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560章 玩大了!
    李云逸扭头望向洪焘的同时,也在思索刚刚从虚空突然降临的那莫名波动,使得洪焘身后莽鳄虚影突然实质化的波动。

    神念不可察!

    李云逸武道根基深厚无比,对自身的掌控更是如此,洞察秋毫,因此能够清晰辨认,刚才的感应其实并非来自自己的真灵,而是……

    梼杌!

    命运宝穴中的梼杌残魄!

    “规则?”

    “那是天道规则之力?”

    既然神念无法捕捉,梼杌能够发现,那自然只有和命运大道同等级别的天道规则来解释了。

    但究竟它是什么规则,李云逸无法精准判断,它来的快去的也快,实在有些顾不上。

    但是,他能看到于良等人的惊骇,和几乎失控的脸色。

    是的。

    就在洪焘身上特殊铠甲拟化的一瞬间,以于良的城府,都隐隐有种失控的迹象,勉力压制才没有让自己太过失控,但脸上的失态是遮掩不住的。

    洪焘身上的特殊铠甲,如此特殊?

    神佑天将,那又是什么?

    李云逸好奇,只看到整个骸骨营里的众巫族已经乱成一团。

    不错。

    不止是于良身后的诸多巫族天才,就连原本属于巫神教的众巫族宗师也是如此,一个个眼瞳圆睁,透出强烈的震撼和不可思议,望向洪焘的视线就像在看一尊神灵,李云逸甚至听到了他们的理智在纷纷破碎!

    “怎么可能?”

    “神佑天将?低级巫族怎可能被赐下如此殊荣?!”

    “连我们这些高级巫族都不见得人人都能凝聚的神铠,怎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人群骚动,乱成一团,似乎即使李云逸邬羁林睚三人在此也顾不得了,巫族人人神色凌乱。

    不。

    不止是李云逸三人。

    就在洪焘突破的一瞬间,皇宫那边也瞬间有了反应。

    圣境气息!

    并且还是如此陌生的圣境气息,让人如何能坦然处之?

    李云逸已经看到,数道身影极速掠来,以圣境二重天的莫虚为首。李云逸并没有太过他们,还在观察着整个骸骨营诸多巫族脸上的神色变化。

    其中当然也包括洪焘。

    只见他在凝化身上的神铠之后,脸上也充满了无尽骇然,眼底精芒闪烁,惟独没有亢奋,甚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似乎无法承受这神铠加身的特殊意义。

    李云逸脸色一沉。

    这……

    似乎有点玩大了?

    洪焘的破境,不正常?

    或者说,他的突破,超乎了巫族的理解?

    李云逸眉头蹙起,正在揣度,突然。

    “神铠?”

    “神佑天将?!”

    莫虚的惊呼从远处传来,李云逸心头一震,扭头望去,后者恰好降临,但一双眼睛却始终落在洪焘身上,异彩涟涟。

    足足好一会儿,他似乎才从惊讶中醒来,脸上浮起笑容,望向李云逸。…

    “恭喜王爷,再得良将!”

    “太圣前辈果然所言非虚,只是一天的功夫,竟然就有人突破了,这是天佑南楚啊!”

    天佑南楚?

    李云逸闻言脸色古怪。很显然,莫虚误会了,以为洪焘是太圣带来的巫族天才。毕竟,后者足足带来了百人之多,莫虚也不可能全部记住。

    正当李云逸要解释之时,突然。

    “不。”

    “莫长老误会了。”

    “洪焘并非我等高级巫族之人,而是低级巫族。”

    南蛮巫族天才的人群里,于良脸色严肃的站了出来,星眸闪烁,似乎在压制着心头的激动,脸色格外凝重。

    虽然在回答莫虚,但他一双眼睛始终在看着李云逸,目光灼灼。

    “敢问镇国王爷,您是怎么做到的?能让洪焘顷刻间破境,甚至神铠加持?”

    怎么做到的?

    面对于良这等口气的询问,李云逸眉头微蹙,心生不喜。

    有点像质问。

    可不等他回答。

    “什么?”

    “他是低等巫族?!”

    身旁的莫虚突然发出惊呼,眼底精芒爆射,望向洪焘。当然,现在洪焘已经破境,更有神铠加持,他当然看不出什么来,但就在于良询问出声的一瞬间,整个骸骨营瞬间化为一片寂静,无论是太圣带来的高级巫族的天才,还是原本属于骸骨营的众巫族,所有人精芒闪烁投落李云逸身上的眼神,足以证明——

    于良说的,是真的!

    不需要证明。

    或者说,在场所有人都是证明!

    意识到这一点,莫虚再次望向李云逸的脸色也立刻变了,充满震撼和惊骇,李云逸似乎看到他的身体都在失控的微微颤抖,不由眉头皱的更深了。

    “神铠?”

    “神佑天将?”

    “这是何意?本王从未听说。”

    从未听说?

    此言一出,于良莫虚等人齐齐身体一震,目光更加惊讶。李云逸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反问,但实际上,也相当于是承认了洪焘的突破和他有关。

    于良眼底精芒闪烁,更加旺盛,而莫虚在惊骇的同时,立刻神念传音——

    “王爷,不要再说了!”

    “这天赐神铠,来历非凡,可不是随便什么东西就可以比拟的。甚至,它可以视为巫族的最高奥秘……”

    最高奥秘?

    李云逸闻言心头一动。

    “什么奥秘?”

    莫虚连忙回答。

    “巫族等阶的奥秘!”

    “这天赐神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巫族地位的象征。甚至,低级巫族、中级巫族、高级巫族,三者阶级的划分,也是根据这神铠拟定的!”

    阶级?

    李云逸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

    还有这回事?

    这时,莫虚的传音还在继续。

    “巫族内部阶级森严,血脉的尊崇是其中一部分,但更重要的还是这神铠,他们将其视为天地的拟化,神灵的恩赐,所以称其为天赐神铠。但,并不是每一巫族都拥有这等权利。”…

    “神铠分为三类。”

    “王铠,将铠,和兵铠,对应巫族的三个不同等阶层次。通常来说,低级巫族只能凝聚兵铠,只是在身上某些特殊的地方才能拟化一些奇异。”

    “像洪焘身上这种,除了头颅之外几乎全身上下都被神铠包括,已经算的上是最顶尖的将铠了,这类巫族战士也被称之为神佑天将,在巫族拥有特殊的地位。”

    “至于包裹全身的王铠,更是万中无一的存在,甚至连很多高级巫族目前也没有王铠战士坐镇,但是在历史上,他们定然都产生过这类强者,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几乎人人都可以踏上圣境三重天之境!”

    王铠。

    将铠。

    兵铠。

    天地拟化,神灵恩赐!

    李云逸听完莫虚对巫族神铠的这些描述,立刻意识到,自己今天的无心之举到底有多么严重,同时也知道了,为何于良敢冒着这么大的勇气站出来。

    果然。

    就在莫虚话音落定的一瞬间——

    于良站在众巫族之前,目光灼灼,如一方领袖,气势全开。

    “若镇国王爷掌握助我巫族提升的秘术,还望王爷不吝赐教,我南蛮山脉千百巫族,定然会感激涕零,供奉万万载!”

    巫族!

    千百巫族!

    于良的声调并不高,但他这番话里的意思,却是压迫性十足,让李云逸眯起眼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严重么?

    很严重!

    甚至,洪焘今天破境的异象和奇异,对巫族来说的意义,丝毫不逊色于探魔法阵对于魔教的影响,虽然它们一个是对巫族有利,一个是对魔教有害,但两者产生的影响是相同的,都是足以改变一大族群在这世上地位和力量的关键!

    于良确定自己掌握这秘术,或者,自己先前已经在无意识中承认了,已经无法像探魔法阵一样,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利用紫龙宫作为隐藏遮掩。

    于良为何会有这般勇气?

    无他。

    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更不止代表着骸骨营里的这些巫族战士。他代表的,是整个南蛮山脉的所有巫族!

    甚至,在李云逸看来,于良此时的行为已经相当客气了,或者说是敬畏自己的实力,不敢太过挑衅。

    如果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于良,而是太圣……

    李云逸真的无法推演出,太圣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是直接强杀自己寻求让洪焘这个低级巫族拟化将铠的秘密,还是直接把自己捆缚至南蛮山脉巫族深处,拷打逼问?

    都有可能!

    所以,李云逸可以不在乎于良,但,他不得不在乎坐镇在于良背后的那些巫族大能!

    想到这里,李云逸眼瞳眯起,闪寒芒。

    玩大了!

    这次是真的玩大了!

    哪怕这只是他的无心之举,但眼前洪焘身上显化的将铠,俨然已经超乎了后者破境事实带来的影响,必须谨慎面对!…

    起码,不能让巫族认为,自己是有意在藏私。否则一旦巫族产生这样的怀疑,对于自己,对于整个南楚,必然都是一个大威胁。

    神铠对巫族有如此重要的意义,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势必会像现在的于良一样,摆出不寻根究底不罢休的姿态。

    如何平衡其中的危险呢?

    在骸骨营内属于巫族的百余双眼睛的注视下,李云逸眉头微锁,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不满于良的态度,突然,森然冷声传出:

    “怎么?”

    “本王为尔等巫族谋求改良破境之法,巫族还要以此以怨报德,威胁本王不成?”

    改良破境之法?

    于良闻言,眼瞳蓦地一颤,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

    洪焘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李云逸所致,这一点,他本人,直接承认了?!

    不是隐约承认,而是直接正面回应!

    李云逸此言一出,不止以于良为首的巫族众人震撼惊讶,就连一旁的莫虚也是眼瞳猛地一缩,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已经告知李云逸天赐神铠对巫族所代表的重要意义后,李云逸竟然再一次承认了这一点。

    “他疯了?!”

    “难道他不知道这究竟会给他造成何等的杀身大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