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太平妖未眠 > 第三百二十话 中岳庙迷雾(一)
    就在蒲子轩三人拜访犀渠的那日,苏三娘已经在中岳庙中待满了两日,无所事事。

    前日,苏三娘带着慧远的介绍信,来到中岳庙时,虽道观里的道士们热情接待了她,不过却被告知李圣清道长外出有事,请她在厢房中安等几日。苏三娘虽有些不悦,但想到客随主便,便也不好多说什么,在一间厢房中住了下来。

    这两日,道观里每日都有一个年轻女道士送来茶水饭菜,且言语礼数上也颇为到位,可苏三娘本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当初主动要求来这中岳庙修行,也是因为自己的三尸能力来自于道家方术,想来此求得指点提升,谁知来了两日只是白吃白喝,虚度时光,心里愈发毛躁。

    如今蒲子轩和余向笛均在江西有大幅度的实力提升,陈淑卿也因妖皇的复苏自然变强,唯有我进步缓慢,实在是不甘心啊!不行,今日一定要问个明白!

    晚饭时间,那女道士果然又给苏三娘送来水和食物,一进门便笑着招呼道:“杨大姐,我给你送饭来啰。”

    这女道士道号无尘,长得眉目清秀,但在一身道袍的映衬下,显得并不起眼。

    而“杨大姐”这一称呼,自然是来自苏三娘的假名杨玉娘。

    苏三娘接过饭菜,看了一眼其中的炸鸡,并未动口,转而看向无尘,问道:“呵呵,无尘,我杨玉娘来此一无捐助、二无建树,你们为何要对我如此周到?”

    无尘道:“咱们中岳庙和少林寺一向关系良好,杨大姐是少林寺慧远方丈亲自介绍来的贵客,咱们当然要盛情款待啊。”

    “可我即使在少林寺,也不至于受到如此礼遇,你们完全可以让我先回少林寺,等李圣清道长回来之后再通知我过来,为何要将我留在此地白吃白喝?”

    “那也是因为,玄灵真人本就欢迎净化使者啊,若是不将你们招待好些,一旦走了,不再回来了,他会责罚我们的。”

    玄灵真人,即是李圣清道长的道号。

    苏三娘更感奇怪,想了想,又问:“那么李道长什么时候回来?”

    无尘道:“他去定期视察赛场去了,一般要两三日才会回来,这不前日刚走吗,正常情况下,明日便会回来了。”

    “赛场?什么赛场?”苏三娘着实一愣。

    想不到,此话一出,无尘比苏三娘还惊讶,反问道:“啊?原来杨大姐来咱们中岳庙,不是为了参加永夜大赛而来的啊?”

    苏三娘冷笑道:“呵呵,我来此,只是为了讨教一些道家方术,看来,可真是巧合,赶上你们的什么比赛了啊?”

    “可不是嘛,杨大姐一个净化使者,这个时间来咱们中岳庙,咱们可都以为你是来参加永夜大赛的呢。”无尘说完,面露失望神色道,“既然如此,若是杨大姐想走,那么也请等玄灵真人回来,您亲自跟他解释解释,免得他误会我们招待不周。好了,杨大姐您先用餐吧,我一会儿来收盘子。”

    说完,无尘转身准备离去,还没出门,苏三娘叫住了她:“等一下,无尘,我对这个比赛有些兴趣,想多了解一些情况。”

    一番交流下来,苏三娘已经对这场神秘的比赛有了不少疑惑,待无尘折回来,便连翻问道:“贵庙为何有专门针对净化使者的比赛?为何叫‘永夜大赛’?那个需要定期去视察的赛场又是怎么回事?”

    无尘不答,只是故弄玄虚道:“既然杨大姐不是来参加比赛的,那还是不必多此一问了吧。”

    苏三娘笑道:“我来此的初衷虽然不是为了参加什么比赛,不过,我身为净化使者,现在报名也不迟啊。”

    “这个嘛……”无尘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苏三娘放在枕边的荷包,眼中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贼光。

    见苏三娘不解其意,无尘竟走上前来,替苏三娘按摩起了肩膀,谦卑地笑道:“姐姐有什么想了解的,妹妹都愿意说,不过,妹妹我也是好些日子没穿过漂亮衣服了,不知姐姐是否有些多余衣服可过给妹妹啊?”

    呵呵,原来是这个意思,苏三娘心里暗笑,想不到这女人身为出家人,竟还怀有这些花花肠子,不过也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一来便好办了。

    于是,苏三娘拿过荷包,从里面掏出一把铜钱,递到无尘手上道:“妹妹说这些可就见外了,姐姐我也没有什么好衣服,不如就去买件新的吧,也不枉咱俩相识一场。”

    “哎呀,姐姐您可真是太大方了。”无尘面露喜色,将铜钱揣入怀中,便立即解释道,“本来嘛,即使我不说,只要姐姐等玄灵真人回来了,直接问他,他也会告诉您的,不过,既然姐姐这么看得起妹妹,那我就先透露透露咯。咱们中岳庙啊,明年正月初一就要举行一场竞争性的比赛,而有资格报名参赛的人,只能是净化使者。已经有好些净化使者报名了,都住在这儿呢,在开赛之前,他们可在庙中修炼两月有余。那赛场,就在五十多里外的一座无名山上,玄灵真人好不容易专门选了一个形状像八卦的山丘,花了四年时间,设计了一个复杂的赛场,因为一直在动工,所以他每个月都会去考察考察进度。”

    苏三娘更加好奇:“什么赛场需要花四年时间设计?”

    “听说是分别于那座山的八个方向设计了八个入口,由八个净化使者分别进入,度过重重难关,最终第一个到达中心位置的,便是胜利者,玄灵真人会将一样重要的礼物赠给他。”

    “哦?敢问是什么礼物?”

    “是咱们中岳庙历代主持传下来的东西。可具体是什么,是天大的机密,只有玄灵真人自己才知道。”

    “那么,报名需要多少银两?”

    “无需银两,只是要签订一份协议,如参赛者中途出现任何意外,本庙概不负责。”

    “这样啊……”苏三娘若有所思道,“看来,是一场非常危险的比赛,不过,越是这样,越说明胜利者可获得的奖品必然非常珍贵。”

    “是的,所以玄灵真人通过各种方式招募参赛者后,来报名的净化使者也是寥寥无几,目前除开姐姐您,只有五个人报名,还差三人呢。若是凑不齐八人,这场比赛就只好延期,因此玄灵真人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千万好好招待客人,怕他们走了。怎么样,姐姐有动心吗?”

    苏三娘想了想,摇摇头道:“我虽对那神秘的礼物有些兴趣,但它究竟是什么并未公开,那我也无意去冒这么大的风险,还是不参加了。无尘,谢谢你的款待和讲解,明日等李道长回来,我还是按我的既定计划修炼吧。”

    “好的,那姐姐慢用,我先走了。”

    待无尘离去,苏三娘又回味了片刻刚才两人的对话,随后轻叹口气,闭上了眼睛,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念道:“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

    黄昏时分,待无尘收走了盘子,苏三娘独自躺在厢房发呆,心神不宁,便决定到外面去透透气。

    整个中岳庙为南北走向的细长结构,占地颇大,苏三娘的厢房位于中部右侧,前两日傍晚已逛过附近一些供奉道教神灵的大殿,对此,一直笃信上帝的苏三娘并无太大兴趣,便决定今日往北端逛去。

    此时的庙内,不少道士也正用完晚膳,在各自放松休闲,一路上,苏三娘也果然见到两个未穿道袍的男人,想来他们便是来参加比赛的净化使者。

    苏三娘并未与他们套近乎,兀自往北走去,北端尽头,是一幢二层三檐歇山式屋顶建筑,建在一高台上,顶层匾额上写着“御书楼”三字,高台两侧均有台阶。苏三娘闲来无事,便走了上去,入了一层。

    只见一层内摆放有无数排书架,用于收藏如山的典籍,而此时已是傍晚,光线暗淡,除了守门的道士,内部显得安安静静。

    不过,在某一排书架的旁边,还有一个男子身影正在移动。

    从书籍的缝隙中看过去,苏三娘依稀觉得那个身影有些熟悉,定睛再看,顿时认清了他的相貌,这一下,苏三娘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在流沙坪中抢走了自己藏宝图的男人——新天地会会长霍芝彰!