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天君临道 > 第二六八章 无极现
    观战的众多天人们,一个个都深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十大至强者之间的交锋,委实惊天动地,超出了众人的预估。

    虽说不少天人以前也知道天人之中分出了三六九等,可每一位天人都历经无数磨难,通过一步步修行,方能成就菩提玉身,均觉得自己的实力还算不错,以为道界之中,纵然有些同阶高手比自己强,却也强不到哪里去。

    他们对于自己与真正强者间的实力差距,感受得不明显,不直观。

    岂知这次法会,齐聚了无数天人,他们旁观法会,洞若观火,终于叫他们大开眼界。

    在目睹了三十六至人的战力后,这些人终于深刻知道了普通天人与绝顶高手之间的差距。

    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天差地别,叫他们万难企及。

    这三十六至人,一个个同阶无敌,拥有大气运护体,曾经在低境界时,都拥有越小境界杀敌的恐怖实力。

    实力之深,手段之强,神通之精湛,战力之卓绝,都不是普通天人所能望其项背的。

    哪怕是排名最末尾的至人,都拥有和一品仙圣交手的资格,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从仙圣手中侥幸逃得一命。

    至于如今的十大至强者,要么是天骄存在,要么是古老传承中万年一见的奇才,要么是君临道这般的异数。

    这十人的实力,比起等闲至人,又要超出一截。便是稍逊天骄的阳关等人,都拥有在一品仙圣面前勉强自保的实力。

    六大天骄更是自创无上大道,论起战力来,能与妙有初阶的仙圣平起平坐,真要交手,胜负只在五五之数,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道界通常用来划分普通修士境界高低的名词,用在天骄身上,都不准确,根本不适用。

    此等战绩,向来只存在于神话中的至尊。

    此等人物,古今未来相加,都没有几人。

    与这几位相比,普通天人都是垫底的存在,必须抬头仰望真正的天骄存在。

    话又说回来,能接下天骄一击的,已算天人中的不弱存在。寻常天人,在天骄手下,可能连一招都挡不住。

    能抵御天骄十招的,便是天人中的强者。

    至于能和天骄大战数百回合而不败的,唯有绝顶天人——至人强者。

    至人中如果再细分一番,弓子房、文万年等人还是明显强出兰嫙之流。

    这几人与天骄之间的差别,在于是否创出了无上大道。

    即便是掌握了天元宝珠,拥有叫傲尘仙这种仙圣大能都羡慕不已的混沌之力的君临道,如今尚且没有创出属于自己的大道,比起真正的天骄,仍旧稍逊一筹。

    十位至强者连番混战,有时千秋教主与阳关联手对抗江海天,有时云挽歌、阳关朝不败真君出手。

    有时宁红尘与纯阳道人也互相联手,震退其余强者。

    几位天骄彼此间,不时你一拳我一脚,打得火热。

    你无上神通攻来,我绝世战技攻去。

    又有时,君临道等人围攻某位天骄,或者他躲在天元宝珠中,反过来被众人围攻。

    君临道的混沌之力极其恐怖玄妙,哪怕是其余天骄的大道都会受到混沌的侵蚀,十成力量中有两成会被化去,剩余的八成则大半被天元宝珠抵挡住,真正落在君临道灰袍之上的,十不足一,刚好能被灰袍还有金刚不坏体承受。

    连燕不败能够打破虚空,粉碎星辰的拳劲,都无法轰破受到梦幻小世界加持的天元宝珠,只能令其巨震一番,让君临道受到暗伤。

    高台之中,若论攻击力,此时以不败真君为最。此君随手一击,都拥有天崩地裂般的威能。

    而论起防御力,则以混沌之力催动天元宝珠的君临道当仁不让为第一。

    只是君临道防御虽强,却难以持久,这是他的硬伤。

    经过接连大战后,他的头发又白了许多,满头青丝已有三分之一化作银白之色。

    “大战正酣,尚未有明显胜负,我的黑发变白速度就如此之快。难道今日当真要毙命于此,力战身亡?”君临道心中哀叹一声。

    他表面上战力依旧保持在巅峰状态,破灭四式和各种无上战技,层出不穷,然而实际上如果一直保持这种天骄级别的激烈对抗,他必然将要陷入油尽灯枯之境地,撑不了多久。

    如果不是之前破开文万年幻境时,君临道提升了一个小境界,使得那时候头发全部复黑,那么此刻的他,估计已经坚持不住了。

    这时候,外界的神座上,五大圣殿的长老正暗中传音交谈着。

    “想不到几个丫头都失败了。”胎息殿碧绮长老叹道。

    “即使凰谪仙掌握了前世之力,在同境界下,还是不敌妙法天。”方圆殿夭夭长老惋惜道。

    “我看妙法天的‘造化法’另有古怪,她本来只与凰丫头势均力敌,之所以能击败凰丫头,好像与那个姓君的灰袍青年有关。我总感觉这一对狗男女之间,有某种特殊联系。”易龙殿彩羽长老沉声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等五殿,都已淘汰出局,要开始下一步的计划了。”先天殿驱日长老目光一凝,缓缓道。

    “五女落败之际,我已通过秘术暗中联络了殿主。现在算算时间,殿主他们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无极殿虬木长老阴冷的笑道。

    随着虬木长老的话语,观天殿猛然震动起来。

    这一震动,当真非同小可,有乾坤颠倒,日月沉沦之感。

    骤然间,整座观天殿中,法则肆虐,元气扰乱,仿佛在遭遇绝世强敌的袭击,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四周观众席上的天人们,神色惊惶地瞧着殿中变故,他们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压抑感。

    这股压抑感,沉重至极,如山岳,如滔海,如天崩,如地裂。

    一时间,众天人都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他们都有一股末日来临,大劫难逃的感觉。

    面对这一变故,连神座上的群仙都为之一惊,观天殿主脸上露出惊怒之色:“谁?竟敢在论道法会之时,袭击我观天殿!”

    观天殿主说话之际,从白色神座上霍然起身,黑袍鼓荡开来,一股凌云伟力,霎时间从观天殿中,遍布整个天都。

    “梦幻天,老夫无极殿主,今日来也!”一个苍老的声音,自观天殿外响起,蓦然传至观天殿中。

    然而他的身影并未出现在观天殿中,似乎仍在观天殿外。

    毕竟此殿的镇殿法阵,威能极强,任凭是无上大能,亦难以在短时间内攻破。

    “无极老儿,你好大的胆子!就凭你,也敢来进犯我观天殿,扰乱论道法会!”

    观天殿主身居观天殿中,可她的眼眸早已穿透诸天万界,窥见了天都中的一切风景,自然也瞧见了那个身穿无极道袍的老者。

    却见无极殿主的身影出现在天都之上,立于虚空中,面目苍然,眼中透出一丝把玩之色,冷冷地俯视着观天殿。

    他所处的位置在极高天穹处,甚至还要高过观天殿!

    “梦幻天,你们观天殿把持西凰国的权柄,已经太久太久了。第一圣殿的位置,也该让一让。所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是时候叫我无极殿执掌西凰国了。”无极殿主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目光,森然道。

    他与观天殿主,一个在殿外,一个在殿内,可两人仿佛是面对面一般。

    梦幻天星眸一闪,射出了两道夺目的神光,然而无极殿主面对这两道神光,视若无睹,毫不以为意。

    可见这老道的修为,实在是高深莫测,哪怕不如梦幻天这位希夷大陆第一仙圣,亦相差仿佛。

    所以他面对梦幻天的凶威,依然能保持泰然之色。

    作为六大圣殿殿主中唯一的男性,无极殿主能在女性独尊的希夷大陆成为一殿之主,掌握古老传承,实在是不凡,背后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经历多少了大风大浪。

    “第一圣殿,是靠实力赢来的,不是靠动动嘴皮子,就能撼动的。你无极殿固然实力雄厚,可只要我梦幻天在世一日,你无极殿终究要被我观天殿死死压制住,是永远的第二圣殿。”梦幻天傲然道。

    “呵呵,梦幻天。老夫今日既然敢发难,自是有备而来。其余四大圣殿,都与老夫定下盟约。我等五殿,将依次执掌西凰国千年,共同缔造希夷盛世,而不是如你观天殿一般,死死把握权柄,不肯退位让贤。”无极殿主沉声道。

    梦幻天听到五殿联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诧异,不过仍旧虽惊不乱,道:“你们五殿联手,那又如何?我梦幻天何惧之?今日乃是论道法会召开之际,道界诸位仙圣在此,你为一己之私,骤然发难,扰乱法会,是想与群仙为敌,与道界为敌吗?”

    她立刻给无极殿主扣下一顶“与道界为敌”的大帽子,想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批判无极殿主。

    “梦幻小儿,你扣的帽子太大了,老夫头小,还戴不起。你说我与道界群仙为敌,老夫岂有这种胆子。不如你在殿中好好看一看,支持我们五大圣殿的,究竟有多少人?”无极殿主呵呵一笑,冷冷嘲讽道。

    梦幻天这才把注意力转回观天殿内,只见数十位仙圣中,不知不觉中已分出了三个群体。

    第一个群体,就是以五大圣殿长老为核心的仙圣,五大长老之前就拉拢了不少仙圣,向这些仙圣都许以重诺,所以如今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仙圣,赫然超过了十位。算上五大长老自己,已接近二十之数。

    第二个群体,就是以观天殿为中心的仙圣们,有二十五六人之多。由于此地乃是观天殿的地盘,观天殿长老就占据了几乎一半,其余仙圣,要么是观天殿附属宗门,要么是与观天殿交好的其余势力,如天一三仙,千秋教老道人等。

    第三个群体,则是以墨道人和万寿山圆通圣为首的中间派,人数最多,超过了三十大关。他们要么是古老传承的长老,要么是其余大陆顶级宗门内的仙圣。

    那些天大陆、元大陆的古老传承的代表长老,见到希夷大陆六大圣殿内乱,都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根本不想掺合其中。

    至于墨道人,本想出言说和,但自知五大圣殿筹谋许久,绝不会因自己一言而偃旗息鼓。第一圣殿之争,算是希夷大陆六大圣殿内部之事,即使是他,亦缺乏名正言顺的理由插手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