些青光中一双双兴奋的眼睛,只待对方稍一施法,这些青光就会如漫天毒蜂一样,将自己裹个透彻。

    同时,他的心中也生起一股憋屈,自己可是还有许多大威力仙术都还没有施展出来呢。

    如果正面对敌,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自己的性命却是被对方所掌握。

    虽然他料定对方不敢杀他,可是面对如此恐怖数量的不知名蛊虫,一只只在眼前飞来飞去,一幅随时钻入他体内的架势,汤明龙身上汗毛根根竖起,哪里还敢嘴硬。

    见对方已然认输,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终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他才一手在腰间一拍,一个瓷瓶被他握在手中后,用拇指挑开瓶塞,立即往口中倒下了颗颗丹药。

    另一只手一挥手中盾牌,顷刻间空中就响起了令人心寒的“咻咻咻”声音,数以万计的青色蛊虫化成一道道星光直接滑入了盾牌正面獠牙虎头的口中,只是数个呼吸,便已全部不见了踪影。

    而在这过程中,那些刚被征调过来的修士均是沉默不言,就连布罗脸上也是露出凝重之色。

    因为他们可不仅仅只是看到对方蛊虫的可怕,更是看到了对方祭炼之法的高明之处。

    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一身木灵力,就连他这些蛊虫也都是木属性,基本已是完美融合。

    即便是在知道情况下,对方只要换了一种攻击方式,那么打出的灵力中,谁又能保证没有这些蛊虫存在。

    如果要时时防备这些剧毒蛊虫,斗法起来可是极为头痛的。

    而且看对方根本不在乎地上死亡的大量蛊虫,他们也可以猜出,对方定是有手段可以让这种蛊虫在短时间内大量繁殖出来,所以是不用担心青色蛊虫轻易就会被消耗一空的。

    汤明龙眼见身侧如雨点在空中划过的蛊虫顷刻消失,他终是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再又看了对面修士一眼后,一言不发的转身而回。

    场地中央的二拨人陷入了一个暂时的寂静。

    片刻后,一道清脆声音再次响起“魍魉宗果然是这片大陆最顶级的古老宗门,我想向道友讨教一二,请赐教!”

    话音一落,从布罗他们所在的人群中一名女子踏步而出。

    此女身材高挑,肌肤赛雪,一头乌发盘于头顶,酥胸高耸,一身淡蓝紧身宫装裹住完美身材。

    她手持一柄如水长剑,缓步越众而出,然后右手一挽长剑,使得剑尖向下,手握剑柄,左手搭在右手背上,向着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一拱手。

    “溋水门,王凝!”

    她亦是刚被征调修士中为首中的一人,修为也是达到了假丹,但面对一位境界弱于他的修士出言挑战,王凝玉面如水,并没有什么尴尬之色。

    “咳,咳,咳……王姑娘太高看在下了,我刚才就说过,在下只是宗门中末流的存在,刚才只是侥幸罢了,王姑娘修为精湛,在下自认不敌。”

    面容清矍的魍魉宗修士咳嗽声中,已是连连摆手,同时手中青光一闪,盾牌已被他收了起来,说完这句后,转身就向后方走去,并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他倒也光棍,知道自己底牌已出,再想险中求胜已是不能,不过他在心里还真是没怕了王凝。

    在与魔修连番大战之下,依旧能够存活下来的修士,哪一个又是好相与的,肯定没有他自己口中说的那般孱弱不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