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江山为聘,嫡女韶华 > 第1847章 卫明凤(番外):结局
    第1847章  卫明凤(番外):结局

    这时,梅云峰突然走到桃树下,折了几枝开得正鲜艳的桃花,缓缓朝卫明凤走近,紧接着,又见他单膝跪地,“明凤,你愿意嫁给我吗?

    让我保护你,疼爱你,我保证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不会让你感觉到孤单了,我会代替岳父岳母照顾你。”

    这些年,他没少听卫明凤和他讲她生活的世界的风俗习惯,他都牢牢地记在心底,他努力打造她喜欢的“和平”世界,不让外界的纷扰来破坏此地的宁静。

    更努力地让她不要思念异世的父母。

    卫明凤眼眶一红,“你叫他们什么?”

    “你是我媳妇,我当然得叫他们岳父岳母啊!只是早就想这么叫的,一直没有机会。”

    卫明凤心里有些感触,她没想到他在心里早就接受了他们。

    “明凤,你愿意嫁给梅云峰,成为他的妻子吗?”

    他还跪在地上,又开玩笑道:“难道你反悔了。”

    卫明凤连忙上前接过桃花,“我愿意,谁说我反悔了。”

    这时,又见他手心里突然冒出一只红宝石戒指,她惊声道:“你这个是从哪里得来的?

    好漂亮啊!”

    梅云峰替她戴上,卫明凤道:“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他深情地看着她,卫明凤耳根子一红。

    此时,卫明凤才看到他身上的衣裳松松垮垮的,头发上的水渍还在往下流,没来得及擦干。

    她替他拢了拢衣裳,连忙道:“你这样出来会着凉的。”

    “可能是水太烫了,泡了水身体热得很。”

    他解释道,其实他是经不住卫明凤的撩拨。

    这时,她才盯着他的眸子,感觉那里面似有熊熊燃烧的欲火,梅云峰突然抱着她,将她护在怀里,“明凤,我爱你。”

    “恩,我也爱你。”

    她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紧张得很。

    下一刻,只见他捧起她的脸凝望着,深深地朝她饱满粉嫩的唇瓣吻了下去,堵住了她的所有呢喃。

    直到他吻得她气喘吁吁,差点背过气,他才放了她,卫明凤将手勾住她的脖子,整个软成了一滩水,下一瞬,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朝木屋走去。

    直到他将她放在床上,她才反应过来,猛的,她突然睁开双眸,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轻唤了一声:“梅云峰,我有些怕,我想喝酒。”

    喝酒壮胆。

    卫明凤原本就准备了酒壮胆的。

    梅云峰突然勾起了唇角,脸上挂着妖孽般的笑容,淡淡道:“你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喝少了,不会醉,反而越发清醒,但是等到你喝多了,又太晚了,会耽误事。”

    “你什么意思?”

    被他这么明着撩拨,她已经羞红了脸。

    下一刻,他又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瞬间,她只感觉身体也滚烫得很,不用喝酒她也能被他挑起欲望。

    “明凤,我爱你。”

    他见着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又附身朝着她的唇瓣吻了下去,将她紧紧圈固在怀里。

    一夜旖旎,满室春风,卫明凤累得手软脚软,梅云峰体力也太好了,像一头喂不饱的狼,她想骂娘。

    最后,她累得三天都没有起来床,一直瘫软在床上等着他伺候。

    梅云峰也连着三天没回军营,一直陪着她在小木屋里。

    后来,军中就有传言,梅将军只怕要从此堕落在温柔乡里。

    一个月后,两人的婚期如约而至……

    九个月后,产房里,只听见卫明凤杀猪般的嚎叫,几乎把梅云峰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梅云峰和梅宗政等人焦急地等在外面,比生孩子的女人还要紧张。

    这时,梅云峰突然推门进去,却被吴婶拦住,“姑爷啊,女人生孩子,你们男人是不能看的……”

    没等吴婶把话说完,梅云峰已经走到了床边,卫明凤痛得满头大汗,只用微弱的气息盯着他,喃喃道:“我没有想到生孩子会有这么痛,比死还要难受一万倍。”

    梅云峰牵着她的手,满眼的心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道:“明凤。”

    可能是他亲眼看到他的儿子这么折磨他的女人,导致后来,他也使劲地折磨他的儿子,从小把他放在军营里摸爬滚打。

    突然,她一使力,就咬住了他的手,她尖叫一声,同时,又听见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产婆也惊喜道:“生了,生了,是位公子。”

    梅云峰呆呆地看着那血淋淋的孩子,也没管他,“凤儿。”

    “我是不是很伟大,把生孩子这么难的事都完成了。”

    她道。

    她见梅云峰眼角已经染上了泪花,他眼皮微动,那泪珠就滚了下来。

    她道:“你哭什么呀,我都没哭。

    虽然很痛,但是我很高兴,我们的孩子。”

    她又抬起手替他擦拭掉泪水,谁知道他哭得更凶了,卫明凤没有想到一个杀伐果断的大将军哭起来像个孩子。

    梅书青的名字是梅宗政取的,“书”听起来比较有书香气,“青”则是梅宗政想他的孙子在医术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